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12章


三军激战一江山岛,720名守岛蒋军毙命。毛泽东诙谐地说:“零敲牛皮糖应改为火 烧牛皮糖了。"美联社惊呼:“中共陆海空三军首次联合作战威势惊人。”

一、保卫大上海的"远伸作战”

1954年初春,朝鲜战场上的战火刚刚熄灭,志愿军空军司令员聂凤智,衣带未宽, 战甲未解,随即奉命进驻设于上海淮海路中段的华东军区空军指挥部。

站在大幅军用地图前,聂凤智深深地沉思着。

新中国已经成立5个年头了,祖国的大陆虽然已经解放,但全国的领土尚未统一,台湾 岛,包括东南沿海的岛屿,还在蒋介石匪帮的控制之下。

在新中国的版图上,东南沿海岛屿,就像一串由颗颗宝石镶嵌的珍奇项链,悬垂在祖国 的前胸。舟山群岛是1950年5月解放的。再往南,就是蒋匪帮控制的东矶列岛、一江山 岛、上下大陈岛,而后是福建的马祖,金门岛等等。聂凤智的目光最后久久地停留在上下大 陈岛和一江山岛上。

在中国偌大的版图上,上下大陈岛和一江山岛,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弹丸之地。

但是,聂凤智知道,它已在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的脑子里苦苦地转悠了三年。由于它 和它以南的洞头岛等岛屿都还在国民党的控制之下,因此,不但浙东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受 到威胁,渔民无法出海捕渔,北边的宁波港和南边的温州湾几乎形同死港。而且,福建沿海 城镇的安全和建设都面临着严重的威胁。

要"逐岛解放,统一国土",上下大陈岛和一江山岛应该是第一个夺取的目标。

聂凤智默默地抽着烟,淡蓝色的烟雾在他头顶盘绕。他知道张爱萍已经将第一仗定在打 一江山岛上,聂凤智深感高妙。一江山岛不大,离大陆近,又是在蒋匪控制的诸岛的最北 边,我军等于背靠大后方作战,一切都十分有利。不过,由于有美军海空力量作后盾,蒋军 的气焰一直十分嚣张。他们依仗着船坚机多,不但控制着浙东空域,就连再往北的上海等 地,也经常遭到蒋军飞机的骚扰,既扰乱和平居民的生活,也威胁上海等要地的安全。

聂凤智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军委让他匆匆赶到上海,就是让其为解放浙东沿海岛屿挑 担子。另外还有一个具体任务,按彭德怀副总司令员的话,就是"要保卫大上海,绝对不能 出事!”

他轻轻地坐在沙发上,眼前仿佛还闪动着彭总阴沉的脸和灼灼闪光的虎目。每次交待任 务,下达命令,彭总似乎总是这副铁面无情的面孔。面对这样一副面孔,属将们似乎已感受 到军法的威严和无情,谁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疏忽。

“是啊!要绝对不能出事!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此时,周恩来总理正在日内瓦参加 旨在解决朝鲜和平统一问题,以及印度支那包括越南、老挝、柬埔寨在内的独立、和平等问 题的国际会议。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件外交大事,上海是中国国际影响最大的城市,决不 能让美蒋反共势力在上海弄出什么有损中国国威、军威的事件来。

想到这里,聂凤智对与会同志说:“要遏制美蒋空中的骚扰,就要牢牢把握制空权,夺 取制空权不外有三法:“一、先发制人,摧毁敌方的机场、飞机、油库等空军设施,使对方 飞不起来或没有飞机可飞;二、经过空战消灭敌方力量,压倒对方,击败对方;第三,凭借 自己的绝对强大不战而屈人之兵,使对方根本不敢到你这儿来骚扰。因他们知道,有来肯定 无回。”

聂凤智看了看大家,继续分析说:“从当前的情况看,第一种情况根本不可能,我们的 翅膀没有那么硬,腿没有那么长,根本伸不到敌人的大后方去;第三种情况更不存在,因为 我们的力量还弱小得很,所以,供我选择的方案只有第二个,还得只有靠空中打,只有把他 们打趴下,打破胆,他们才会变得老实起来。”

打,是一门最复杂、最深奥的学问。

聂凤智在仔细地分析了整个浙东上空的敌我态势后,很快拿出了一个"远伸作战"的方 案。

华东军区司令部里,张爱萍正在仔细地听聂凤智在作“远伸作战"方案的汇报。

聂凤智摆出了令人信服的理由:“我的看法是,根据已有的上海防空体系和我军的作战 力量,蒋介石要派大机群大编队进攻上海的可能性不大,但还要以防万一。他最可能的是小 股侵袭,扰乱和平,制造国际影响,而且极可能是夜间偷袭。来与不来,来大来小的主动权 都掌握在敌方手中,因此,无论我们怎样加强防空的火力,增设雷达的数量,我们都陷于一 种被动的、无奈的防御之中,万一有哪一环出了差错,整个防御的链条就可能绷断。”

张爱萍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急切地问:“你的办法呢?”

聂凤智说:“我认为,我们变被动为主动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争取'远伸作战' 的办法。所谓远伸,就是把我们的作战区域和防空体系前移到舟山群岛上空及其以南。

这样,不但可以寻找更多的战机,同时也就把大上海远远地摆到了绝对安全的大后方, 从而达到保卫大上海安全的目的。”

张爱萍听后,站起身来,十分高兴地说:“很好,凤智,我认为,这是一个最有力也最 万全的方案,您可以再把细节多考虑一下,争取在作战会议上敲定。”

“远伸作战"行动实施后,立刻收到了神奇的效果。华东军区把远伸作战的任务交给海 军航空兵和驻杭州、嘉兴一线靠南方的空军部队配合执行后,很快就打得蒋军"空中英雄"们 自顾不暇了。经过几次激烈的血战之后,不但上下大陈岛和一江山岛以北空域完全由我军控 制,天气好的时候,我们的飞机还可以向南伸进至一二百公里的空域,有效地威胁蒋军的海 上运输线。这样一来,不仅使上海的陆空安全有了保障,也使我海陆空三军向一江山岛和上 下大陈岛展开作战的意图得到了更好的保障。

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还没有打响,聂凤智指挥的空战就已经先声夺人,打得有声有色如 火如荼了。

二、东矶列岛空中擒魔

浙东沿海的东矶列岛由高岛、头门山、蒋几岙三岛组成,矗立于台州湾和三门湾的对 面,扼守着海门、石埔航线的要冲,控制着浙东的辽阔海面。

远远望去,东矶列岛这个三岛一体的岛屿,仿佛是一只怪兽,蜷伏在浙东沿海的水面 上,龇牙咧嘴,狰狞可怖,似乎随时都会扑过来咬你一口。

这是一个天然的前沿要塞,要夺取大陈岛、一江山岛,必须首先攻克这个天然的屏障。

蒋介石为了保住大陈、一江山两岛,在这个不起眼的怪岛上投放了大量的兵力。东矶列 岛的守敌,是蒋军一江山地区司令部派出的以王枢为大队长的游击队100多人,有长短枪 100多支,配有无线电台,可与一江山岛之敌保持联系。随时能得到他们的支援,此外岛 畔还经常驻有小型炮艇、大型舰各2—3艘。

东矶列岛上的蒋军利用手中的这些重型武器,张牙舞爪地肆意横行,他们经常以"试炮" 为名,在海面上威逼肆虐,掩护其机帆船截击、抢劫往来商船,封锁我南北海上交通,极大 地破坏我渔民的安宁。

我最高统帅部决策:一定要收回东矶列岛。为解放大陈岛、一江山岛做好必要的准备。

5月8日,军委要求华东军区攻占东矶列岛,登陆后,以适当数量的舰艇,依托东矶列 岛,配合我驻宁波的海军航空兵,掩护守岛部队,打击可能反扑之敌。

前线司令员战前下达命令:“务必全歼东矶列岛之敌,组织严密空防,决不能让敌机窜 到大陈、一江山一线以北。”

5月11日,战斗开始。

清晨,天空积云片片,敌人出动了两架F—47飞机,他们利用云端、云隙作为荫蔽, 采取忽高忽低、波浪式前进的战术手段,抵近至大陈、松门一带,对我防区进行骚扰,偷 袭。

我雷达部队准确地捕捉到了敌人的踪迹。

坐在前线指挥所里的张爱萍司令员,用十分坚决、凝重的语气下达命令:“空军旗飞迎 击!务必将其击落!”

机场上,马达轰鸣。海空某团的两架战鹰呼啸着冲上蓝天。

这是飞行中队长保锡明和飞行员董世荣的长、僚机。

两架米格—15战斗机加大油门,穿过白云和高空的雾层,向战区飞去。

透过云隙,保锡明看到下面山色蒙蒙,烟波浩渺,白茫茫的海面上飘浮着点点渔帆。这 是他第一次带着僚机单独执行战斗任务,心情有点紧张,亦有些激动。

“要坚决拦歼敌机,不能让它轰炸我们的渔场,更不允许它攻击我地面部队和舰艇!”

保锡明默默地沉思着。

两架米格—15飞过渔场上空后,保锡明向僚机下达了命令:

“463号,注意搜索前进!”

“463号明白!"僚机回答。

他们此刻圆睁着虎眼,在茫茫云海中左右搜索,上下翻飞,两眼瞪得发酸,唯恐溜掉了 任何可疑的黑点。

“兔崽子!躲到哪儿去了,怎么还不露头?只要我们在,你们就别想窜过来!"董世荣 心里焦急地叨念着。

保锡明加大油门,指针已接近最大速度了。很快地,他们就飞到了已被我军占据的最南 端的头门山了。

“咦?怎么地面指挥员还叫一直向南飞呢?"董世荣问了一句保锡明。

“是啊,应该发现敌机了,继续搜索!"保锡明回答道。

正在这时,耳机中传来了地面指挥员急促的命令声:

“462,463,敌机已飞到你们前面,发现了没有?截住他们,狠狠打!”

“是!"二人同声回答。

一听说敌机已经出现,两人精神立刻为之一振,两架战鹰加大速度,疾速地向前面冲 击。保锡明看了看下边,松门已远远地落在后面了,前面的天空灰沉沉的,很难分清哪儿是 水,哪儿是天。

在这种情形下想发现敌人是比较困难的。

“敌机就在我们前面,怎么追了3分钟还没有发现?"耳机传来小董不解的问询声。保 锡明当机立断:“463,调头回走按原航线搜索敌机!”

他们立即转身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按原航线搜索回去。

果然,阴云里两架敌机如两个黑色的麻雀正在偷偷飞进。

“462,我已发现了敌机!"僚机董世荣十分激动地报告。

“好,马上投副油箱,准备战斗,我掩护,你攻击!"保锡明简明地命令道。

董世荣驾机照直朝敌机冲去,保锡明的飞机犹如飞鹰一样,尾随在小董的后面,咬住了 敌人的长机。

他猛地把油门前推了一下,见敌机的投影在瞄准具的光环里慢慢的变大片来。

“乖乖!是美国造的F—47型战斗机!”

这是美国比较新型的战斗机,速度快,性能好,火力强,但越是这种吹嘘不可战胜的新 式武器,越能激发我指战员的高昂斗志。

“打得就是这不可战胜的……”

保锡明抓住战机,狠狠地按下了炮钮。

“咚咚咚……!"一串红色的炮弹射向敌机,可惜射偏了一点,炮弹从敌长机僚机之间 穿了过去。虽然没打着,但敌机却被这一通炮给吓懵了,机身摇摇摆摆地失去了平衡,队形 也乱了套。他们妄图摆脱攻击,于是向左偏机逃跑。

正当敌机把机头扭向左侧时,保锡明敏锐地洞察到这个家伙的鬼把戏,他立即大胆地逼 近敌机,紧紧地跟着它,同时不断地向左侧进行瞄准修正。

500米、400米、300米了,"咚咚咚……!"又一串炮弹射出,红光像一团团炽 爆的火焰包围了整个敌机,敌机被命中,但没有被击中要害,摇摆了几下,又向前挣脱飞 逃。

这时,保锡明扑上前去,再次拉近与敌机的距离,猛地按动了两个炮钮,猛烈的炮火像 数十条火蛇一样,向敌机频频送去"死亡之吻"。

这一次,敌机肯定回天乏术了,串串炮弹把原本漂亮的机身打成了一个千孔百疮的漏 斗。可距离太近了,我飞机距离敌机只有五六十米了,再过一两秒钟,就会相撞在一起而同 归于尽。保锡明沉着地猛一拉杆,飞机紧贴着敌机的左上方冲上云天。

他扭过头,喜悦地看着敌机拖着浓烟,带着没有投出的炸弹,歪歪扭扭地坠下海去了。

“轰"地一声,海面上腾起一座十余丈高的浪柱。

“462,注意敌机!"僚机董世荣高声呼叫。

另一架企图逃跑的敌机为了摆脱厄运,不再一味逃窜,而是调转回头,穷凶极恶地朝保 锡明迎头扑来,保锡明想绕到敌机尾后攻击,可就在这当儿,敌机的两个翼尖前缘喷出几道 眩目的火团,敌人为了摆脱困境,抢先朝他射击了。

保锡明突然觉着他的飞机左翼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座舱里立刻充满了刺鼻的黑烟。黑烟 遮盖座舱里的仪表,像起了火似的弥漫着。

“糟糕!我被打中了。"保锡明被浓烟呛得难以喘息。"难道要跳伞吗?不!这架飞机太 珍贵了,祖国需要它,人民需要它,只要还能飞,就要保住它。"保锡明决定要与飞机共存 亡。他果断地打开了座舱盖想换换气。座舱盖"唿"地被强烈的气流刮掉了,一股冷风吹散了 密布在座舱里的黑烟。呼吸顺畅了,顿时觉得大脑清醒了许多。他欣喜听到了发动机正常的 轰隆声。

保锡明立即检查了操纵系统,飞机的主要仪表指示正常,保锡明心里感到十分欣慰。

现在他放心了,不仅要把飞机平平安安开回去,还要再将剩余的那架敌机击落。他赶紧 向四周搜索,敌机没有了,僚机也没有了,好像他们都神奇地消失了,身下大海里只有点点 白帆在慢慢飘移,四周的云絮绵绵厚厚,驮浮着他的飞机。

此时整个天穹海面像从来没有发生战斗一样寂静平和。

他不知道董世荣与敌机的追杀战,已经飞出很远了。

当董世荣发现敌机把保锡明的飞机打伤以后,怒火陡起,猛推油门,以泰山压顶之势扑 向敌机。

敌机看董世荣像猛虎扑食一样朝他冲来,心胆俱裂,吓得赶紧转身驾机逃跑,董世荣猛 追过去,一阵重炮,直打得敌机冒着黑烟向远处逃去。

“返航。"董世荣听到长机微弱的命令。

“462,你怎么样?"董世荣着急地问。

“我很好,返航!"保锡明命令。

保锡明驾驶着受了伤的飞机,平稳地降落在地面上。

地勤员飞也似地围了上来,当大家把保锡明从飞机里扶出来时,只见他的安全带和裤子 上还在冒火星,撕下裤子一看,他的右臂被重机枪弹打掉了一大块肉。血水已经浸透了衣 衫。

“伤的重不重?"董世荣冲过来拨开人群,关切地问。

“没啥!就这胳膊上让疯狗啃了块皮。"保锡明忍住剧痛和胜利的喜悦,风趣地骂了一 句。

敌人遭到了重创,仍不死心。5月19日,又出动了8架F—47型战斗轰炸机,分成 两批向北进犯。13时27分,一批4架出现在大陈、一江山岛上空,企图轰炸我军已占领 的岛屿和海门港口停泊的舰船。

我海军航空兵某师奉命起飞4架,每批8架次,先后两架以高速飞至战区,与敌机作 战。一次攻击就打乱了敌机编队,迫使敌机将炸弹扔到海中,由1200米的高度下滑到3 00米企图逃窜。我军飞行员不顾海面上敌舰艇高炮的射击,给予了敌机以猛烈的打击。

飞行大队长宋国卿一次攻击,就击伤、击落敌机各1架。

空战5分钟,第一批敌机中就有3架被击落,1架被击伤。另一批4架敌机见势不妙, 即向南逃遁。

在战斗中,我指挥员与敌人斗智斗勇,利用无线电佯动之手段,迷惑敌人。当时我歼击 部队还不具备低气象条件下的升空作战能力。为使敌人弄不清我实际的作战力量,又考虑到 敌已遭到我多次打击而丧失战斗意志的情况,于是,当我机因气候恶劣不能起飞时,便巧妙 地采用了无线电佯动的办法,起到了吓跑敌人的作用。

有一次敌机窜到南鹿岛,我地面指挥员通过无线电通信,下令假期飞,实施假引导,敌 机果然中计,以为我战机升空,仓皇逃跑了,这样搞了几次,都十分奏效。

5月15日,我军集结在白沙滩一线,严密封锁消息,准备收复东矶列岛。

中午,空中突然飞来4架敌机,正碰上我进岛部队集结待命,我空军的两架米格—15 立即升空,一阵激战,我军击落敌机两架,余下两架望风而逃。

这时,正赶上渔汛,白沙湾海面上千帆万船都在捕渔作业,渔民们毫无惧色,神情悠然 地目睹我空军空战获胜的场面,乐得嗷嗷直叫。那架势真比在足球场上看精彩的球赛还热闹 十分。

突然,像一阵台风猛刮过来似的,渔民们不约而同丢下鱼网,大声叱喊着,奋力摇橹向 空中坠下的一个黑点包围了进去,那股蜂拥争先的劲头,简直像狂奔猎食的猛虎。原来一名 蒋军飞行员弃机跳伞。刚掉到海里,就被渔民的七八张鱼网层层网住,渔民们押着战利品兴 致勃勃地收网了。

当天夜里,我军化装成商船队登上东矶列岛,一枪未放就占领了该岛,正在赌钱、嫖妓 的敌兵被我军全部抓获。

有敌人的电台上,我军截获了大陈岛敌人发给台湾的电报,驻岛匪首刘廉一惊呼:“共 军一个师先我占领头门山岛!

东矶列岛已经失守……”

看到这一电报,我官兵欢笑着说:“用不了几天,他又该惊呼,大陈岛失守了……”

三、蒋军两巨舰海底喂鲨

为了尽快解放浙东诸岛,实现祖国统一的宏愿。1954年8月底,毛泽东亲自签署中 央军委命令,成立浙东前线指挥部,任命张爱萍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凤智为副司令员, 并由聂凤智负责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统一指挥。在统一的指挥下,陆、海、空三军联合渡海 登陆作战的序幕就要拉开了。

9月,浙东前线指挥部作战室。

在陆、海、空军参战部队指挥员参加的作战会议上,张爱起司令员细心听取了各种作战 方案的设想后,宣布了前指的决定:

“渡海登陆作战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夺取战区制空、制海权,掩护参战三军进 行战前训练,同时创造孤立、围困、封锁大陈岛国民党守军的战场条件;第二阶段为实施渡 海登陆作战阶段,空军航空兵要出动15个大队和1个夜航中队支援陆军实施登陆。”

11月1日,当寒冷的气流笼罩大地的时刻;"哒哒哒!"3发红色信号弹拖着3条红色 光带飞上了天空。

第一阶段实施围困作战的方案开始展开了。

我轰炸机、强击机组成庞大的统一编队,像一群展翅天穹的雄鹰,黑压压地出现在大陈 岛、一江山岛的上空。

瞄准镜里,大陈岛、一江山岛上敌人的重要军事目标和来自台湾的锚泊敌舰,都陷入我 军炮火的笼罩之下。

11月1日至4日,我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发挥了极大的威力,多次给敌人以重创:

共出动轰炸机112架次,投弹1154枚,大陈岛和一江山岛的蒋军陷入惶惶不可终 日的极度恐惧之中。

11月3日,大陈岛蒋军连发数电,请求台湾当局火速给予支援。

当夜,台湾,台北士林官邸。

为应付大陈岛、一江山岛出现的紧急局势而召开的高级军事会议,已经持续整整4个小 时了。

蒋介石一身军便服,端坐在正中的座椅上,阴沉着脸,毫无表情地倾听着手下诸将们的 侃侃而谈。此时他心情极坏,他完全没有想到,用最先进的军事装备和设施层层武装起来的 大陈岛和一江山岛,在短短的4天间,就被中共军队炸得几近瘫痪。他对自己的部下极为不 满,对大陈、一江山岛上的守军将领更是气怒万分。

“娘希匹,只知道呼救,不知道反击。"他恨恨地站起来,嘟噜了一句后,转身离去。 这使得在座的总参谋长陈诚、"国防部长"俞大维等面面相觑。

总统发怒了,必须赶紧策划一个应急之策。

会后,"国防部长"俞大维,"副参谋总长"余伯泉协同美军事顾问团副团长麦克唐纳乘飞 机秘密飞赴大陈、一江山岛视察,研究出一套加强防守伺机反击的战法。

两军更大规模的空战和海战,围绕这片岛屿展开了。

在我空军举行的庆功大会上,张爱萍和聂凤智两位司令员为11月1日至4日给敌人重 创凯旋归来的航空兵戴上鲜艳的大红花。

1955年1月10日,浙东沿海地区刮起了大风,海上卷起了汹涌的波浪。蒋军军舰 无法出航,只好停泊在大陈岛的港湾里。

这些蒋军军舰,经常抢劫我海上渔民,炮击沿海岛屿和城镇,并公然拦劫来往于我国海 域的世界各地的贸易船只。其中一艘坦克登陆舰"中权号"是1946年美国总统杜鲁门赠送 给蒋介石的,另一艘"太和号"是大型护卫驱逐舰。这两艘军舰自恃防空火力强、航速快、技 术性能高,经常主动出击,对我航线构成严重威胁。因此,拔掉这颗"眼中钉",已属当务之 急。

一江山岛位于大陈岛西侧,成为一个天然的门户。在这个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小岛上,盘 踞着1100名蒋军,火力配备很强。这个地区气候十分复杂,每年一二月间通常只有五六 天好天气。要炸沉敌舰,只有出岂不意利用恶劣的海上气候条件,隐蔽出航,飞越一江山岛 这一天然屏障,才能一举成功。

今天,浙东沿海海面上巨浪滔天,敌舰龟缩在大陈岛港湾内,正是出击的天赐良机。

聂凤智司令员得到确切的情报后,果断命令飞行大队:

“抓住战机,停止训练,立即出航!”

刚从靶场归来的飞机,又挂满炸弹,重新滑向起飞线。

12点35分,副部队长张伟良率领轰炸机群起飞了。为了不惊动敌人,无线电通信保 持静默。机群在低空编着排好的战斗队形,护航的歼击机一对对伴随在轰炸机群四周,向着 大陈岛悄然飞去。

狂风海浪似乎为机群壮行。敌人满以为这样恶劣的天气,我机是不会出动的,因此港湾 内敌舰的对空警戒十分松懈。他们哪里想到,我轰炸机群如同一柄柄神剑迎着强劲的海风, 掠过翻腾的海浪,向他们的头顶袭来。

机群到达航线上最后一个作为飞行目标的小岛上空,一江山岛已被甩在身后,大陈岛近 在咫尺。低空隐蔽飞行已没有必要。张伟良在无线电中命令:

“爬高!准备攻击!”

一架架飞机从低低的海面很快升高到2800米至3000米间,好像从海浪里站出一 支"奇兵",突然出现在大陈岛前沿。

张伟良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大陈岛港湾,搜索敌舰停泊的确切位置。

“发现目标没有?"他向领航主任蔡之臣询问。

“没有。"回答的声音显然也有些焦急不安。

“仔细搜索。要尽快发现目标!"张伟良命令。他知道,最重要的是缩短发现目标的时 间,现在整个机队都处在敌人防空炮火的区域之中,应在敌人作出动作之前实施集中猛烈的 轰炸。

整个机群大睁着眼睛在大陈岛湾四下搜索。

只过了短暂的一霎,各机组几乎同时向张伟良报告:

“发现目标!发现敌舰!”

张伟良也发现了目标:在大陈岛港湾内靠山背的一侧,停泊着两艘大型军舰和几艘小型 舰艇。敌人为了躲避大风,藏在港湾深处的3号锚地和5号锚地,极其隐蔽。

张伟良立即下命令:

“一、二大队轰炸3号锚地!三大队轰炸5号锚地。行动要快,得手后迅速返航!”

“明白!"大机群立即分为两段,像两把铁锤,迅猛地向两个停泊地砸去。

此时,敌人清醒过来,终于发现了空中的目标,慌忙披挂上阵。凄厉地警报声响成一 片,港湾内乱成一团。军舰上的高射炮开火了,大陈岛地面的高射炮群也慌不择路地把一排 排炮弹射向天空。

张伟良已经紧紧盯住停泊在3号锚地的"中权号",他驾机稳稳地进入了轰炸航线。

“中权号"的末日到了。

蔡之臣凝神气息盯着轰炸瞄准具。

“向右两度!”

张伟良用脚极熟练地蹬了一下舵盘。

“再向左半度,好!保持!保持!”

“中权号"笨重的投影已压到瞄准具的纵座标线上,迅速滑向"十"字花的中心。当这两 个中心重叠的一瞬,蔡之臣按动了投弹电钮。

一颗颗下落的重磅炸弹,在空中发出咝咝的尖啸。

接着,在靠近军舰的海面上,冒起了两根高高的白色水柱,只见军舰的头部火光一闪, 骤然腾起团团浓烟。

“命中舰首!"蔡之臣高兴地喊。"再来,把它打到海底喂鱼。"飞机一个漂亮左旋,又 准备进入新一轮的攻击。

“中权号"如同醉汉在海水里晃动起来,它想逃跑,可是在这狭窄的港湾里,根本没有 它的藏身之地。它只能拖着庞大沉重的身躯,等待着上帝的安排。飞在张伟良后面的宋宗周 机组,又狠狠地投下一批炸弹,这一轮攻击,准确地炸中了"中权号"的中部和尾部。

烈火吞没了"中权号",庞大的舰身渐渐没入海底。舰上刚由台湾运来的汽油、弹药,一 部新式美制雷达设备和大批军用物资,都在烈火中燃烧、爆炸,整个大陈岛港湾灿如白昼, 变成一片火海。

此时此刻,地面指挥所的同志们听到前方的报告,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炸得好!炸 得好!这下掏到敌人的心窝子里了。”

“蒋介石一定气得发疯。”

“哈,艾森豪威尔也会大丢脸面……”

在一、二大队炸沉"中权号"的同时,由副团长宁福奎带领的三大队,也在5号锚地上, 炸伤了"太和号"护航驱逐舰。

同一天,强击部队还击伤了小型敌舰3艘,其中刘建汉对停泊在大陈大沙头以北锚地的 敌"衡山号"舰,实施轰炸时,准确命中炸弹3枚,使这艘敌舰受到重创,基本报废了。

在封锁敌岛之战中,聂凤智司令员共组织出动各型飞机297架次,取得了击毁击伤蒋 军舰5艘的胜利,在我军空军的沉重打击下,敌人再也不敢在大陈岛海面上胡作非为了。盘 踞在大陈、一江山岛之敌龟缩在永备工事里,已成为瓮中之鳖,我军胜利地完成了从空中围 困、打击踞守之敌的任务,为解放一江山岛渡海作战,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

至此,三军联合登陆解放一江山岛战役第一阶段的准备工作已告完成。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四、我军第一次陆、海、空立体作战大展雄威

1955年1月17日,张爱萍在电话中向北京总参谋部陈赓副总长详细报告了1 8日对一江山岛发起攻击的作战方案及部署,并请示中央军委做出最后决断。

陈赓副总长随即向正在中央政治局开会的彭德怀部长进行了汇报。

彭德怀在休息室接到电话报告后,又立即将这个情况报告给正在主持会议的毛泽东、刘 少奇主席,并呈周恩来总理阅示。

毛泽东、刘少奇和周恩来聚在一起,简单地商议后,决定让彭德怀定下决心。

彭德怀当即回电表示同意张爱萍司令员的全套方案。

1月18日,张爱萍来到海门。凌晨,他和一个参谋带了测风仪,攀上头门最高的山 头,随时观察气象变化情况。

黄朝天副军长向他汇报了部队准备情况。大战在即,张爱拼命令王德参谋长再次向北京 报告:

“三军都已进入作战位置!解放一江山岛战役准时开始。”

上午8时,张爱拼命令:

“总攻开始!”

空指司令员聂凤智立即向空军下达了起飞的命令:

“开始攻击!”

马达轰鸣,一架架雄鹰飞向蓝天。

这是我军战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空袭,共有轰炸机3个大队27个架次,强击机两个大 队16个架次,他们混合编队后对一江山岛之敌实施了空前猛烈的火力轰炸,同时另外3个 轰炸大队对大陈守敌指挥部和炮阵地进行轰炸。

在前线指挥所里,用望远镜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江山岛上被炸弹激起的浓烟和一团团明明 灭灭的火光。

隆隆的爆炸声,弹片横飞的尖啸声,划着冰冷的空气清楚地传来,一江山岛沉浸在一片 硝烟弥漫中。

我轰炸机、强击机依次俯冲而下,又冲腾而起,对敌岛实施第一轮毁灭性的打击,共投 弹127吨,完成了对一江山守敌的第一次航空火力准备。与此同时,我轰炸机、强击机又 对大陈岛敌指挥部和雷达站进行轰炸扫射,使敌机通信联络中断,指挥失灵。

湛蓝的大海上,波譬如镜,一碧万里。我100多条登陆艇和各种舰船,正以严整的防 空队形,向战役展开地域进发。

张爱萍庄严地站在头门山的高阜上,一边用望远镜观察着海上整个战斗的进程,一边开 玩笑地对站在一旁的王德和登陆指挥所司令员黄朝天说:

“这哪像在海上打仗,简直像在西湖里划船嘛!”

他看了看怀表,毅然挥手命令:

“命令炮兵实施破坏性射击!”

话音刚落,数百门各式火炮齐鸣,吼声响彻海天,1.2万多发炮弹,分7次准确地射 向一江山岛。

敌人炮兵开始还击了。

密集的炮火向我海上排列有序的舰队打来。只见登陆舰艇旁火柱冲天,黑烟翻卷,有几 发炮弹炸得舰艇不断摇晃,一艘登陆艇的甲板中弹后起火。

张爱萍果断命令道:“给轰炸机大队发报,让他们重点攻击大陈岛的炮兵阵地!”

天空中,轰炸机群迅速执行命令,调转机头向正在逞威的大陈岛敌炮兵阵地进行压制性 轰炸,在十多分钟的地毯式轰炸中,大陈岛的敌炮兵变成了哑巴。

看到岸上的敌炮群被炸得人仰马翻。我登陆部队的官兵都欢呼起来,有了制空权一打起 仗来就是痛快。

14时15分,张爱萍从望远镜中看到,我军的第一面红旗已插上一江山岛的190高 地。

我军首次陆、海、空联合兵种渡海登陆战,不到3个小时就结束了全歼敌守备司令以下 1086人,其中击毙519人,无一漏网。

至此,"固若金汤"的一江山岛被我解放军的铁拳砸开了。

战斗结束后,张爱萍、聂凤智立即向中央军委汇报。

毛泽东看到来自浙东前线的电报后,动情地说:“好,打得好!三军都打得好,看来要 打现代战争,就不能没有空军、海军这两个东西,这是好东西,是我们的宝贝哟!"他沉吟 片刻,又笑着对周恩来说:“嗯,以前我有句话叫零敲牛皮糖,我看哪,今天该把'零敲牛 皮糖'改为'火烧牛皮糖'了。”

毛主席身边的人都开心地笑起来,笑得流出了泪水。多少年来,飞机、大炮、军舰、坦 克,一提起这些吓人的重武器,都是属于敌人的,可今天,我们有了自己强大的空军、海 军。今后打仗,陆军兄弟再不用孤军作战了。

第二天,美国合众社援引在台湾《中央日报》上刊发的消息说:

“中共第一次陆海空军联合作战,是经过周密策划的,而且执行得很好。今后中共的军 队将是一支可怕的力量。"当晚,台湾的广播电台哀痛地宣告:

“一江山岛720名忠义守军虽经浴血奋战,终因敌众我寡,最后全部壮烈殉国,为 此,蒋总统特向西天遥相祭拜,以慰英灵……”

3天后,张爱萍将军乘登陆艇踏上一江山岛,面对苍茫大海,辽阔长天,不禁思潮奔 涌,诗兴大发,遂咏《沁园春》词一首。诗意瑰丽,气势豪迈,堪称千古绝唱。

东海风光,寥廓蓝天,碧波卷狂。看骑鲸破浪,风掣电闪;雄鹰队队,云击翱翔。万箭 启发,强弩鸣镝,列阵三英蹈金汤。锐难挡,那制高点上,红旗飞扬。

遥望大陈、一江,雷声震浓烟冲火光。忆昔诺曼底,西西里岛,冲绳大战,何须彭簧! 固若磐石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