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06章


朝鲜战争爆发,斯大林在最后的时刻,不同意苏联空军入朝参战。空中"拚刺刀",年轻 的人民空军首次与美军空战,大获全胜。一场中美大空战拉开了序幕。

一、蒋介石拚命捞到了一根稻草

1950年6月25日清晨,中国台北。

蒋介石像往常一样,清晨6点整齐床,身着一身他最喜欢穿着的中国传统式长袍马褂, 散步以后,坐在了餐桌旁。

这位曾经统帅过全中国的人物,在个性和思想上,保持着标准的中国人的风范,而无西 化气息。

他的早餐依然像往常那样,一碗米饭,几样小菜,还有一盘蔬菜汤。蒋介石拿起筷子, 开始就餐。

“父亲,早上好!”

蒋经国一反常态地快步走了过来,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在了蒋介石的面前。

蒋介石用筷子把文件夹轻轻地推了一下,眉头皱了皱,他心里埋怨蒋经国不该在他吃早 饭时送文件来。

“父亲,第三次世界大战要开始了!"蒋经国兴奋地把文件拿起来,呈到蒋介石面前。

“噢?"蒋介石放下饭碗,接过文件夹看着里面的一份简报。

这是一份情报简况,在里面只讲到朝鲜南北发生战争,可能美国也要介入等等。

“好!"蒋介石高兴地站起来,危殆中的台湾,出乎蒋介石的意料,降临了转机,这转 机到来的如此及时,真使蒋介石惊喜交集。

“经国,朝鲜半岛还有什么消息吗?"蒋介石急切地问。

“目前知道的情报比较零乱,我已经通知我国驻南朝鲜大使,要他尽快报告详情。"蒋 经国回答。

“好!好!"蒋介石饭也不吃,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深夜10点,蒋经国把一份台湾政府驻南朝鲜大使邵毓麟的首次报告,呈给了蒋介石。

令蒋介石望眼欲穿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显露端倪。

邵毓麟的报告详细地分析了朝鲜战争的情况,深得蒋介石的赞赏。邵说:“韩战对于台 湾,更是只有百利而无一弊。

我们面临的中共军事威胁和友邦美国遗弃我国以及承认匪伪的外交危机,已因韩战爆发 而大变,露出一线转机,中韩休戚与共,今后韩战发展如果有利南韩,亦有利我国,如果韩 战演成美俄世界大战,不仅南北韩必然统一,我们还可能由鸭绿江从东北重返大陆。如果韩 战进展不顺而不利南韩,也势必因此而提高美国及自由国家的警觉,加紧援韩决不会使国际 共党渡海进攻台湾了。”

当天晚上,蒋介石又收到了李承晚由其驻台湾的大使面交的告警求援急电,他当即向李 承晚发电声援,表示将采取有效步骤对南韩进行援助。

6月25日夜11时,台北阳明山蒋介石"总统官邸"。

蒋介石召集的紧急军政会议正在召开,出席人员有陈诚、谷正纲、黄少谷、张道藩、张 群、雷震、张其昀、吴国祯、俞大维、叶公超、何应饮、周至柔、孙立人、王叔铭、桂永 清、蒋经国、黄镇球、彭孟辑等。

会议结束前,蒋介石宣布:“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地区从6月26日零时期,全面 进入紧急备战状态。实行宵禁,停止三军官兵的休假和外宿。加强海空巡逻、防空和民防措 施,52军和13师共33000人准备出兵朝鲜,直接参战。同时,通过外交程序向美国 总统杜鲁门提出台湾出兵朝鲜的建议。”

6月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公然宣布出兵朝鲜,并在声明中涉及到台湾。 声明说:“鉴于共产党军队的占领台湾,将直接威胁到太平洋区域的安全,并威胁到在该区 域履行合法而必要之活动的美国部队,因之,本人已命令美国第七舰队防止对台湾的任何攻 击,并且本人已请求台湾的中国政府停止对大陆的一切海空活动。"美国对台湾的政策发生 了明显突变,由"弃蒋"变为"保蒋",既支持蒋介石统治台湾,抵制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中国 领土台湾,又阻止蒋介石在台湾的军队向大陆攻击,实际上是冻结台湾海峡的形势,以便使 西太平洋局势得到稳定,美国可以集中力量用于朝鲜战场。

当晚22时,台湾所谓的"外交部长"叶公超向杜鲁门派往台北的特使斯特朗面交复示, 同意与美合作。

两天以后,美国第7舰队的6艘驱逐舰和两艘巡洋舰开进台湾海峡游弋。美国在公然干 涉朝鲜内政的同时,也公开干涉中国内政。

美国入侵朝鲜,侵占我国台湾,构成对中国的侵略,中国当然不能置之不理。朝鲜战争 爆发后的第四天,即6月28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号召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国的任何挑衅。同时,周恩来总理就美国总统杜鲁门6月27日的 声明发表声明,谴责美国侵略朝鲜、中国台湾和干涉亚洲事务的罪行。

6月29日,美军远东司令麦克阿瑟从朝鲜前线视察回到日本,急电杜鲁门,主张动用 蒋介石的52军,而不急于使用在日本的美军两个师。

白宫,美国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内。国务卿艾奇逊用一种歇斯底里的神情提醒约翰逊和 布莱雷德等。

“你们一定要注意中共周恩来6月28日声明所包含的严重性和蒋介石关于援助南朝鲜 声明发表后在西方盟国中所引起的震动和惊愕。”

艾奇逊大声说道:“中共的声明不只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威胁,而且是他们打算干涉出兵 的预兆。如果蒋介石的军队开进朝鲜打击北朝鲜共军,毫不怀疑,中共必将加倍地进行还 击,这样一来,朝鲜战争马上会扩大,局势的发展也必然难于控制,其结果不仅美国将要深 深地陷进去,而且会把我们的盟友吓跑。”

蒋介石出兵朝鲜的企图终于在艾奇逊的阻挠下,于6月30日被杜鲁门最后否决。

9月15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亲自指挥7万美军在200多艘舰艇和500 多架飞机的支援下,在朝鲜仁川登陆。

北京的最高统帅部面临严峻的选择。

中国与朝鲜,唇齿相依,毛泽东在一次高级会议上说:

“别人危急,我们站在旁边看,怎么说,心里也难过。”

经历了22年战争生涯的毛泽东,闭门谢客,整整思考了三天三夜。派谁领兵出战,才 能打败这个号称世界第一,而又从来没有真正较量过的敌人?毛泽东反复思索着。

突然,有两句诗横空飞来。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9月17日,毛泽东和中央几位领导商量决定,尽快派飞机把彭德怀接到北京。

9月26日,美军攻占汉城。

9月29日,美军与南朝鲜军队抵至"三八"线附近。

9月30日晚,金日成首相召见中国驻朝鲜大使倪光亮和参赞柴军武,当面提出:“希 望中国尽快派集结在鸭绿江边的13兵团迅速过江,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反击敌人。”

10月1日,麦克阿瑟又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朝鲜人民军 放下武器停止战斗,无条件投降。”

金日成首相和外务相片宪永鉴于麦克阿瑟发出最后通牒威胁的情况,在10月1日当天 联名给毛泽东主席发来急电称:“……在敌人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情况下,急盼中国人 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我们谨向您提出以上意见,请予以指教。”

这封紧急求援的电报,迅速送至北京中南海毛泽东的办公室。

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彻夜未眠。

10月2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我们决定用志愿军名义派部分军队至朝鲜境内和美 国及其走狗李承晚的军队作战,援助朝鲜同志。”

当时,我国的空军还未成形,美国掌握着制空权,出兵朝鲜要取得苏联的支持和援助。

事情紧急而机密,周恩来只带了师哲和他的机要秘书康一民,于10月8日从北京出 发,飞抵莫斯科。

在黑海边的阿德列尔,斯大林的休养地。

斯大林同意:“中国可以出动一定数量的兵力,我们供应武器装备。"同时允诺,在作 战时苏联可以出动一定数量的空军作掩护。

10月14日,斯大林考虑再三,又推翻原来的协议,不同意出动苏联空军支持、援助 中国人民志愿军。但话不好说,他只能推说苏联空军还没准备好,不能出动。

毛泽东高瞻远瞩,权衡利弊,毅然作出了历史性的决策,不管有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 我们仍按原定计划出兵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的率领下,雄纠 纠,气昂昂,从安东、长甸河口和揖安等地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北部地区,与朝鲜人民军 一起向美国侵略军作战。

一场史无前例的中美大空战在朝鲜上空同时打响了!

二、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制敌妙计

1950年10月底,北京的大街上挂满了抗美援朝的大标语,高大建筑物上插满了红 旗,在劲风中徐徐飘动。自从党中央做出志愿军入朝作战的决定之后,全国人民热烈响应, 人人要为抗美援朝出一份力。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乘坐一辆吉汽车,从东长安街开了过来,他要马上赶到空军司令部去 开一个紧急会议。路上围了一大堆人,路边立了一个标语牌,上面画了一架大飞机,底下有 一行字,捐钱为志愿军买飞机。许多行人走到这里纷纷掏钱,投到对面的一个箱子里。刘亚 楼被深深地感动了,空军刚刚建立,还没有打仗,就得到人民的如此厚爱,使他更加感到身 上的担子格外沉重。

当他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偌大的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大家还在议论着刚才看到 的大街上捐钱买飞机的新闻。

刘亚楼对副司令员常乾坤说:“老常,开会吧,先把情况介绍一下。”

常乾坤打开了文件包:“根据刚刚得到的情报,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上,已经投入了1 4个联队,其中两个战斗截击机联队,8个轰炸机联队,1个海军航空兵联队,3个舰载机 联队,各种作战飞机1100多架。他们的飞行员全部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其中不 少是王牌飞行员,一般飞行时间都在1000小时以上。另外南朝鲜的空军还有100多 架。我们现在准备入朝的是刚刚组建的两个航空兵师,1个轰炸机团,一个强击机团,总共 有飞机200架。以后还会有增加。”

刘亚楼扫了大家一眼说:“敌我双方的兵力悬殊很大!这个仗该怎么打呀?"会场上没 有人说话,大家都看着刘亚楼。

刘亚楼接着说:“我刚刚接到了彭总的电话,他说我们主要是步兵,坦克和炮兵也不 多,一入朝就尝到了敌人飞机轰炸的滋味,天天在头上嗡嗡,不好受啊!志愿军司令部要求 我们空军要马上开赴前线,支援地面部队与美军作战。”

会场上一下子就开了锅,大家一致提出要尽快入朝作战,不能等练好了再打。只能是边 打边练,边打边建。

常乾坤说:“敌多我少,不能零零散散地打,那样东一架,西一架,我们就没有了。”

“是啊,兵力强大的敌人都喜欢我们和他们拚消耗,不能上这个当!”

“在正式参战之前,还要进行一定的训练,要积蓄力量,握成拳头!”

刘亚楼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们至少一次可以出动100到150架,狠狠给敌人一 个打击!”

大家一致同意这个作战方针。刘亚楼马上组织人员写出报告上报党中央。

11月初,中央军委任命,中南军区司令员刘震先任东北军区司令员,下一步再任志愿 军空军司令员。

11月4日,刘震司令员走马上任,刘亚楼司令员在北京与他进行了认真的商谈。刘亚 楼说:“老刘啊,空军打仗是个新事物,这就要求我们边学边干了,要尽快把指挥打仗这一 套学到手啊!”

12月4日,毛泽东看到了空军的报告,当即在报告上批示:“刘亚楼同志,同意你的 意见,采取稳当的办法为好。”

毛主席和党中央批准了空军的入朝作战方针,下一步重要的工作是向朝鲜境内机动的问 题了。

1950年12月,沈阳火车站。一台台蒸汽机车在风雪中冒着白气,雪片一层压着一 层,整个车站在风雪中变成了朦胧一团,只见两条黑色的铁轨伸向远方……

刘亚楼司令员从车上跳了下来,他身披黄呢子军大衣。对东北的大雪地他是很熟悉的, 当年在四野的时候,几次大仗都是在大雪地里打胜的。

刘亚楼走到了一辆黑色轿车前面说:“你们通知北陵飞机厂的熊焰厂长,叫他马上到我 这里来。”

随行的参谋跳上旁边的吉汽车开走了。

“真是风雪军情急啊,一看到大雪天,就想到了打仗!咱们也走吧。"说完他坐到了车 里。汽车呜呜地开出了沈阳车站。

等刘亚楼司令员的汽车开到宾馆的时候,北陵飞机修理厂的厂长熊焰已经在房间里等候 他了。

“熊厂长,你可真是兵贵神速啊!”

“你这个司令员已经是火上房了,我不急行吗?”

两人边握手边笑了起来。

1946年在东北联军的时候,刘亚楼曾兼任过几个月的东北联军航校的校长,那时候 飞机没有汽油,急得刘亚楼到处求援,航校那时就派出熊焰到哈尔滨酒精厂当厂长,用酒精 代替汽油。所以他很清楚刘亚楼的急脾气。

“不急不行啊!老美的飞机已经到了家门口了,我这个空军司令员两手空空什么也没 有,让我拿什么和它打?"刘亚楼边说边坐到沙发上。

“彭总在朝鲜来过多次电话,两次战役打得不错,可是老美的飞机也太猖狂了,咱们不 能老吃亏啊!你们的担子很重啊!”

“司令员,我们全厂上下也是憋着一股劲啊!”

“上个月周总理到苏联去,跟斯大林要飞机,斯大林一狠心才给了100架,你们工厂 都接到了吧?”

“接到了,正为这事忙呢,已经运到了3批,全厂一连干了好几天了……"这时候刘亚 楼才注意到熊焰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我们已经装出几架了,马上就要交给部队。”

“要抓紧时间装,空军马上就要入朝作战!不过现在还有一个紧急任务没有着落,我就 是为这件事来的。”

熊焰一听刘亚楼的话顿时就明白了:“是不是为飞机副油箱的事?”

“正是这件事。苏联给的这100架飞机没有副油箱,怎么打仗!”

飞机的作战空域很大,有时离机场好几百公里,再加上在空中飞行的时间,仅靠飞机机 体内的油箱是远远不够用的。

现代飞机有空中加油机,那时没有空中加油,所以一般是在飞机机翼下面加上两个可活 动的油箱,这就是副油箱。当飞机起飞之后,飞行途中全都是使用副油箱里的油料,一旦投 入战斗,为了减少飞机的重量和阻力,便扔掉副油箱。所以空战中副油箱的消耗是很大的。

“和苏联方面要了好几次,人家就是不给。一会儿说没有车起运不过来。一会儿又说批 量不够。我看咱们不能再等了,自己造!你看怎么样?”

“司令员,咱们自己来做,我就不信做不出来!"熊焰信心十足地挥了一下手。

刘亚楼面色严峻:“造这批副油箱困难不小啊,苏联没有给我们图纸,也没有给我们造 副油箱用的铝板,我手上有的只有一副苏联飞机上正在使用的副油箱,你拿去照葫芦画瓢 吧,不过用什么材料画,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给你们3个月,不管拿什么做能装油就行,你给我造出3000个副油箱,要是造不 出来,飞机入朝打不了仗,彭总是要骂娘的,毛主席怪罪下来,那事可就大了!”

“司令员,放心吧,我给你立下军令状,造不出来军法从事!”

“军中无戏言,那我就代表志愿军空军先谢谢你们了!”

刘亚楼用力地握住了熊焰的手,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说了一句:“记住,3个月,我听 你们的好消息!”

回到厂里,天已经黑了。大家看到厂长回来,"呼啦"一声全围了上来。

“熊厂长,有什么任务?”

“厂长,是不是又来新飞机了?”

熊焰哪顾得上回答,他把党支书和副厂长、技术股长召到了一块。

“同志们,我刚才见到了刘亚楼司令员,我们的空军马上要入朝和美国鬼子作战了!" 大家一听都齐声欢呼起来。

“好了,好了,交给我们的任务是马上做3000个副油箱,可是现在没有原料,也没 有图纸。”

众人一听都傻眼了,顿时大眼瞪小眼。

这个飞机修理厂,进城之后,修飞机还是装装拆拆。从苏联来的飞机也是把散件照着图 纸装起来,听说要做副油箱,一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先把图纸画出来再说!"熊厂长说。

于是,几个技术人员连夜找到了苏联飞机上的副油箱,大卸八块又量又画,画出了实物 图,可是原料到哪里去找呢?

有一个工人说:“我们老家小贩子卖油的大篓子,又轻又结实,咱也搞一对试试?”

对这个大胆离奇的建议,领导还是马上定下了决心,立刻试制。

有人用白铁皮做成了架子,还有人找来了"马粪纸",有人到村里去找猪血,越多越好, 当地的农民认识这是飞机厂的人,可是要这么多鲜猪血干什么?问了半天,来人只是板着脸 说:“军事秘密!”

一听猪血成了军事秘密!更没有人敢问了。

“马粪纸"在猪血中浸泡成了猩红色,一张一张地捞出来包到了架子上……

工人双手血红,个个像是杀猪的,可是大家干得很起劲。

中国民间原始的油篓子生产手工艺,成了中国飞机副油箱的试验工艺。

几天之后,一对油篓子式的飞机副油箱已经全部晾干了,外边又上了一层银粉。看上去 十分精致。

现在只有最后一道工序了,就是装油负重,当然一开始是用水代替的,当成桶的"油"装 进纸糊的副油箱时,油箱慢慢地开始变形了,紧接着"哗啦"一声裂开,"油"四下流开了…… 试验失败了!

大家马上就明白了,"马粪纸"强度不够,那就用白铁皮做,工人把白铁铺到架子上,上 面再钉上铆钉,对那些有缝的地方,再用锡一点点焊死。然后进行了装油、耐压和振动试 验,结果全部合格!

全厂上下一片欢腾!

可是,熊厂长还不放心,又派人将这对土副油箱送到了安东机场,装到了苏联飞机上, 由苏联的飞行员进行了飞行试验。

苏联飞行员飞完之后,连连伸出大姆指:“顶好,顶好,没有问题!”

下一步就是大批量生产了,可是上哪里去找那么多工人?

熊厂长想到了打"洋铁壶"的手工匠。

第二天,沈阳的大街小巷都贴出了大量招收"洋铁壶"手工匠的布告。

负责招收工人的,不但有工厂的技术人员,还有公安二处的谢海全处长。

老百姓知道这是飞机厂在招工,知道和制造飞机有关,也是和抗美援朝有关系,人民群 众的爱国热情一下子就高涨起来,许多焊铁壶的老工人,背着工具赶到了工厂,只要看一看 那满手的老茧和精细的技术,就肯定不会是坏人,但是,为了保密,公安局还是派专人对工 人进行审查,并有专人驻厂负责保密工作。

3个月过去了,工人们克服困难造出了3027个副油箱,按时送到了空军部队。

1951年3月,在北京一次宴会上,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为熊焰满满地倒了一杯酒,他 兴奋地高高举起:“为你们打了个漂亮仗,为咱们中国的土副油箱干杯!”

熊焰笑了,他痛快地喝下了这杯酒。

从此,朝鲜战场中国空军的战斗机上,挂着白铁皮做成的土副油箱,与美军空军展开了 大战。

1951年3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部、政治部在辽宁安东宣告成立。刘 震任空军司令员,常乾坤任副司令员,沈启贤任参谋长。

4月25日到28日,志愿军空军在沈阳组织第一次入朝前的大演习。5月28日到6 月16日,又举行了联合飞机战术演习。志愿军空军第3、4歼击机师、第5强击机师和第 8轰炸机师,出动飞机共180架。这次演习使空军指挥员能够在一般情况下,指挥2至3 批飞机,航空兵飞行员的起飞时间,也大大缩短了,对空中目标的识别和攻击能力也有了一 些提高。

朝鲜战争的空战已经打响了,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勇敢地开赴前线,许多飞行员只飞了几 十个小时,有的飞行员还没有飞完预定的战术动作。正是靠着一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中国 空军与号称世界一流的美国空军展开了殊死大搏杀,并创下了一系列世界空战史上的奇迹。

三、空中"拼刺刀",中美空战拉开序幕

“砰!砰!”

两颗绿色信号弹划破蔚蓝的晴空。

战斗警报!刹时,6架喷气式米格—15型歼击机伴着隆隆的轰鸣声直冲云天。

这是1951年,朝鲜战争进入了第二个年头。

1月21日凌晨,中国人民志愿军空4师第10团28大队大队长李汉和战友们一起, 早早地就坐在了机舱里待命。

隆冬的寒风刮过空旷的机场,针一样地刺在年轻飞行员的脸上,但是大家心里都像有一 团火。

李汉此时心情十分激动。自从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美国空军在朝鲜投入了15个航空联 队,1100余架飞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后,美国又从本土调来了一个F—84E 联队和一个最新式的F—86A联队。这些穷凶极恶的空中强盗到处狂轰滥炸,使朝鲜北部 几乎所有的村镇变成了一片焦土……美国飞行员此时还没有吃过中国空军的苦头,这些在第 二次世界大战中身经百战的老牌飞行高手甚至没把中国空军放在眼里,他们把每一次飞行当 作一次旅行,狂妄地叫嚣:

“朝鲜的天下就是美利坚的天下!”

“决不让敌人横行霸道!"作为1947年7月组建的第一支航空部队,作为1950 年12月首批入朝参战的志愿军空军飞行员,目睹了美国空中强盗犯下的暴行,个个义愤填 膺,要求迅速参加战斗,他们恨不能立刻飞上天去惩罚不可一世的侵略者。

初战的光荣任务终于交给了李汉的飞行大队。

这是一支英雄的大队。飞行员都是从陆军各部队选拔出来的军政素质好的优秀干部、战 士。有着高度的政治觉悟和英勇作战的精神,有的还是著名战斗英雄。他们决心打好第一 仗,以战斗的胜利来回报党和人民的信任与其望。

这些打过恶仗、拼过刺刀的共产党员,哪怕是刚刚插上翅膀飞上蓝天,也敢以视死如归 的壮志来与强敌厮杀。

讨还血债的时候到了!6架战鹰像6把复仇的剑,直插云霄。

“101注意!你们已和敌机接触。"耳机中传来地面指挥员的声音。

“右侧发现敌机两架。"三号机向李汉报告。

这时,李汉也在右下方发现了敌机。20架骄横的F—84E喷气式战斗机正兜着圈 子,肆无忌惮地对清川江大桥进行着轰炸扫射。

看着大桥周围冒起的阵阵浓烟,李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他大声命令:“攻击!"猛 一推操纵杆,不顾一切地向敌机俯冲下去。

他太激动了,以致于动作过猛,"唰"地一下子从敌机腹下冲过了头。

敌机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慌了手脚,立即四散开来。

“101,注意敌机正向你围攻!"二号僚机大声报告。

“101明白!"李汉敏捷地扭转机头,迅速咬住了右后方正在逃窜的两架敌机。

敌机发现被李汉追尾,慌乱地动作品来,拉直升空,猛地又冲下云层,妄图甩开李汉的 追击。

李汉从瞄准镜中紧紧地套住敌机,一按炮钮,对准敌人的长机"咚!咚!咚!"就是几 炮,敌机像断了线的风筝,歪歪斜斜地向南逃去。

其他5架战鹰像利剑一样,插入敌机群,猛打猛冲。敌机群发现长机受伤,立即掩护长 机飞速逃窜。

“返航!"李汉命令。

6架战鹰编队返回机场。

这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战斗,是我人民空军第一次在空中与敌机交锋!我们年轻的飞 行员这时的平均飞行时间只有200多小时,在喷气式战斗机上飞行的时间更短,仅15小 时左右。这个数字,在参加过二次世界大战、喝过成千上万吨航空油、飞过数千小时的美国 空军的"老油条"们面前,被讥讽为"菜鸡"。但是,今天,中国空军旗着高度的政治觉悟和勇 敢的战斗精神,不仅和帝国主义的第一流的空军交锋了,而且夺得了胜利!

在机场上,记者围住了刚刚走下飞机的李汉大队长,李汉只说了一句话:“我只注意了 自己攻击,忽略了空中指挥。”

他和战友们都盼望在新的战斗中取得更大的胜利。

机会终于来了。8天以后,也就是1951年1月29日,李汉首创了人民空军击落敌 机的战绩。

这天下午1点34分,志愿军空军雷达站发现一批美机在定州、安州上空活动,全面封 锁、袭击安州东站和清川江大桥。空军指挥部决定消灭这批敌机。

命令刚刚下达,李汉大队长奉命率领8架战鹰,像8支利剑直射云天,向战区冲去。

李汉看着眼前的云海,这是他们入朝以来第三次出击,前两次均未击落敌机,只是击伤 敌机一架,这次决不能让敌机跑掉。

战鹰继续向目标区飞去,耳机中传来地面指挥员的指令:

“101注意!敌机方向120度,距离80公里,高度6000米,注意搜索!”

“101明白!"李汉一面大声回答,一面思索着作战方案……

“二中队高度8000,一中队高度7200,航向130度!"他执意把出击航向选 大了十度,为的是利用阳光,隐蔽接敌。

两个中队,一前一后,保持着整齐的阵容向战区疾进。高高低低的山峰,曲曲弯弯的河 流,在机翼下一一闪过。

6分钟后,耳机里再一次响起了地面指挥员急切的声音:

“101注意!目标就在左前方!"顿时,8名飞行员的视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仔细 巡视着机身周围的每一个方位。

“101!左前方发现敌机,高度比我们要低。"4号机的孙悦昆兴奋地叫了起来。

李汉定睛一看,果然在左下方出现了两个苍蝇似的黑点,2架……4架……8架……李 汉清楚地看到了分作两层的16架F—86歼击机。

这一次,李汉没有忙于攻击。

几乎在同时,美机也发现了我机,美军空中指挥官乔治中校命令:“往高飞!朝着太阳 飞!”

敌机迅速调转方向迎着太阳飞去,企图借着阳光掩护,甩掉我机。

好狡猾的敌人!李汉决定将计就计,命令大队继续前进,把敌人让到了我机群的右下 方,以便寻找时机,打他个措手不及。

“全队注意,投掉副油箱!二中队掩护,一中队攻击!"李汉见时机成熟,果断地下达 了攻击命令。

随着攻击命令的下达,4架战鹰右转120度,像4支银箭朝着上层的8架敌机疾射而 去。

顿时,美国空中强盗慌了手脚。

“快!扔副油箱!"乔治中校大声喊。

美军飞机七零八落地慌忙扔掉副油箱,4架敌机掉转机头扑向我机。

“101,注意!敌机向你扑来!"二号机急呼李汉。

“101明白,102,102,向我靠拢,向我靠拢!"李汉下达命令。

敌机扑向李汉。李汉见敌机扑来,毫无惧色,一压机头,勇猛地迎了上去。

“好小子,还想打对头!"李汉咬紧牙关,向敌机冲去。5000米……4000 米……1000米!美军飞行员被中国空军的英勇气概吓破了胆。为首的敌机一个侧翻,急 忙向右躲避而逃。

“别想跑,要的就是你这一招!"李汉敏捷地向左一侧身,从敌机飞行弧线的右侧截了 过去。

这时,敌人另外4架飞机乘机溜到了李汉的后方,企图偷袭。

孙悦昆见李汉腹背受敌,立即率一中队另外3架战鹰扑了上去。有一架飞机擦着乔治中 校的机头飞了过去,吓得这位美国王牌飞行员出了一身冷汗。

乔治心中一阵颤抖,"好家伙,我这二战中的美军空中王牌,也没有碰上这么不要命的 空战,简直就是空中拼刺刀啊!”

此时,敌机飞行员也回过味来,真不能小看中共的这些毛孩子飞行员啊!

李汉咬住了敌人的3号机,敌机见势不妙,掉转机身朝海上逃窜。

“101,敌机向东逃窜!"僚机提醒李汉。

“101明白!"李汉这时手握操纵杆,眼都瞪疼了,一推机头,向敌机追去。

敌机群发现3号机被我军套住,立即蜂拥般地朝李汉扑来,乔治大声下达"开炮!开 炮!"的命令,妄图把3号机解救出来。

李汉哪里肯放过这个沾满中朝人民鲜血的家伙,他不顾射向他的枪弹,一推油门,猛冲 过去,把敌机稳稳地套进了瞄准光环。

800米……600米……500米……

李汉透过舱窗,已经看见了敌机飞行员那满头大汗、狼狈逃窜的神态,他猛推油门,朝 敌机猛扑过去。

400米……

李汉猛地一按炮钮,一下子打出了40多发炮弹,敌机一阵急剧颤动,拖着长长的黑 烟,哀叫着一个跟头栽进了大海。

海面冲起几十米的大水柱。

乔治中校见状,恼羞成怒,命令8架敌机围住李汉,大有非把李汉打落不可的架势。

一直在高空担任掩护的副大队长李宪刚,见此情景,立即带领二中队迎了上去,"咚咚 咚"一顿重炮,打的敌人机群乱了方寸,仓皇向海上逃去。

乔治连喊:“编队返航!编队返航!”

但是,眼见同伴葬身大海的敌飞行员哪还顾得上编队,早就吓得魂飞胆丧,四散向机场 逃去。

李汉率领机群追到了海上。波光粼粼,将敌机黑乎乎的影子映得十分清楚。

这时,一架敌机在李汉前面正准备转弯逃走,李汉一带机头,瞄准敌机尾巴就是一串炮 弹,直打得敌机"轰!"地一声凌空爆炸了。平静地海面顿时泛起了阵阵波浪。

战斗结束了,李汉率领战友们驾驶战鹰胜利凯旋,刚下飞机,就被鲜花和欢呼的人群淹 没了。

我年轻的人民空军在朝鲜战场上一开始就面对强敌打了一场现代化战争,初试锋芒,取 得了击落、击伤敌机3架,我无一损伤,三比零的战绩,在人民空军的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 第一页。

从此,朝鲜战场上空不断传来战胜美国空中强盗的捷报。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