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13章


挥军入闽,赵德安首战三比零,孤胆英雄周春富勇立奇功。壮哉!杜凤瑞威震 敌胆,血洒长空。

一、闽东首战三比零

1958年7月18日。北京,中央军委作战会议室。

会议室内坐满了各总部、军兵种的将帅。因为不久前,我军刚实行军衔制,此时每个人 都军服笔挺,肩胛上金星熠熠。

大家神色严峻,静听着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元帅的讲话。

彭德怀解开了上衣扣,用小毛巾擦了擦汗水,继续发言,声音依如往前那样凝重、峻 厉。

“刚才我传达了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重要指示,大家可以看到,目前,国际形势十分严 峻,美国、英国继续向中东增兵。国民党军队为了策应美、英在中东的战争行动,正蠢蠢欲 动,台湾海峡出现了紧张局势。为了有效地支援中东人民的反帝斗争,我们必须采取行 动。”

他站起来,走到巨幅军用地图前说:“中央军委决定,我们要采取两个大动作,一、空 军进入福建作战;二、对金门打炮,让他们尝点厉害。”

他转过身来,对坐在前排的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说:

“亚楼,你们空军要在7月27日前进入福建、粤东的作战机场。为稳妥可靠,要采取 以小进求大进的方法,逐步推进。”

刘亚楼站起来回答:“请军委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早日入闽作战。”

当晚,空军司令部内灯光通明。空军党委连夜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军委会议精神。

7月19日,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主持召开了第一批入闽作战部队师以上干部参加的作战 会议。刘亚楼在会议上传达了中央军委会议精神后,说:“经空军党委决定,采取如下紧急 措施:一是迅速组建强有力的指挥机构。由聂凤智负责,立即组建福州军区空军指挥机关。 二是使用战斗力较强、有作战经验的部队,力争打好第一仗。三是加强各机场的保障机构。 四是明确作战指导思想,在战略上以少胜多,在战术上以多胜少,达到"保存自己,消灭敌 人"的目的。五是大力开展政治动员,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

1958年7月19日9时30分,空军司令部发出部队行动的命令。

此时正逢福建地区遭5号强台风袭击,连续19天阴雨不停。全省被冲毁大小桥梁43 座,公路、铁路严重塌方,交通受阻。在这种情况下,空军入闽部队发扬人民解放军的光荣 传统,不顾疲劳,不畏艰苦,克服重重困难,携带各种装备,按时到达指定位置,迅速展开 各项作战准备工作。

7月24日,国防部发布命令,任命聂凤智为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谢斌为副司令员兼 参谋长,袁彬、方升普、刘鹏为副司令员,裴志耕、罗维道为副政治委员。福州军区空军指 挥所于7月25日开始工作。

第一批航空兵部队进驻连城、汕头的当天,聂凤智便对下一步作战行动作了周密的安 排,他要求各部队从最困难、最复杂的情况出发,进一步做好各项具体的作战准备,指挥机 关要严密掌握空情,认真研究反轰炸、反侦察的作战方案。强调打好第一仗对入闽部队站稳 脚跟具有重大意义,务必做到精心组织、旗开得胜。

1958年7月29日,粤东沿海浓云密布,一团团棉絮般的白云从海面上慢慢涌向沿 海大陆,在机场四周愈积愈低,天空渐渐变得灰暗起来。

上午11时许,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副中队长刘景泉带领4架美式F—84型飞机,紧 贴着云层,低空向汕头方向推进,他们企图采用偷袭的手段,炸毁新建的飞机场。

此时,在汕头机场的我航空兵早已作好了一切战斗准备。

指挥所的雷达荧光屏上,断断续续地显现出几个光点,敌机正向大陆袭来。

基地指挥员林虎师长果断命令:

“升空!”

“当当当……"战斗警钟敲响。

11时7分30秒,早已作好战斗准备的"航空兵英雄中队"的4架战机,分别由赵德 安、黄振洪、高长吉、张以林驾驶,出航迎敌。

3分钟后,4架战鹰冲入云霄。

领队长机赵德安看看仪表,机高200米,他知道,按照常规,4机起飞以后应该立即 穿过云层直上高空,在云层上面完成编队,飞向战区。

赵德安十分清楚,敌机距自己不太远,如冲出云层,尚未完成编队时,便极有可能被敌 机发现,如果仓促迎敌,必然陷入被动,他果断地决定提前编队隐蔽接敌。

“各机注意!按战斗队形在150米高度编队。”

“明白!"各机回答。

云层中编队,是一件难度很大的战术动作,各机互相看不见,只有靠仪表指示操纵飞 机,稍有不慎,就会与友机相撞,酿成大祸。这对飞行员的意志和技术,都是一次严峻的考 验。但是,赵德安非常相信他的战友们,这种情况下的编队他们已经训练过多次,有着较大 的把握。

果然,在极短的时间内,4架战鹰便编成棱形的战斗队形。

地面指挥塔一次次及时地向天空通报着敌机的高度和位置。

11时11分,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01号,01号,注意搜索,注意搜索,敌机就在你们的右前方!"指挥塔传出了地 面指挥员林虎师长的通报。

“01明白,各机注意搜索!"赵德安命令三位战友。

在赵德安的率领下,4架战鹰冲出云层。在一道云缝中,驾驶03号机的高长吉首先发 现了敌机。

“01号,我右前方,发现敌机两架!"他立即向赵德安报告。

林虎在无线电中听到这个报告,马上纠正:“不是两架,是4架!"赵德安仔细一看, 果然是4架。只不过他们靠得比较紧,不易发现罢了。

“03号,03号,我来掩护,你立即攻击!"赵德安看到高长吉离敌机最近,正处在 攻击的最佳位置,便果断地改变了由自己先进攻的计划,向高长吉发出攻击命令。

“03号明白!"高长吉回答。

高长吉看准左侧距离最近的一架飞机,加大油门,猛扑上去咬住了敌人2号机的尾巴。

敌机发现了高长吉的动作,赶紧向左转弯,实施摆脱。

高长吉看敌机左侧转弯,一拨机头,直插敌机内侧。

5000米,3000米,1000米,500米,高长吉的瞄准镜稳稳地套住了敌 机。

只有170米啦!高长吉狠狠地按动了炮钮,炮弹呼啸着钻进敌机,敌机还没分辨出是 谁开的炮,就拖着一道浓烟一头栽进了大海。

“打得好!"赵德安高兴地大声鼓励着说。

这时候,紧跟在高长吉后面的张以林驾驶着04号机敏捷地来了一个腾跃,超过高长 吉,扑向敌人的带队长机刘景泉。

敌长机见势不妙,急忙向左急转弯,想摆脱来势凶猛的张以林。张以林早已看破敌人的 企图,一长串炮弹发射出去,切断了敌机的逃路。

敌机又作蛇形运动,左摇右摆想甩开张以林的追击。

高长吉驾机紧随张以林,提醒他:“04号,敌机要跑,加快攻击,我掩护,你尽管放 心打!”

“04号明白!"张以林没有了后顾之忧,猛推油门,朝敌长机猛追过去。

只见两架飞机从天空衔尾上下角逐,从云上打到云下,又从云下打到云上。为摆脱张以 林,敌机使出浑身解数,张以林却始终紧紧咬住敌机丝毫不松,不给它一丝喘息的机会。他 死死地压住敌机,从2000米高度一直把敌机压到600米。在低空,飞机活动的空间就 很狭小了,敌机感觉不妙,拼命想往上拉,可头上的张以林、高长吉一串炮弹打得他心寒胆 裂,无奈,只好继续往下滑。

张以林在瞄准镜中看到离敌机越来越近,只有150米了。

这是最好的攻击距离。

“快打!快打啊!"高长吉也看到了稍纵即逝的战机,大声向友机呼叫着。

“咚咚咚!"一阵炮响,张以林向敌机开炮了。连续不断地3串炮弹凌空斩下了敌机的 机翼,敌机犹如失控的陀螺掉进了大海。"轰"的一声,溅起了几十米高的水柱。

赵德安一直带领2号机,掩护3号、4号机同敌人作战。

当他看到敌人两架僚机企图救援敌长机,从背后对张以林进行攻击时,立即命令02号 机黄振洪:

“掩护我攻击敌僚机,绝不让他们偷袭得手。”

下达命令的同时,赵德安一推机头,向来增援的敌两架僚机扑了过去。

敌两架僚机原本全力以赴,想救出长机,没想到斜刺里又杀出赵德安,想躲闪已经来不 及了。

赵德安准确套住一架敌僚机,"咚咚咚!"一串重炮,打的敌机连翻了几个跟头,从高空 一头栽落下去,临近海面时,才恢复平衡,带着累累弹伤和滚滚黑烟,顺着海面向台湾方向 逃遁。

另一架敌机眼看最后一个伙伴被击成重伤,心中十分惊恐。一推机头,转身跳出战场, 贴着海面,仓皇遁去。2号机黄振洪护卫着长机打下敌机后,抖擞精神转身向逃跑的敌机追 去。

谁想敌机逃跑的速度太快了,距离越拉越远,在"返航"的命令声中,黄振洪只好放弃了 继续追击的行动,遗憾地目送敌机消失在云海之中。

4架战鹰整理好队形,向着机场凯旋飞来。白云正在慢慢向海上退去,天空此时愈来愈 湛蓝、明澈。

“3∶0"庆功会上,林虎师长为4位英雄披红戴花。

这次空战耗时仅3分钟,赵德安中队击落国民党空军F—84飞机2架,击伤1架,自 己无一损伤,获得全胜。

7月30日美国合众国际社一则电讯称:超音速的共产党飞机在台湾海峡上空进行了一 次漂亮的"飞行表演"。这是一次使国民党空军透不过气来的一边倒的战斗……

这次战斗的成功,在于部队行动的隐蔽和地面指挥的正确果断。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在战 报上写下如此赞语:“第一有很好的决心!第二有非常重要的指挥!第三是带队长机机动灵 活,空中指挥果断。第四是飞行员英勇顽强,攻击时靠得近,打得准,打得狠。"三人开 炮,射击距离近者151米,远者也只有366米,高长吉仅用两发炮弹即击落一架敌机。

首战告捷,揭开了入闽作战的序幕,给了国民党空军兜头一棒。蒋军悲哀地感觉到,中 共的军队再不是"小米加步枪"的土八路了,他们已经有了强大的难以匹敌的空军。

二、周春富独胆震长空

1958年8月14日上午,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福建前线某机场,飞行大队长赵俊山和周春富等战斗值班的飞行员们,坐在闷热的座舱 里等待着升空的命令。

“当当当!"警钟敲响。

“红旗!"飞行员们周身一震,这是塔台发出的一等战斗准备信号,表明敌人已经入 侵,今天的飞行不再是例行公事了。

顿时,机场上爆发出阵阵雷鸣,一架架银鹰启动了。

“起飞!"塔台指挥员下达了升空的命令。

8架战鹰依次驶上跑道,然后昂首直插云天。

蓝天上,战鹰一面编队,一面搜索前进。

“01号,01号,前方发现两架敌机!"08号机周春富首先发现目标,赶紧向大队 长报告。

“注意观察!"赵俊山命令。

“又发现两架敌机!"周春富惊呼道。

“又有3架敌机向我飞来!"06号机也发来报告。

在接到各机报告的同时,大队长赵俊山已看清蒋军有7架拉烟飞机,在1.2万米的高 度上,从马祖岛向我闽江口方向飞来。

“各机注意!"赵俊山果断地命令:“投副油箱,左转,爬高占位!”

“明白!"各机边回答边执行大队长命令。

周春富飞在最后面,一面爬高,一面警戒着后方。

这7架敌机是蒋空军的"王牌"机组,号称"飞虎"的第5大队,大队长邹奎玉中校率队气 势汹汹地扑来。

“报告中校,前方有共军飞机拦阻!"僚机向邹奎玉报告。

这是一场双方都缺乏准备的遭遇战。

邹奎玉撇了一眼远处中共的8架米格—17战斗机,顿时涌起一种得意与自豪相交织的 感觉。他左右环视了一下,自己驾驶的F—86佩刀式歼击机,这是美国大老板武器库里的 新家伙,速度快,火力猛,无论从机种还是飞行高度上看,各项技术指标都大大优于米格— 17。中校嘴角上挂着一丝蔑笑:

得教训一下这批共军娃娃兵,让他们知道美式新装备的厉害。

“全队注意,成战斗队形!"邹奎玉下达了命令。

7架敌机各自左右转头,很快,便齐刷刷排成一个扇面,向前迎去。

赵俊山知道爬高占位已来不及了,立即一压机头,率领大队从敌机腹下一冲而过。

敌机扑了个空,邹奎玉命令"执行第二套作战方案"。敌机马上又分成两股,来了一个交 叉转变,左边4架猛向右后方转,右边3架猛向左后方转,妄想包抄我机后路,前后夹击。

赵俊山看透了敌人的招数,大声命令:

“右转!"随后立即向3架即将临近的敌机空隙间猛插过去。3架敌机见势不妙,按下 机头,向南窜去。

赵俊山两眼紧盯着敌机,率队穷追不舍。

飞在最后面的周春富,发现由左向右弯转的那4架敌机继续向右转来,兜到赵俊山他们 身后,想从后方进行偷袭。

情况万分危急!

“狗强盗,想找便宜,没门!"周春富猛向左一转机头,迎面朝着4架敌机全速冲去, 边冲边按动了炮钮。

周春富的飞机尖啸着向敌机扑来,炮口喷射着明明灭灭的火焰,仿佛一只被激怒的猛 虎,挟雷裹电,势不可当。

邹奎玉万万没有料到,双方交锋的第一回合,原本处于劣势的中共机群居然占了上风, 尤其是担负后卫任务的周春富,横冲直闯,舍生赴死,做出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危险动作, 破坏了前后夹击的最佳时机,于是,急忙命令:“各机注意隐蔽,避免与中共飞行员正面交 战。”

此时,4架敌机被周春富冲得慌了手脚,自顾不暇,急忙向两边躲闪。

周春富越战越勇,大小炮一起向敌机猛扫。一架敌机躲闪不及,机身中弹,拖着浓浓的 黑烟,向闽江口外的大海里栽去。

“太好了!到底打下了一架!”

周春富心中十分高兴,拉起机头,再次钻进万米高空,去捕捉新的战机。

“不好!"他向下环视,发现下面出现8架敌机,正在恶狠狠地向赵俊山率领的大队追 击。

原来,今天蒋空军一共派出了26架飞机,赵俊山开始发现的只是敌人的第一梯队,双 方接战后,第二梯队才如恶狼般悄悄地加入了战斗。现在周春富同其中的11架遭遇了。他 明白自己已经身陷狼群之中了。

“绝不能让战友受到威胁!”

周春富毫不迟疑,返身从高空直向8架敌机俯冲下去。

“咚咚咚……"连珠炮似的炮弹,截断了这8架敌机的去路。敌机转身一窝蜂般向周春 富猛扑过来。

这时,刚刚逃离的邹奎玉等3架敌机也转回机身,尾随在周春富的后面,拉近距离后, 邹奎玉狠狠地向周春富开了炮。

周春富只觉得飞机猛地一震,接着机舱里弥漫出呛人的浓烟。

“不好,我中弹了!"周春富赶紧把稳方向然后神速地闪开了敌人的炮火,一个转身又 冲入了敌群,他知道,如果此时驾机逃跑,只会成为敌人射击的靶子。

“狗强盗,今天我和你们拼上了!"周春富眼瞪得血红,目光如利刃般紧盯前方。

1:11!惊心动魄的壮烈场面出现了!

万米高空,火光闪闪,炮声隆隆。周春富驾驶负伤的飞机,如同一只勇敢的山鹰,出没 在敌机群中,他忽而一跃而上,忽而直落而下,左右旋转腾挪,上下灵巧穿梭,不时射出的 一排排炮弹打得敌机阵脚大乱,一架敌机躲闪不及,又被周春富的机关枪打中机尾,拖着浓 黑的烟雾,逃出了战场。

邹奎玉恼羞成怒,大声命令:

“各机注意,不要慌张!只有一架共军飞机,要占领有利位置,封住敌人的逃路,一定 要将其击落!”

敌机群在邹奎玉的催促命令下,重整队形,继续一窝蜂地向周春富扑来。

周春富1947年入伍,1952年进入空军,经过一年半军校的大量学习和训练,成 了一名优秀的全天候式的飞行员,此时,他虽身陷敌机重围,头脑却十分清醒,他为自己能 吸引大批敌机而暗暗高兴。自己身边的敌机多了,战友那边的压力就会相对减少。局势是十 分严峻的,他也没有想到,敌机一下子会出动这么多。

邹奎玉,这位蒋军"飞虎"队的大队长,此时也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骄横和傲慢,他发现己 方人多势众的优势非但发挥不出来,十多架飞机围着一架飞机打,反而投鼠忌器处处掣肘, 相互间顾虑甚多。而中共飞行员超人的胆略和精湛的技术,亦不得不让他从心底折服。

他的僚机刚刚被周春富击落,在僚机坠落的一刹那,他的心抖成一团。这位僚机飞行 员,在"飞虎"队也算得一员猛将,跟随他转战南北,多次立下战功,在"飞虎"队里技术也是 上乘的,可是居然也败在了眼前这个对手面前。

邹奎玉猛地拉起机头,跃上高空,向下观望。

那架共军战机,虽然负伤,但仍然勇猛无比,横冲直撞,上下翻飞,像出入于无人之 境。

邹奎玉想,今天豁出这条老命,也要把这架共军飞机击落,否则军法无情,回去无论怎 样解释,都是无法交差的。

此时的周春富,早已杀红了眼。他是步兵出身,曾磨爬滚打于枪林弹雨中。在多年的战 斗中,他总结出了自己的信条:狭路相逢勇者胜!尤其是空战这种没有依托、单打独斗的战 法,胆略常常是最后致胜的法宝。

“各机注意!编好队形,保持距离,跟我围攻这架共军飞机!"邹奎玉又一次下达了命 令。被激怒的敌机猛扑向周春富,几架敌机一起向已经负了伤的周春富开火了。炮弹绽开的 片片弹花如死神的巨网,将周春富同他的战机团团包裹起来。他的座机再一次被打中了。

机舱里的周春富觉得额头像被一个尖利的东西猛撞了一下,血从额角上渗流了出来,糊 住了眼睑。座舱里浓烟弥漫,油箱里窜出火苗,飞机失控地向下坠去!

周春富知道自己已到了最后时刻,断无安全返回的希望了。可他不甘心就这样退出战 场。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钟,他早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全神贯注地希望再捕捉一次战 机。果然天遂人愿,在下降的时刻,他又紧紧地咬住一架冲到他面前的敌机。

这架飞机恰恰是这次行动的指挥机邹奎玉中校,他本以为面前的中共飞机屡遭重创,已 经失去了控制,他是以轻松、愉快的心情来欣赏自己的战争杰作的。万没想到这架中共飞机 还能抬起头来,向他张开黑洞洞的炮口。邹奎玉吓坏了,急忙摇摆盘旋,企图挣脱追击。

此时,周春富哪能再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狠狠地按动炮钮,射出了机内的全部 炮弹,敌机凌空爆炸,火光映红了周春富的面颊。

机舱内,火势越来越猛,灼热的气浪灸痛了周春富的面颊,操纵舱、方向杆,已经完全 失灵了,面板上的仪表受热后开始爆裂,这架飞机已经报废了,可它毕竟陪伴他战斗过70 0多个日日夜夜,有着极深的感情啊!永别了,伙计!周春富默默地祷念着说,随后启动了 座椅下的按钮,弹出了机舱。

周春富是在击落国民党空军F—86战机2架、击伤1架后,座机中弹身负重伤的情况 下被迫跳伞落海的。

福州军区领导人紧急组织军民进行海上救援。

可是,茫茫大海,哪有周春富的身影呢!此事牵动了共和国领袖的心。

15日,北京中南海。

毛泽东看完空战的通报,心情沉重地对秘书说:

“你以我的名义打电话给福州军区领导人,要他们一定要想方设法,全力营救这名落水 的飞行员!”

人民解放军海军炮艇和福建平潭县的1800多艘渔船,连续数日在海上反复寻找,但 是一直没有找到。

周春富同志英勇地牺牲了。

浩瀚的东海,巍峨的武夷,为这位空中英雄静默致哀。

11月28日,解放军空军政治部决定:给英勇捐躯的周春富烈士追记一等功,并根据 他生前的申请,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三、壮哉!杜凤瑞血洒长空

1958年10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 指出:台、澎、金、马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绝不容许外国干涉。"三十六计,和为上 计"。

建议举行谈判加以解决。

但是,盘踞在台湾岛上的国民党当局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倚仗其主子美国政府的支持, 在台湾海峡不断制造紧张局势,公然声称要"加速进行反攻大陆的准备。”

1958年10月10日,是国民党的"双十节"。这一天,蒋介石为了给退居孤岛的残 兵败将打打气,竟然出动了400多架次的飞机,活动于台湾海峡地区上空,并不断地窜入 福建沿海地区,进行骚扰捣乱。

上午7时,我空军福建某机场的指挥所里,传来了前沿雷达站的紧急报告:“敌机6 架,正在向福建、龙田方向飞来。”

早已严阵以待的空军指挥员当即下令拦截敌机,绝不让敌人品图得逞。

“砰!砰!"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塔台指挥员发出命令:“升空!”

8架战鹰呼啸着从跑道上升起,编队向战区疾飞。年轻的飞行员杜凤瑞驾驶着一架米格 —17型飞机,飞行在编队的左翼。

杜凤瑞是一个只飞过300小时的新飞行员,他25年前出生在河南的一个贫苦农民家 庭,家境十分贫寒。1948年,年仅15岁的杜凤瑞便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渡江战 役、云南剿匪战斗中多次荣立战功。1952年调入空军预备航校学习飞行,他以坚强的毅 力,克服了文化水平低的困难,攻下了高深的航空理论和复杂的飞行驾驶课目,以优异的成 绩在航校毕业,成为一名智勇双全的优秀飞行员。

今天,杜凤瑞是第一次参战,能和战友们一起紧急出动,保卫祖国的蓝天不受侵犯,心 情十分激动,他紧紧地把握操纵杆,警惕地注视着茫茫长空。

“左前方50公里,发现敌机6架,注意搜索!"耳机中传来了地面指挥员的敌情通 报。

我空中指挥员副师长李振川立即下达命令:

“一中队保持高度,二中队爬高占位!准备战斗!”

“明白!"各机回答。

完整的编队一分为二,其中4道白白的烟带顷刻间直线向上,在蓝天中留下了浓浓的拖 痕。

此时,国民党空军第5大队少校指导员路靖带领6架F—86型飞机,正窜至龙田地区 上空,企图对我重要军事目标进行破坏。

“共军飞机!"位于最前面的一架飞机上的蒋军飞行员忽然发现空中白色的烟带,随即 向全队发出了警告,蒋军飞行员顿时个个大惊失色,惶恐不安。

当路靖看清烟带仅有4条时,不禁喜形于色。他想:“6架对4架,我们占有较大的优 势,共军也太小看我们了,何不趁机教训一下共军,捞点便宜,为双十节增光呢?”

想到此,他立即下令:“主动抢位,准备攻击,为党国立功的时候到了!”

6架F—86型敌机立即各自调整方向,恶狠狠地向我二中队的4架飞机扑了过去。

我2中队毫无惧色的迎击敌机。

与此同时,位于后下方的1中队也扑了上去,形成了上下夹攻之势,与敌机展开了激烈 的战斗。

杜凤瑞紧随长机李振川,向左前方的4架敌机弧冲过去。

突然,一架敌机从侧后偷袭来,向长机连开数炮。

“01号,01号,你身后有狼,赶快升高!"杜凤瑞见情况危急,赶紧向长机报告, 同时不顾一切地加大油门调头向敌机起去。

“01号明白!"李振川听了杜凤瑞提醒,一推机头,爬上高空,脱离了险境。

而杜凤瑞却陷入了4架敌机的包围之中。面对4倍于己的敌机,杜凤瑞临危不惧,沉着 应战。

“04号,小心!抓紧摆脱!"李振川发现杜凤瑞处境险恶大声命令他不要恋战。

“04号明白!"杜凤瑞一面回答,一面与敌机周旋起来,他忽而爬高,忽而俯冲,搞 得敌机晕头转向。

“04号!你后面有一只小狼,小心!"李振川见他一时无法摆脱敌机,只好尽可能地 协助他作战。

“04号明白!"杜凤瑞机敏地一推机头,飞机陡然爬上高空,敌机从他腹下"唰"地一 声冲了过去,一梭子炮弹全部放空。

杜凤瑞一个空翻又从高空冲下,一下子就咬住了这架敌机。敌机发现不但没有打着对 手,反而被对手咬住,气急败坏,拼命挣脱。

杜凤瑞死死咬住敌机,加大油门冲了上去,瞄准,开炮,一串串火光直扑敌机,敌机当 即起火中弹,拖着浓浓的黑烟坠落下去。

身经数战的国民党空军中尉飞行员张乃军作梦也没想到自己能被共军击中,这位在空中 飞行达3000小时的蒋军"英雄",只有击落别人的光荣,还从没有被别人击伤的历史,可 这一回,他知道自己碰上克星了。此时,逃命的念头占据了张乃军的头脑,他只好扔掉曾经 给他带来无数荣誉、地位的战机。不顾一切地弃机逃生了。可这位5大队27中队的中尉 “英雄"飞行员刚落地,就被当地民兵生擒活捉了。

“打中了!我打中了!"杜凤瑞对着无线话筒高兴地大声喊叫起来。

“04号,打得好!打得好啊!"李振川兴奋地嘉许道。

这时,敌4号机从杜凤瑞身边飞过,被正在寻找战机的杜凤瑞机敏地捕捉住这个战机, 随即调转机头,紧紧地咬住了敌4号机。

敌4号机驾驶员刚刚目睹杜凤瑞打落张乃军的情景,心有余悸,此时,见杜凤瑞又咬住 了自己,吓得魂飞魄散,调头亡命逃窜。

路靖眼见张乃军这位"空中英雄"被杜凤瑞击落,又一架飞机被杜凤瑞咬住,直气得他嘴 唇青紫,牙根酸疼。他大声命令道:

“各机注意,集中火力,攻击共军04号机!”

刹时间,敌机如一群恶狼,龇牙咧嘴全都向杜凤瑞扑了过来,气势汹汹,企图一口就把 杜凤瑞撕碎。只见高空火光闪闪,炮声隆隆,战斗越来越激烈。

面对敌机的围攻,杜凤瑞全然不惧,他集中精力,穷追敌4号机。结果4号机为了摆脱 困境,四处乱窜,它的行动几次都破坏了蒋军预谋的攻击行动,反而成了杜凤瑞最好的护身 符。

敌人4号机终于跳出战团,加大油门,全速向远处逃窜。

杜凤瑞也熟练地打开加速器,猛力推杆,寸步不离地追击敌人。600米,400米, 300米,敌机在瞄准镜中的投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杜凤瑞恨压心头,喜上眉梢道:

“好小子,你跑不了了!”

他狠狠地按下炮钮。

“咚咚咚!"一阵急速的连发,打的敌机凌空爆炸。原本银白流畅的身躯,迸裂成无数 的碎片消失在浩茫的蓝天里。

就在杜凤瑞向敌4号机攻击的时候,路靖驾机从杜凤瑞的后面冲了过来,对准杜凤瑞, 咚咚咚

杜凤瑞尚未来得及品尝胜利的喜悦,只觉得机身猛丁一震,接着便剧烈地抖动起来。一 块弹迫切进他的额头,几道血流从他的面颊上淌了下来,舱内的浓烟呛得他喘不过气,他知 道,自己和飞机都受了重伤。

“04号!快跳伞!"李振川焦急地呼叫着。

杜凤瑞紧抿着失血的嘴唇,没有回答,他死死地扳握着操纵杆,似乎要用全身的力气拉 住飞机,但飞机还是不听使唤,歪着身子往下跌落。

杜凤瑞顾不得擦一擦脸上的血水,他用颤动的手指,轻轻抚摩了一下站面前的仪表盘, 深情地自语:

“再见了,我亲爱的战友!”

杜凤瑞忍痛跳出了座舱,飞机"轰"地一声在空中爆炸了。

杜凤瑞弹出座舱后,按动按钮,一顶白色的降落伞“砰"然一声在头顶打开了。带着他 徐徐向地面降落。天风如涛,云海茫茫,他觉得苍芒宇宙间仿佛只剩下自己。往下飘落,飘 落。1500米,1000米,800米……眼看距地面只有几百米了,再有几分钟,杜凤 瑞就要重返祖国大地的怀抱,与战友和亲人们团聚了。

就在这时,一架敌机卑鄙地从上面俯冲下来,对准手抚伞绳,只在空中飘落毫无抵抗能 力的杜凤瑞,射出了罪恶的炮弹……

高炮部队的战友们亲眼目睹了杜凤瑞壮烈牺牲的情景,悲愤万分。他们把仇恨全部压入 炮膛,一串串炮弹怒吼着射向敌机,这个残害杜凤瑞的刽子手终于没能逃过人民的惩罚。

在掉头欲逃时,被一团炮弹击得粉碎。

杜凤瑞牺牲了,他的英名永垂千古!

为了继承发扬他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1964年国防部将杜凤瑞生前所在飞行中队命 名为"杜凤瑞中队"。

10月10日的空战,国民党空军的6架F—86飞机被打掉了3架,人民空军损失飞 机1架。但台湾当局为了欺骗舆论,中央社发表消息声称:“在空战中,共击落共军米格— 17型飞机4架,击伤米格—17型飞机两架,与敌机互撞坠毁1架","我机除张乃军少尉 所驾驶的军式飞机1架撞毁共军飞机1架壮烈牺牲外,其他5架都已安全飞回基地。"并绘 声绘色地虚构了张乃军"解救战友"、"奋不顾身"、"壮烈牺牲"的情景。这一编造出来的胜利 消息和空战细节,曾由蒋介石在台北介寿馆主持的所谓"47年国庆纪念大会"上郑重宣告并 引起了文武百官的欢呼。

而此时被杜凤瑞击落后当了俘虏的张乃军通过无线广播向全世界说明了击落被俘的真 相,他沮丧地对新华社记者说:

“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情况时,突然觉得机身猛的一抖,顿时失去了知觉,我醒过来 的时候,飞机失去了操纵,我只好跳伞。”

张乃军被俘后受到人民解放军的宽大待遇,1959年6月30日被释,返回台湾。

自10月10日战斗后,由于国民党空军连遭打击,再也没有出动大数目飞机与人民空 军争夺制空权的能力了。台湾海峡的形势也逐步缓和下来。此后,福建地区的空中斗争形成 了双方对峙的局面。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