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15章


美军飞机入侵中国领空383架次。毛泽东愤然地说:“美机昨天是试探,今天又是试 探,真的来挑衅啦!既来,就应该坚决地打!”

一、史密斯祈祷上帝

1964年8月5日晚,北京。

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大会议室内灯火通明,一次十分重要的作战会议正在进行。

副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显然是主讲,他看了看在座的空军、海军、各军兵种和北京军区 的主要领导人,说道:“……

今年以来,美帝国主义全面扩大了侵略越南的战争,把战火烧到了我们的南部边界,我 们中国政府遵循毛主席的指示,从各方面全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这既是我们实 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不可推卸的职责,也是保卫祖国安全的必要行动。侵越美军为了查明我 国的军事部署,不断派飞机对我边境地区进行袭扰和侦察。”

杨成武副总参谋长拿起一份文件,接着说:“今天我们的会议已经分析了中南半岛的形 势。根据最近一段的局势,中央军委已经作了决定,现在我把中央军委命令传达一下。”

“"中央军委确定,空军、海军和广州、昆明军区立即进入战备状态,并且加强广西、 云南、海南岛地区的防空力量。如有入侵之敌,务必要全部、干净、利落地歼灭之!”

当晚深夜两点,空军司令部作战会议室内灯光彻夜未熄。

刘亚楼司令员召集空军机关各作战部门的领导,连夜贯彻军委会议精神。

会议通报了8年来的敌情变化,我空军各作战部队机型的配置、基地建设存在的问题, 以及如何利用现有装备同入侵的美机作战等。

当窗外旭日东升时,刘亚楼司令员站起身来,指着空防图对大家说:“我们今天的作战 会议,传达了总部作战会议精神,研究了提高防空作战能力和打击入侵美机的意见,这些意 见明天我即向中央军委和毛主席报告,请各部队立即进入作战状态,全面落实总部和我们空 司的作战意图,拟定出各自的行动方案和实施计划,万万不可疏忽大意。”

在这个时期,尽管中国军队加强了防空作战的准备,但是仍然执行中央军委规定的有 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采取克制态度,对入侵美机一般不予攻击,尽可能避免中美之 间的直接军事冲突。不可否认的是,从这个时候起,中国空军面对的主要敌人,不是来自台 湾的蒋军飞机,而是来自日本、菲律宾、关岛、越南等空军基地的美机了。

空军各级指挥员,都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一历史性的转变。

1965年4月8日,美国海军舰载F—4B型战斗机两架,侵入中国海南岛榆林港上 空挑衅。4月9日上午8时多,又有两批8架F—4B型战斗机侵入海南岛上空。

人民解放军南海舰队遂命令海军航空兵某师起飞迎敌。

我4架歼—5型银鹰呼啸着冲入蓝天,监视着入侵美机的行动。

我飞行员发现美机后,几次处于有利攻击位置,但因请示总部未果,故未对其展开攻 击。然而,美机却对此毫不领情。他们发现中国空军后,恶狠狠地摆开了格斗的架势,一架 美机居然蛮横地主动向中国飞行员李大云进行攻击,并发射了两枚麻雀—111型空对空导 弹。幸亏李大云眼疾手快,驾机急转变,巧妙躲避,使得两枚导弹从他机侧贴身滑了过去。

美机的无端挑衅,激起了指战员们的强烈义愤,箭拔弩张的局势更加恶化了。地面指挥 员多次请示总部,终于盼到了可以回击的命令。

“坚决回击!"机场指挥员向战斗机组发出了命令。

3号机魏宋信和4号机李大云满怀心中怒火,迅速地向两架敌机扑去,大有一口将敌机 吞掉的架势。

美国飞行员见来势不妙,中国飞机要动真的了,于是慌乱地向中国飞机连发4枚导弹 后,掉头向公海逃窜。

北京,中南海内。西花厅。

周恩来总理双手叉腰,两眉紧皱,来回地在地毯上踱来踱去。

刘亚楼有些拘谨地站在一旁,显然,他将美国入侵飞机开枪动炮的事汇报给总理后,引 起了他的愤慨。总理猛然停住脚步,对刘亚楼司令员说:

“美帝国主义太狂妄了!太欺负人了,看来我们原来的规定已不适合当前的情况,应当 改变!”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果断地说:

“从现在开始,只要美机入侵中国大陆和海南岛上空,我们都要坚决打击!你在这里等 一下,我去见主席。”

中南海菊香书屋的北屋——毛泽东主席的卧室兼书房。

毛主席看了总参谋部送来的报告,又听了周恩来的简要综述后,站起身来,沉吟着说:

“美机昨天是试探,今天又是试探,现在动真的啦!真的来挑衅啦!既来,就应该坚决 打!”

周恩来说:“主席既然下了决心,我马上去安排,不教训一下这些好战分子,他们总觉 得我们好欺负!”

毛泽东点点头,说:“还是那句老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从这一天气,人民解放军对待入侵美机的对策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一般不予攻击,转 变为坚决打击。

遵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最后确定的对入侵美机坚决打击的作战原则,人民解放军空军 和海军航空兵、地空导弹部队、高炮部队,都拟订了具体的作战方案,组织了以反击美机入 侵为战斗背景的训练和演习,加强了战备值班和空域巡逻。他们昼夜严密监视空中情况,悉 心钻研现代空战战术,积极捕捉战机,连续打了不少胜仗。

1965年9月20日上午10时47分,美军一架F—104C型战斗机向海南岛上 空靠近。海军南海舰队航空兵指挥所判断美机可能入侵我国领空。立即命令海军航空兵某团 大队长高翔率领歼6型双机升空警戒。

两架战鹰直插云天,迅速向入侵美机活动区域靠近。

美机驾驶员菲利普·史密斯驾驶着F—104C型战斗机,像往常一样在海南岛西部领 海线附近上空飞行,时出时入地踩着中国领空打圈。他知道,即使进入中国领空,遭遇中国 空军,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也不会攻击,无非是口头上发布几声严正警告,让我退出领空 而已。他认为这是中国装备落后,实力不济,不敢言战的虚弱表现。因此,他放胆地在中国 领空"擦边"飞行,丝毫未觉察出危险已经临近。南海舰队航空兵指挥所内,密切注视着荧光 屏上敌机信号的指挥员提醒高翔拦截敌机要把握有利时机,要监视美机的动态。一旦开战, 必须有美机侵入我领空的绝对数据。

“明白!"高翔回答。

11时零9分,史密斯见中共方面毫无反应,更大胆起来,大摇大摆地从海南岛西部侵 入了中国领空。

南海舰队航空兵指挥所的地面指挥员立即下令:“拦截攻击!”

从高空监视敌机的高翔机组立即编队,以1300公里的时速切入目标前置点。

怡然自得的史密斯透过前窗发现了迎面驶来的中国飞机,开始,他不以为然,以为按照 惯例,会向他提出口头警告,他只许道一声"Sorry”,然后掉头飞回去交差就是了。

但他随即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这一回中共的飞机根本不跟他打招呼,而是可怕地直逼近 前,他似乎看到了机头下那大张的黑洞洞的炮口。

“上帝呀!拯救我吧!”

高翔为了更有把握地歼灭入侵美机,尽可能缩短与美机的距离,一直到距敌机仅290 米时,他才一边猛力按动大小炮钮,一边继续向敌机猛扑,炮弹连续不断地穿透美机的机 体,一串串一直打到距离29米,这架敌机凌空爆炸,高翔才停止了发炮。

由于射击距离太近,高翔的飞机也被美机爆炸的碎片击伤多处,一台发动机也因剧烈震 动而停车。他依靠另一台发动机工作,靠着熟练的驾驶技术坚持把战机开回了机场。被击落 后的美机飞行员菲利普·史密斯跳伞被俘后,心有余悸地说:“在这样近的距离开炮,太可 怕了。这是一次我看也不敢看,想也不敢想的战斗。我很荣幸,上帝没有抛起我。”

二、扣人心弦的"擦边"战

“打擦边"是一种特殊的空战,情况发生突然,战机稍纵即逝。拦截飞机既要在有限的 空间和时间里,迅速准确地抓住战机,又要严格遵守作战原则,务必将入侵美机歼灭在国境 线内,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空战中,无论哪个环节稍有偏差,就会导致整个战斗的失利, 乃至被对方所击落或酿成涉外事件。

“擦边"行动是美国空军在侵越战争中,对我国边界地区经常采取的一种侵略和挑衅行 动。1965年7月中旬以后,随着侵越战争的进一步升级,侵越美军对支持越南人民抗美 斗争的中国十分敌视,不断派出各种飞机对中越边境、海南岛沿岸和北部湾沿海地区进行侦 察活动,严重破坏了我国边境地区人民的生活和建设,侵犯了我国神圣的主权。

对于美军这种擦边越界的挑衅行为,我人民空军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坚持打击,毫不 手软。

1965年10月5日上午,毛毛细雨轻柔地飘洒在机场上空,使人感到十分惬意。但 是,航空兵某师的飞行员们却无心去享受这大自然的美景,他们个个整装待发,随时准备歼 灭突入之敌。

10点40分,侵略越南的美军出动32批120余架战斗轰炸机,袭击靠近中越边境 的高平、芒街地区,同时不断派出飞机擦边侵入我国领空。截止到12时左右,已经先后有 3批13架次美机擦边入侵,气焰十分嚣张。

“当当……"机场上一级战备的警钟敲响了。

空军副中队长张运宝奉命率4架歼—6战斗机升空警戒,准备捕捉战机,反敌擦边,歼 灭敌人。

4架银鹰昂首冲入云天,迎着蒙蒙细雨,穿过云层,直奔龙州、宁明一带警戒,监视当 面敌机动向。

12时许,广西地区雷声大作,暴雨倾盆,许多地面防空雷达遭受到严重干扰,飞机信 号淹没在迷雾般的杂波中。有经验的操纵人员及时采取了反干扰措施后,发现一架美空军R A—3D型侦察机从隘店两次侵入我境内,又两次退出。当敌机第三次侵入时,雷达部队立 即再次将其捕捉。

12时30分左右,雷达站报告:一架敌RA—3D飞机从隘店方向侵入我国领空,入 侵深度达13公里。33分左右,该机从幕府街附近上空调转机头准备回溜,与我巡逻警戒 飞机相距40公里。

绝不能叫敌人逃走!

12时34分,地面指挥员向待机歼敌的张运宝发出命令:

“投掉副油箱,增速爬高,航向180度,沿内侧切半径跟进接敌!”

“明白!"张运宝回答。

随即,张运宝命令机群编队迅速爬高,按照规定航向加速向战区飞去。

2分钟后,张运宝发现了远处的黑点,立即向地面指挥所报告,同时命令:

“各机注意,发现敌机,迅速按战斗队形编队,不要放走敌机!”

“明白!"各机驾驶员大声回答。随后,各机拉平,成战斗队形,连续向敌机展开了强 烈的攻击。

敌机见我机拉开架式攻击,动真格的了,顿时吓坏了,慌忙加大油门,企图逃窜。敌驾 驶员稍微计算了一下,自己深入中国境内并不远,只要有一分多钟就可逃出中国领空。所以 他不敢和中国空军纠缠,想尽一切办法向境外逃窜。

可是,中国空军的小伙子们怎能轻易地放走闯入家门的强盗,他们牢记毛主席"既来, 就应该坚决打"的教导,轮番向敌机展开猛攻。

张运宝首先从敌机正后方进入,在900米的距离上,他猛按炮钮,接连射出两组炮 弹。但没有击中,他稳住情绪,继续跟进,在距敌机500米时,又一次按下炮钮。

“咚咚咚……"一串炮弹射向敌机,只见敌机机翼上火光闪闪,黑烟缭绕。

“打中了!"战友们兴奋地高呼。

张运宝一提机头,从敌机右上方脱离,同时大声命令2号机:

“迅速进入,狠狠地打!”

“2号明白!"2号机驾驶员孙炳君,接到命令后立即从敌机尾部进入,瞄准敌机,猛 地按下炮钮,一下子把全部炮弹打了出去,吓得敌机左躲右闪,狼狈逃窜。

“截住打,不能让它跑了!"张运宝大声疾呼。

敌机仓皇逃跑,一下子冲到了3号机张振芳的右下方。张振芳抬头一看,两机距离很 近,已经来不及瞄准了,他干脆一拉机头,斜切进入,在距敌800米的距离上猛按炮钮, 然后迅速升高脱离。

此时,4号机翁继昌正位于编队尾部,他早已把手按在炮钮上,等待着敌机撞到自己的 炮口上来。

美军飞机受到三次打击后,几处负伤,但仍坚持摇摇晃晃地向南飞行,企图挣扎着飞出 边境线。

翁继昌见敌机果然撞到自己的面前,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他猛推机头迅速进入攻 击状态。

突然,敌机被打坏的发动机又恢复了功能,只见敌机加快速度向境外窜去。

张运宝十分清楚,只有一分钟,敌机便可逃出境外,即便是被击落,敌机残骸落在境 外,将会招致许多非议。美国便会借机大作文章,指责中国参加了美越战争,从而找到侵犯 中国的借口,后果是严重的。

想到此,他大声命令:

“4号,4号,实施攻击,决不能让敌机逃回去!”

“4号明白!"翁继昌猛踩油门,迅速追上敌机。当敌机投影同光环中心刚好重叠时, 他一下子把炮钮按到了底。

“咚咚咚!……"炮弹带着中国人民的正义之声呼啸着扑向敌机。

顿时,这架敌机机身浓烟滚滚,扑腾了几下,就一头栽下地面,敌机坠落的地点正好处 于中国境内1公里处。这架美国飞机的残骸,成为美帝国主义入侵中国领空,蛮横地践踏别 国主权的铁证。

望着地面浓烟滚滚的敌机残骸,张运宝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愉 快地命令道:“返航!”

雨过天晴,云开雾散,张运宝带着编队机群胜利返回了基地,金色的太阳露出嫣红的笑 脸,仿佛在迎接他们凯旋归来。

三、严惩美军"空中霸王”

1966年4月12日,一架美国海军的A—3B舰载攻击机入侵我国领空,被我英雄 的人民解放军空军驻华南地区某部的歼击机拦截,并一举击落,使侵略者葬身大海。消息传 出,国际社会对美军的侵略行径感到大为震惊。我国人民为人民空军部队奋勇作战,歼灭入 侵之故而欢欣鼓舞。

1963年11月,越南南方发生了政治突变,当时的吴庭艳总统被反对派打死,南越 局势的动荡波及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华盛顿的官员感到越南局势的混乱是对自由世界的冲 击,担心事态的发展将有利于越南北方共产党势力的扩大,于是提出保护和支持南越伪政 权,打击越南北方的军事力量和工业设施,阻止共产党势力发展的直接军事干预行动方案。 美国总统约翰逊完全接受了这一军事侵略的建议。

1964年2月3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内,约翰逊总统提笔在国防部 呈送的《越南应急行动计划》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个计划决定对北越实施空中突击和公 开施以军事压力。

自此,美军开始调兵遣将,迅速加强侵越军事力量,大批美军集结于南越及东南亚的美 军基地。

越南战争的规模立刻急剧扩大,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8月,美军挑起了东京湾事件,出动了大批舰载飞机对北越海军基地进行报复性轰炸。

1965年2月13日,美国总统约翰逊又签署命令,决定对北越发动一次持久的空中 战役,代号为"滚雷"行动。在这个指令中,要求对北越的军营、机场、铁路、公路、桥梁、 雷达阵地,以及各种物资仓库等共90个目标进行全面摧毁性轰炸,妄图彻底摧垮北越的军 事反击能力和国防建设潜力。

“滚雷"行动从1965年3月2日至1968年11月1日,历时3年零8个月,美 军共出动战斗机30万架次,战略轰炸机2380架次,向越南北方投掷各种型号的炸弹6 4万吨。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晴天或雨天,美国飞机轮番出动,不停地轰炸。飞机的轰鸣 声和炸弹的爆炸声恰似滚滚惊雷,震撼了北越的天空和大地。美国空军、海军都参加了这次 行动,空军使用的飞机有F—105、F—86战斗机和B—52战略轰炸机,海军出动了 企业

美国"滚雷"行动的目的不仅是要打击北越的军事力量,同时还企图切断越南北方与中国 的铁路、公路交通运输线,从而阻止中国对越南的大量物资援助的运送,孤立越南战场。因 此,美军在对越南北方和靠近中越边境地区连续进行狂轰滥炸的同时,不断派遣侦察机到中 越边境和我国上空进行侦察,以了解我国援越动态,搜集我军情报,甚至出动飞机到我边境 地区上空进行试探和袭扰挑衅。"滚雷"行动开始后,先后侵入我国领空进行侦察、骚扰的美 军飞机有各类战斗机和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对于美军在我国邻邦越南的侵略行径以及对我 国边境地区的侦察和挑衅,我空军指战员密切关注,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予以严惩。

1966年4月12日凌晨,东方的天空刚露出鱼肚白,万籁俱寂。驻华南某空军基地 担负昼夜战斗值班任务的飞行员已进入值班岗位,正在紧张地进行战斗协同准备。南国的春 天,并不总是春光明媚。这一天天空云量虽不多,但悬浮着大量的细水滴,雾气蒙蒙,能见 度仅几公里。人民空军的值班飞行员们,不论天譬如何,始终严格遵守一个准则:“有备无 患",总是那样一丝不苟地进行战斗准备。这天也不例外,他们从编队协同、搜索目标、攻 击动作和战术、返航着陆,以及空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特殊情况的处置办法,都无一遗漏地研 究、熟悉了一遍。由于经常反复的研究和准备,飞行员们对美军在越南战场上新使用的几种 作战飞机都非常熟悉,对各种飞机的优点、打法、战术对策也胸中有数。敌机只要敢于侵犯 我国领空,必将难逃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的人民空军的坚决打击。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了,敌机没有出现。

中午,正是我国人民午休的时间,雷达天线却在不停地转动,警惕地搜索和捕捉着每一 个空中目标。

12时54分,我海南岛、雷州半岛地区的多部雷达同时在海口以东200多公里处, 捕捉到一个可疑目标:一架飞机高度5000米,时速750—800公里,航向310 度,正在向我领空方向飞行。这一空中情况立即传到驻地空军歼击机指挥所。

空中敌情的出现,使这一地区空军防空系统各部门、各环节立刻忙碌起来。担负直接作 战指挥的某部指挥所全体人员都已就位。指挥员刘鹤翘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年轻人。他沉着冷 静,指挥若定,当即作出两条决策:一是要求有关部门迅速判明飞机的国籍、性质,严密监 视其动向,并注意其他方向的情况;二是命令值班分队进入一等战斗准备。

指挥部全体人员高度紧张起来。指挥、领航、作战、情报、通信等参谋人员和所有战斗 值勤人员都很兴奋,全神贯注,紧张有序地工作着。刘鹤翘站在显示屏幕前,注视着空中情 况的发展变化,思索着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和作战决策;领航员在不停地测量计算我机起飞 时机、截机地段,优选出航爬高方案和飞行诸元,研究我机位置摆放、战术运用等;情报参 谋人员在测量目标数据,分析敌情……经过短短几分钟的紧张工作和运筹谋划,目标性质已 查明,入侵的是美国海军A—3B型攻击机,同时,一个最佳拦截作战方案和歼敌决策已在 指挥员的胸中形成。

随着嘀嗒嘀嗒的声响,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空情显示屏幕上一道黑色魔影,仍在继续向 我雷州半岛移动,一场空战即将发生。

指挥所里,气氛更加紧张,大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敌情的发展,他们希望美军A—3B 飞机的驾驶员能够理智地改变航向,飞离我国领空,避免不幸事件的发生。但他们有着军人 神圣的责任感和真诚的爱国心,一旦敌机侵犯了我国的领空,就一定要全力以赴,勇歼入侵 之敌,坚决捍卫国家的主权和尊严。

13时12分,A—3B型飞机已越过我机警戒线。

“起飞拦截!"指挥部果断地下达了战斗命令。

两颗信号弹飞上蓝天。

早已进入战斗准备的飞行员杨健全、李来喜迅即以十分熟练的动作,驾驶两架国产歼— 6型歼击机昂首直上云霄。在指挥部的引导下迅速赶到了战区。

此时,美军A—3B型攻击机已经侵入我国雷州半岛上B空,并继续内窜。对于美机无 视我国主权的侵略行径,杨健全、李来喜义愤填膺。

“拦截敌机!"指挥塔传来了命令。

“01、02号明白!"杨健全、李来喜回答。随后,两人以十分敏捷的动作进入截 击,占据了有利战术位置。

“02号发现敌机!"李来喜首先发现了目标,他一面向指挥塔报告,一面高速逼近美 军的A—3B型攻击机。但他没有马上向其瞄准攻击,为了慎重稳妥,他一面监视美机的动 态,一边观察识别目标。

李来喜确实是一个年轻的优秀飞行员,这时他年仅26岁,飞行技术精湛,作战勇敢, 头脑十分冷静。为了看清目标的机型,弄清起性质,防止误击我机、友机或民用飞行,他驾 机三次逼近A—3型飞机至几百米处。不但清楚地判明了B机型,而且连机上的美军机徽都 看得清清楚楚。

当李来喜确实判明目标是美机时,便立即向同伴呼叫:

“01号,目标是美机A—3B。”

“01号明白!"杨健全回答。

恰在这时,地面指挥塔无线电指挥突然暂时中断了,而李来喜正处在最佳攻击位置。他 果断地抓住战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动作,边瞄准边开炮。

“咚咚……"一阵准确而猛烈的射击,把美机飞行员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还未来 得及采取任何摆脱逃跑动作,飞机已中弹冒烟。他急忙驾机急转弯朝海上逃跑,可不多时, 美机便失去控制,摇晃了几下,一头栽了下去,葬身于我雷州半岛岸边的大海之中。

我飞行员胜利返航。

1966年至1967年,美军扩大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同时不断派遣战斗机入侵中国 西南边境地区。空军部队先后击落入侵美军飞机16架。

1966年4月12日,中国空军在雷州半岛上空击落美国A—3B型攻击机1架;5 月12日在云南马关上空击伤RB—66型侦察机1架;9月9日和17日在广西东兴、友 谊关地区先后击伤F—105型战斗机两架……

12月中旬,针对美机入侵中国边境地区的活动规律,空军将高射炮部队调至靠近边境 的峒中地区设伏,同时驻广西地区的歼击航空兵在边境的内侧20—30公里地区,划分若 干待战空域,适时组织歼击机在空域待战,以便在美机入侵时,能快速攻击。由于判断准 确,战术运用成功,1967年广西地区的空军高射炮兵和歼击航空兵部队协同作战,三战 三捷,击落美国战斗机6架。

4月24日下午4点41分,美国海军舰载机40余架,在干扰机的配合下,空袭越南 克夫至谅山的铁路线。

中国空军某师师长车香友为防备美飞机窜入我国领空袭扰,命令飞行中队长宋义民率4 架歼—5型战斗机,升空巡逻监视。

5时5分,雷达部队报告:

“发现两架美军F—4B'鬼怪式战斗机,突然向中国边境飞行!”

车香友师长判断这批美机很可能入侵中国领空,立即命令:

“银燕1号,立即截击!”

“银燕明白!"宋义民回答。

在领航员的引导下,宋义民命令各机编队内侧跟踪,监视敌机。

宋义民一面瞪大眼睛,紧张地搜索敌机。一面频繁地与地面联系。

他知道,这种美国F—4B"鬼怪"式战斗机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种,号称打不 垮、击不落、战无不胜的"空中霸王"。其最大飞行时速高达2300多公里,为音速的两倍 多。机上装有先进的火力系统和电子设备,可携带空对空导弹4—6枚,能对目标实施尾 后、侧头攻击。而我们的歼—5型飞机却是一种比较老旧的亚音速飞机,既没有机载雷达和 自动火力系统,也不能携带空对空导弹。从飞机性能看,要用这种飞机拦截"鬼怪"式飞机, 难度很大。

这时,地面指挥部已经迅速地计算出了敌机性能参数。

车香友师长用飞行术语告诫宋义民,对打击美机我们早就作过多次研究。我们只要集中 优势兵力扬长避短,敢打敢拼,是可以取胜的。

5时9分,美机逼近中国边境。

宋义民立即命令:

“各机注意,投副油箱,准备攻击!”

“明白!"各机回答。

在地面领航员的指挥下,4架战鹰迅速投掉副油箱,准确地切向美机的前置点。此时双 方相对速度很大,转弯截击只要延误几秒钟,就可能导致整个战斗失利。他们准确迅速地编 队,形成有利的拦截态势。

5时9分50秒,美机从广西南部边境的极兴侵入中国领空,驻防这一地区的空军高炮 部队采取集火近射的战术,一起向美机猛烈射击,当即击落一架。另一架见势不妙,慌忙逃 跑。

“发现敌机,发现敌机!"宋义民向地面指挥部报告。

“开始攻击,不准放走敌机!"车香友大声命令。

“各机注意,跟我攻击!"宋义民一面下达攻击命令,一边向敌机扑去。

敌机刚飞出高炮火力区,惊魂稍定,谁知又被早已跟踪监视的4架歼—5型飞机截住, 十分惊慌。为了摆脱截击,美机时而进行小角度蛇行飞行,时而急剧上升,时而下降。但 是,4架中国战鹰上下左右对他进行夹击,美机始终未能摆脱挨打的局面。

宋义民紧紧盯住敌机,加大油门,猛扑上去,套住敌机投影,猛地按动炮钮。

“咚咚咚……"一阵炮响。

“打中了!"战友们高兴地欢呼起来。

那架美国F—4B型飞机中弹数发,拖着浓烟,凄厉地惨叫着,坠落在北部湾的海域 里。

师长车香友乐呵呵地命令:

“返航!”

这是一次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典型战例。

这次战斗的胜利,受到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人的称赞。

1967年7月31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周恩来总理十分高兴地接见了参战的飞行员和领航员,赞扬他们打得好。

四、十万大山上空的"肉”

十万大山,山势险峻,从山沟里向两边望去,黑压压的山峰好像就要往下压来。

1967年8月21日中午,美国海军舰载机先后出动34架飞机轰炸越南河内到友谊 关一带。

下午,桂南地区阴云密布,局部地区还有浓浓的积云。

1时10分,美国海军两架A—6A舰载攻击机从广西隘店侵入我国领空。

早就作好战斗准备的空某师的4架歼—6型歼击机,在副大队长康振生率领下昂首冲上 蓝天。

阴云越积越厚。

“敌机高度5000米,在云层上飞行。"地面指挥部传来了敌情通报。

“明白!"康振生回答。同时命令:“各机注意,编战斗队形穿云上升!”

机组刚刚穿出云层。康振生突然发现敌机就在右前方6公里处,便迅速下达命令:

“各机注意,前方发现敌机,开始攻击!”

“明白!"各机回答。

随即,我4架战鹰一个个如饿虎扑食,向敌机冲去。

狡猾的敌机发现中国机群,一扭头,钻进了云层,康振生率机穿云追击。

2号机韩瑞阶在云缝里首先发现敌机两架。他迅速地斟酌了一下,按常理说,敌长机离 得近,就先打长机。但是敌僚机靠近国境线,如果攻击长机,僚机很可能乘机溜掉。

关起门来打狗,一个也不能放跑。韩瑞阶决定先打僚机。

他果断地绕到敌僚机外侧,从外向里攻击。

距敌僚机600米了,韩瑞阶一按炮钮,可弹着点太低,一串炮弹从敌机腹下紧掠飞 过,没有命中。

敌僚机一惊,急忙左右摆动,寻机反扑。韩瑞阶再次开炮,还是没有打中。

这时,韩瑞阶"唰"的一声从敌机上方冲到了敌人前面,成了敌机的靶标,处境相当不 利。

“2号注意,2号注意!"康振生赶紧提醒。

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韩瑞阶的飞机来了一个急跃升翻转下滑,漂亮的大回环,竟然 又从后面紧紧咬住了敌机,然后加大速度,把两机距离拉近到200米。

“咚咚咚……"炮声从200米一直响到120米,韩瑞阶一口气打出90多发炮弹。

敌机中弹起火,一头栽了下去。半空中,敌人飞行员跳伞逃生。韩瑞阶高兴地笑了。

就在韩瑞阶攻击敌僚机的时候,3号机陈丰霞也紧紧咬住了敌人长机,在十万大山的群 峰峡谷中,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

他从敌长机内侧发起攻击。但由于与敌机速度差过大,结果和韩瑞阶一样,一下子冲到 敌机前面去了。

他把驾驶杆一抬,立即做了一个大片度特技动作,又绕到了敌机的屁股后面,再次咬住 敌长机。

美军长机飞行员惊慌失措,驾机急剧下滑,一屁股钻进山沟,企图利用十万大山的险峻 地形,从低空逃跑。

陈丰霞从5000米的高度"唰"地一下子跟了下来,降到800米的高度。两边的山峰 迎面劈来,又疾速向后逝去,犹如峥狞可怖的黑色波涛。地面无线电指挥被大山隔断了。陈 丰霞沉着地驾驶飞机,孤胆作战,紧咬敌机不放。

位于桂南地区的十万大山,海拔1100米,峰峦起伏,峡谷险峻。陈丰霞曾在这一带 进行过数十次训练和巡逻,地形比较熟悉。这在实战中显然占了不少便宜。而美机就不同 了,他们虽然依仗着机优炮利,企图利用十万大山的地形逃生;但一个个突兀的山峰恰似一 个个难以逾越的屏障,稍不小心就有撞山机毁人亡的可能。无奈,他们逃跑的速度只好减慢 下来。陈丰霞乘机紧追不放。在两个高大山峰之间的峡谷中,与美机展开了激烈的空战。

起初,陈丰霞随着敌机后面左右机动射击,但都没有打中。这样反复了几次,他渐渐悟 出了其中的道理,于是果断改变了攻击方法。在敌机左右机动时,他保持航向,直线进入攻 击。当距敌700米时,敌机再次向左转弯,哪里知道陈丰霞早已放出了提前量,向敌机飞 行路线的左前方射出了一排排炮弹。

敌机"轰"地一声,燃起了大火,中弹后直撞向对面的山峰。

“轰"地一声,飞机与大山碰撞在一起,腾起一股巨大的烟柱。

这场战斗打得十分精彩!气象复杂,从云上打到云下;在十万大山腹地的群峰峡谷中追 歼敌机;击落敌机的两名飞行员都是首次参战,整个战斗只用了1分30秒,8次进入攻 击;5次开炮,两架敌机全部被歼,还生俘了一名美军飞行员。

在地面指挥所里从雷达屏幕上观看了这场空战全过程的指挥员和工作人员,都感到精彩 绝伦,惊险纷呈,击案称绝。

1964年8月至1968年11月,美国作战飞机入侵中国领空计155批383架 次,我人民空军取得了击落12架、击伤4架的辉煌战绩。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