《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17章


面对美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我军一度束手无策,我一架战机在强行攻击时 失控坠毁。刘亚楼上将亲自调兵遣将。斗智斗勇,终于蓝天奏凯。叛徒吴献狗逃台,途中被 我击落。

一、飞机拦截失控坠毁山中

美蒋军在派遣有人驾驶军用飞机入侵中国迭遭重创之后便绞尽脑汁,将最新研制出的高 空无人驾驶侦察机应用到入侵中国领空进行侦察活动,但同样遭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有力 打击。

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首次侵入中国领空侦察,是在1964年8月29日。

那天,晴空万里。美国1架147型无人驾驶侦察机,由DC—130型运输机携带, 在南海上空投放后,经海南岛进入南宁地区上空,然后改航向东,过梧州、厦门,消失在台 北地区。这种无人驾驶飞机,是当时比较先进的飞行器,飞行高度一般在1.75万米以 上,时速为750—800公里,机身长8.53米,翼宽8.18米,反射面小,雷达发 现距离近。而人民解放军航空兵部队当时使用的歼—6型飞机,按正常爬高难以达到同样的 高度,而且在升限高度上作战,瞄准射击动作也较复杂。

10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某师起飞一架歼—6型飞机,在1.76万 米高空,拦截一架从友谊关侵入,至广西地区侦察的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中国飞行员 发现目标后即开始进行攻击。因为敌机飞行高度高,中国飞机必须在1.6万米积聚力量, 然后上冲1.76万米的高度,靠近敌机后进行射击,无奈中国飞机因为是上冲飞行,在射 击高度只能停留短暂时间,飞机便急速下滑,因此中国飞行员上冲后连续3次开炮,直至炮 弹打光,但仍未命中目标。这位年轻的飞行员求胜心切,竟决心驾机撞下敌机,与敌人同归 于尽,但因高空空气稀薄,飞机操纵系统反应较慢,飞行员操纵动作过猛,结果造成失速, 飞机进入螺旋状态未能改出,飞机完全失控,飞行员只得饮恨跳伞,飞机坠毁。

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连续入侵中国领空,解放军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又几战不克, 从空军领导到作战部队甚为焦虑。尤其是10月13日的失误,使得空军总部深为震惊。

1964年10月15日,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率工作组紧急赶赴某师,调查13日 战斗的情况,同该师的指战员们一起研究对付美国高空无人驾驶飞机的方法。分析会上,他 充分肯定了飞行员英勇作战的精神,同时又严肃地指出:

“打击无人驾驶侦察机,是一种新的特殊战斗,不能蛮干,应该讲科学,讲战术,要在 保存自己的前提下消灭敌机。”

师长刘鹤翘在笔记本上认真记录着司令员的讲话。13日的事故,他深感懊悔。一架歼 —6飞机价值数千万元,这给国家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呀?更重要的是一击不中,飞机反而自 毁,对全部队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刘亚楼走到桌前,拿起一个小飞机模型,一边摆动,一边说:“尽管敌机飞行高度高, 体积小,它的弱点也很明显嘛!

速度小,没有主动躲避和还击能力。击落这种飞机的关键是地面要精确地对歼击机进行 指挥引导,压准目标航迹。飞行员要采取正确爬高方法,熟练操纵技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 瞄准、射击、脱离等一系列战斗动作。只要我们作好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我看,使用现 有装备击落敌机是完全可能的。”

刘亚楼司令员的分析动员精辟、有力,切中要害,使一师的指战员们都有茅塞顿开之 感。刘鹤翘师长最后站起来表态说:“刘司令员的指示非常重要,非常及时,给我们指出了 今后努力的方向,我们一定吸取这次惨痛的教训,落实军委首长指示精神,苦练本领,争取 打一个翻身仗。"一个月之后,该师在熟练掌握截击技术,反复演练实战过程的基础上,拟 定了一个计划。

空军领导机关根据这一计划,又进一步完善制定了打击美国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的兵力 部署方案,经中央军委同意后,在中南、西南等地增设了一些高空作战点,配备了精干的歼 —6、歼—7作战分队和地空导弹部队,配备了有经验的指挥引导班子,从而大大提高了这 些地区的防空作战能力。各级指挥所和歼击航空兵部队,按照升限作战的特点,组织了突击 训练,对动力升限爬高、瞄准射击等技术难题,进行了计算、论证和试飞。指战员们满怀信 心地表示,一定要胜利完成打击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的作战任务。

11月15日11时53分,海南岛、雷州半岛地区的多部防空雷达,同时发现一架美 国G147无人驾驶侦察机,航向西北,直指涠洲岛,高度1.76万米,时速780公 里。

机场指挥塔。师长刘鹤翘即令师机动作战分队中队长徐开通起飞拦截。

12时20分,徐开通驾驶歼—6型飞机上升至1.62万米高空,在左前上方发现目 标,立即进入其尾后。当距离目标约4公里时,他在刘鹤翘的导引下跃升拉起,至高度为 1.75万米时改平,对目标进行跟踪瞄准。当距离目标为1500米时,徐开通放减速 板,从目标后下方5度角进入攻击。他开炮射击,但是弹道偏低,没有击中。于是他稍抬机 头,再次开炮,又未击中敌机。

此时,徐开通静下心来,又抬高机头,再次瞄准,当距离敌机230米时,他第三次按 下炮钮。

一串炮弹打中了敌机。

“轰"的一声,敌机爆炸起火,坠下高空。

“打中了!"徐开通兴奋地报告。

“打得好!打得好啊!"地面指挥员刘鹤翘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高喊起来。

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击落美国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它标志着中国空军的防空作战 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二、高空险射"黑乌鸦”

1965年1月2日,在祖国南疆的广西,人们正在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中欢渡元旦佳 节。

中午时分,空军雷达站的荧屏上开始出现了一个微弱的黄色亮点,慢慢地蠕动着。

“又是一只黑乌鸦!"雷达操纵手准确地作出判断。同时,立即报告空军指挥所。

60年代初,美国U—2型高空侦察机连连被我击落,又制造出了一种高空无人驾驶侦 察机。这种飞机颜色灰暗,飞行中发出一种十分难听的凄厉的噪音,我们的空军飞行员给它 起了一个绰号"黑乌鸦"。它体积很小,速度也不是太快,但飞得极高,飘飘悠悠,特别难 打。有经验的飞行员都知道,打这种飞机在通常的有效距离开炮不行。你明明瞄得准准的, 抓得牢牢的,炮声响后,回头一看,那家伙还在空中游游荡荡。

空军副中队长张怀连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那是1964年12月15日,张怀连奉命起飞攻击"黑乌鸦"侦察机,很快发现了目 标,连续攻击了两次,都没有打掉敌机。当他的炮弹打光后,敌机还像一片枯叶在高空中飘 荡。当张怀连走下飞机时,脸上火辣辣地难受。他牢牢记住了这难忘的一天。

今天,机会终于又来到了。

“砰!"信号弹升上蓝天。

张怀连驾驶着战鹰冲上云霄,向战区飞去。

一团团云朵从他身边急逝,张怀连两眼紧盯着前方,他想,这次一定要放近了再打,决 不让狗强盗再溜掉!

当张怀连到达战区的时候,这架敌机距国境线已经不远了,只要动作稍有迟缓,敌机就 可能又要溜掉。

张怀连一边迅速扔掉副油箱,一边向地面指挥部报告:

“发现目标!发现目标!”

“开始攻击,不准放走敌机!"地面指挥员发出命令。

“明白!"张怀连回答。

随即,张怀连打开加力,一下子就逼近了敌机。

这时敌机的飞行高度是1.75万米,正在张怀连左上方。

张怀连一阵高兴,心想:这正是我机最高理论升限高度。

他冷静地考虑了一下,决定从左边进入。他一面沉着瞄准,一面轻柔地压左坡度,把炮 口准确地对准敌机。

瞄准具光环已经套住了"黑乌鸦",但是张怀连没有开炮。

他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不到400米绝不开炮。

两机距离越来越近了。

瞬间,张怀连产生了一个错觉:黑呼呼的敌机正向他扑来,眼看着就要压准座舱盖了, 张怀连才猛然按动了炮钮。

“咚咚咚"的炮声在空中响起来了,从距敌机175米处一直响到距敌机65米处。张 怀连凭直觉向左大斜度偏转。敌机冒起一道浓烈的白烟紧擦着张怀连的机翼向下栽去。

“打中了!打中了!”

地面上的战友们欢呼起来。

张怀连却惊出一身冷汗。"好险啊!再迟一秒钟,就和敌机撞上了。”

“返航!"地面指挥员下达了命令。

张怀连驾机向基地飞去。

1月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周恩来、贺龙、叶剑英、罗瑞卿在这里接见了作战有功人员。

周恩来总理同张怀连握手,称赞他"打得好!”

罗瑞卿高兴地说:“通过这次战斗,我们摸到了打无人驾驶侦察机的基本方法,空军部 队的指战员们立了大功!”

周总理说:“这次战斗的结果,我已经向毛主席报告了,他要求你们再接再厉,再创佳 绩。”

台北,国民党国防部。

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沉闷。美国太平洋地区司令费耳特上将那峻厉的神色,威慑住了整 个会场。

台湾协防司令梅尔逊中将不满地责备道:“怎么搞的,你们的情报不是说中共根本没有 能高空作战的飞机吗?为什么能把我们的高空侦察机击落呢?是情报出了偏差,还是中共有 了更新的装备?”

陈诚嗫嚅着说:“两者都不是,据我们的可靠情报,是中共针对我们无人驾驶侦察机的 特点,研制出一套新战法,这就是所谓的跃升作战……”

美军顾问团团长桑鹏少将用讥嘲的口气说:“怕是你在夸大中共的实力,遮掩自己的无 能吧?”

陈诚强咽下心头的怨气,始终笑脸不放地说:“这一回我们的情报是准确的,我可以拿 我的人格担保。”

蒋军龟缩台北后,军费开支大部分依靠美援,在主子面前,奴才还能有什么人格!

费耳特摆了摆他那长满黄毛的手,"好吧,我们可以给你们飞得更高的飞机,只要你们 不要再成为中共空军的靶子……"被称为"世界第一流的侦察机"的"黑乌鸦"被击落后,美国 对它进行了技术改进。使它的飞行高度由1.75万米提高到了1.83万米。这样一来, 打这种敌机的困难陡然增大了。因为当时我们的飞机跃升到这一高度以后,速度就会急骤下 降,追不上敌机,也不能抵近射击。而且在这个高度上飞行,飞机抖得十分厉害,只能起飞 3至5秒钟。如果此时向敌机展开攻击,就必须冒着失速的危险,在两三秒内完成修正航 向、瞄准、射击等一系列复杂的动作。显然,这是很困难的。

4月18日,敌机又以1.83万米的高度再次入侵大陆领空,偷摄导弹基地。

又是张怀连出击迎敌。他从1.65万米的高度向上拉,盯住压在头顶上的飞机,可是 他爬升的速度太快,老冲到敌机的前面。而减慢速度,是无法让飞机爬升到敌机高度的。

这时,张怀连把跃升的仰角增大到30度,这已经到了极限!他只觉得上边的敌机正慢 慢地斜刺着向他砸下来。

张怀连继续爬升着,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机会来了!

“黑乌鸦"从他头顶上100米处冲了过去,射击条件已经形成!

突然,不利的情况出现了,发动机的声音变的异常沉重,飞机如同在崎岖的陡坡上行 驶,急剧震动起来。

这是飞机超过升限高度的报警信号!稍不注意,机体就会进入螺旋状态而失控。

张怀连焦急地望了一眼急骤下降的速度表,决心同飞机的跃升高度进行一次挑战,他一 面谨慎地压迫度修正航向,一面继续拉杆上升瞄准。

终于和敌机拉平了,这样的高度我机只能维持3秒钟。就在飞机自动下掉的一瞬间,张 怀连按下炮钮,3条火龙直扑敌机。

敌机中弹起火。

张怀连的飞机也失速反扣下去,在万米高空中翻滚,出现了螺旋状态的先兆。张怀连没 有慌张,他采用早就练就的一套动作,顺势左盘右转,终于制服了翻滚下坠的飞机,使机体 在1.35万米的高度上恢复了平飞状态。于是,他一面小心地驾驶着飞机,一面向四周环 视。

这时,敌机已坠地爆炸了。

他高兴地驾机返航。

三、董小海再创新战绩

解放军空军航空兵某师是一支战绩卓著的歼击机部队。

在抗美援朝作战中,这个师共击落敌机64架,击伤24架,涌现出战斗英雄和一等功 臣27人,受到毛主席的赞扬。在国土防空作战中,他们转战南北,首开击落美国无人驾驶 侦察机的纪录,为对付无人驾驶飞机的作战打开了局面。

1965年1月9日,周恩来、贺龙、叶剑英、罗瑞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北京接见了 两次击落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的指挥员刘鹤翘、飞行员徐开通、张怀连等人。周恩来十分高 兴地对大家说:“我们的空军部队打得好,希望大家要再接再厉,总结经验,继续提高技术 战术水平。"罗瑞卿指出:我们的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必须学会又集中又分散的两手,集中以 歼敌大股,分散以打敌单机。盼望同志们共同努力,不断总结,不断提高。

1965年4月3日,航空兵第B师中队长董小海驾驶歼—6飞机,在广西崇左县上 空,又击落一架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

董小海胜利返航后,在庆功大会上,大家总结了此次战斗的经验。这次战斗的作战条件 比前两次复杂,主要是敌机飞行高度更高,机动次数多,范围大。这次打掉敌机的高度是 1.81万米,敌机从进入中国境内至南宁的130公里的距离内连续进行了5次蛇形机 动,这是过去所没有的。董小海在战斗中采取了提高接敌转弯高度,压缩截击地段,用缓转 弯、小坡度、外测跟踪的方法,即在敌机转弯机动时,歼击机不立即追踪,待敌机转到一定 高度时,再稍压迫度在其外侧跟踪。这次在1.81万米的高度作战,超过了歼—6飞机的 极限高度。战斗过程中,飞机曾两次失速,由于董小海沉着处置,及时改出。为了保证战斗 的顺利进行,准确及时地测出敌机的机动状态,地面引导雷达的天线因频繁俯仰,造成继电 器故障。在关键时刻,雷达技师文德贵勇敢地爬上旋转天线车,用手按住继电器,随车转了 整整48分钟288圈,保证了战斗的胜利。

战斗结束后,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亲赴现场察看了敌机残骸, 对这个战功卓著的战斗集体祝贺慰问。周恩来总理接见了董小海等作战有功人员。

1965年5月3日,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董小海中队“航空兵英雄中队"的荣誉称 号。

1965年4月18日,航空兵某师中队长张怀连,12月24日航空兵第9师飞行员 朱以隆,连续以歼—6飞机在1.82万米的高度上各击落美国入侵的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 1架。

  1966年1月3日,航空兵第3师飞行员鲁祥考驾驶歼—7飞机使用火箭击落无 人驾驶侦察机1架。

美军在其无人驾驶飞机遭打击之后,于1967年初改用了性能更好的H147型及T 型无人驾驶侦察机入侵中国领空。

这两种飞机的飞行高度,一般在2万米以上,但是仍未逃脱被歼灭的命运。

1967年6月12日14时,美军一架H147型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继当日上午 侦察了广东遂溪地区后,再次侵入广西田阳地区上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S师中队 长刘光才奉命驾驶歼—7型飞机起飞拦截。在地面指挥所的正确引导下,他一边转弯靠近目 标,一边沉着地修正方向和高低误差。在准备攻击时,导弹发生了故障,他当即改用火炮攻 击。在时速大于敌机400公里的情况下,他冒着与敌机相撞的危险,勇敢地抵近至敌机8 0米处,用13发炮弹就将这架无人驾驶侦察机击落。

自1964年8月至1971年12月,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侵入中国领空达47 架次,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落20架。

四、叛徒逃台途中被我击落

1960年1月,正当福建前线军民紧张备战的时候,有一个名叫吴献狗的叛徒从大陆 逃往马祖岛。

“哈哈,我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吴献狗从龟缩的小船里爬上了马祖岛,从口 袋里掏出一块白布,向着跑来的蒋军旗命地摇动着。

吴献狗对台湾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向往已久,一心想策划着叛逃台湾。今天,他见时机 成熟,连忙带着偷盗出的有关军事、政治、经济情报,利用夜暗,偷渡到了马祖岛。

台湾当局十分重视吴献狗的到来,专门派空军情报次长李入先少将用专机接他去台北。 台北机场上,蒋军也纠集了两三万群众准备以隆重的仪式欢迎这位"反共勇士"的到来。

吴献狗更是得意忘形,在一大群国民党军官的簇拥下,焦急地等待着台湾派来的飞机。

这一天,是1960年1月9日。

福州军区指挥所。

“决不能叫叛徒逃到台湾去,决不允许国家的机密落到国民党手中!”

作战会议决定打掉台湾接应飞机,叫叛徒葬尸鱼腹。

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最后交给了飞行大队副大队长李纯光和副中队长胡英法。

李纯光和胡英法是空军有名的技术尖子,也是一对配合十分默契的长僚机。

接到任务后,李纯光和胡英法心情十分激动,李纯光把自己身上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交给 领导说:

“请首长放心,纵然有天大的困难,我们也一定能克服,就是炮弹打完了,撞也要把敌 机撞下来,决不会叫叛徒逃到台湾去。如果我牺牲了,这是我的全部积蓄,请交给党组织, 作为我的最后一次党费。”

8点40分,敌C—47飞机一架,从台湾起飞至马祖岛降落。

“铃……铃……"一等战斗警报的铃声大作。

李纯光和胡英法端坐机舱,把手放在启动电钮上,紧紧地盯着信号员手中的发令枪,可 是指挥员迟迟没有下达"开车"的命令。

原来,敌机在马祖降落时,动作失控,下滑中摔坏了翼尖,不能起飞,只好电告台湾, 请求另派飞机。

10点15分,敌HU—16水上飞机一架,由台湾嘉义起飞,在马祖岛降落。我空军 侦察分队的高倍望远镜捕捉到了这架飞机,并死死地盯着这只"水鬼"的动向。

为了迷惑我方空军,自以为狡猾的敌人采取无线电佯动,搞假期飞的把戏。

在我们的无线电监听器里,监听到了敌人这样的通话声。

马祖:“我们准备好了,12点30分起飞!”

台北:“要按时期飞,不得耽搁!”

一会儿马祖又喊:“现已准备就绪,请求起飞!”

台北:“知道了,可以按时起飞!”

然而这样的把戏根本无法骗过我军机敏的"眼睛"。

敌人这样搞了几次,见我方始终寂静无声,飞机也没有起飞,敌人总算放心了。

15时35分,我侦察分队报告:

“叛徒已爬上飞机!”

扑腾了好几个小时的敌人见我方毫无反应,终于放心地把吴献狗接上飞机,在马祖岛留 用机场起飞后,加大油门向台湾方向飞去。

台湾当局对吴献狗的重视,以及在他身上准备大作文章的企图,吴献狗已经有所耳闻, 他现在真像一只狗,只等主人来领养了。

坐上飞机后,看着渐渐缩小的马祖岛,吴献狗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眯着眼 睛,一遍遍地幻想着到达台北机场后的热烈场面,以及今后灯红酒绿的新生活,真有点轻飘 飘的感觉。

吴献狗的美梦做得太早了。

此刻,我雷达报告:

“马祖东南7公里,敌机一架,高度200—300米,时速200—300公里,航 向120度,直飞台湾。”

“砰砰砰!"一串绿色信号弹直射天空。

李纯光和胡英法驾驶着歼—5战斗机,像离弦之箭直插云天。

海上气候恶劣,雾气茫茫,海天一色。

“敌机高度300米,距离25公里,注意搜索。"地面塔台指挥员及时通报敌情。

“明白!"李纯光迅速回答。

李纯光知道,如果按出航规定在云上飞行肯定发现不了敌机,他果断地命令:

“降底高度,至300米搜索目标。”

“明白!"胡英法回答。

两架战鹰一推机头穿到云下,在300米高度上紧贴云底飞行。

这时,两人忽然感到脑袋"嗡"的一声,就像掉进深坑一样,眼前一片浑沌,分不清哪里 是海,哪里是天,老觉得机头要往海里钻,这是海上错觉!

在海面上低空飞行时,由于海水同蓝天的颜色相近,飞行员极易出现这样的错觉。

李纯光立即呼叫胡英法:

“出现海上错觉,要相信仪表,保持航向!”

“明白!"胡英法回答。

两人很快静下心来,依靠仪表保持飞机正常飞行。不一会儿,错觉消失了。他们开始搜 索猎物。

“敌机高度300,距离20公里,航向125度。”

“敌机正前方6公里,减速400。"地面指挥员不断地通报敌机的位置。李纯光收好 油门继续搜索。

“发现敌机,发现敌机!右30度,4公里。"胡英法首先报告。

李纯光也发现了敌机,他见胡英法攻击位置有利,立即下令:

“你攻击,我掩护!”

此刻,地面指挥员也果断地下达命令:

“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开始攻击,坚决消灭敌人!”

“明白!"胡英法回答。

胡英法鹰隼般猛地向敌机扑去,与敌机的距离迅速拉近,相距800米了,胡英法一按 炮钮,一串炮弹打了出去。可惜稍稍偏了一点,炮弹全部擦着敌机飞了过去,没有命中。

“过早了,再放近点打!"李纯光及时指示道。

胡英法定了定神,拨了拨减速板旋钮,速度降到400米。

他操纵飞机再次接近敌机,放近点,再放近点,眼看两机距离不到500米了。他双手 紧紧地按下炮钮。

“咚咚咚……"一排炮弹射向敌机,敌机底部冒烟了,胡英法的飞机直冲敌机140米 处,"呼"地一声猛拉起来。

“打得好!"李纯光见僚机打中敌机,高兴地叫了起来。

但是,敌机虽被打中,还挣扎着向台湾飞去。

飞机上,吴献狗见两架飞机紧追而来,串串炮弹贴机擦过,心惊胆战,脸色吓得煞白, 他气急败坏地对机上驾驶员喊:“快快飞,最大速度……"驾驶员无奈地耸耸肩,对全体乘 员说:“飞机中弹了,一架发动机被打坏了,只有上帝知道我们能不能活着回去……"飞机 速度一慢,机上人员都慌乱起来。

“决不能叫敌人逃走!”

李纯光一压机头,迅速下滑,冷静地进入攻击轨道,以400公里的时速接近敌机。3 60米!敌机的机徽清晰可见,当他看到瞄准具光环已与敌机的投影重合,便把全部愤怒都 压在了炮钮上,只见3条火舌直舔敌机。敌机左发动机连续中弹,"扑噜"了几下便彻底停车 了,想飞到台湾已不可能了,李纯光急忙从敌机身边拉起来。

敌机此时只能靠滑行维持下降高度,他们连忙向台湾呼救。

“我遇到共军飞机攻击,请求援助。”

敌方指挥员对天上发生的空战毫不知情,以为这是虚张声势,遂命令:“不要管他,尽 快飞回,胆小鬼!”

敌机两处中弹,无法再飞,急忙降低高度,企图从海上潜逃。

李纯光第一次攻击的时候,把速度降到了300公里,这时飞机出现抖动现象:表明减 速已经降到了极限。李纯光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采用着陆复飞的方式,以最慢速度接敌 呢?他随手按下20度襟翼按钮,飞机一下子恢复了稳定。

距敌机500米了,李纯光再次开炮,把敌机尾部打着起火。

紧接着,李纯光又推机头左反扣第三次进入攻击。高度仅40米,速度减至近乎失速限 制,距敌机310米时,李纯光又按下炮钮,一条条火龙直射敌机右翼根,一只水上着陆护 筒飞溅出去。李纯光又拉了起来。

这架敌机接二连三地遭此打击后,身中数十弹,机体5处受重创,实在无法飞行了,只 能摇摇晃晃向大海坠去。李纯光穷追不舍,返身进入第四次攻击。开炮,拉平,又左反扣发 起第五次攻击。

敌机"轰"地一声坠入大海,接着爆出一团红焰。

机组全体人员,包括吴献狗和迎接他的官员全部喂了鱼虾。

李纯光距海面只有20米了!

胡英法大叫了一声:“快点拉起来!”

李纯光轻轻改平飞机,柔和地推进油门,慢慢地把飞机拉了起来,机后喷出的强迫流, 把海浪吹起老高。

“加力上升!"李纯光命令。

两只银燕并排冲向万米高空,胜利返航了。

此时,台北机场内外,数万人正手执鲜花,翘首远望,等待着空中飞来的"反共勇士"。 国民党党政要员也云集停机坪前,准备向全世界发布"爆炸"新闻,但最终等来的消息是“飞 机失事",迎接仪式被迫取消,等待了一天的人群只得悻悻而散。

李纯光和胡英法事后才知道,他们击落的这架HU—16水上飞机,上面不仅有叛徒吴 献狗,而且还有一名相当于副司令的空军情报次长和几名被封为所谓"克难英雄"的国民党飞 行员。当天,台湾的海、空一起出动,30多架—104、F—86战斗机和数艘军舰,窜 至闽江口以东海域搜寻飞机残骸,打捞情报资料。由于飞机多处中弹,入海后又发生大爆 裂,机上人员尸骨无存,所有的资料、情报也都化为灰烬。

李纯光、胡英法凯旋而归,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他们英勇作战,为人民申张了正义,为国家剪除了叛贼,也为中国空军消除了巨大隐 患。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