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04章


蒋介石欲炸开国大典。中国空军首次大阅兵。朱德成为名副其实的陆海空三军总司令。 巧点兵陈毅选中聂凤智。

一、组建空军方案付诸实施

1949年5月5日深夜,北平中南海西花厅。

周恩来俯案疾书。

秘书走进来,"周副主席,军委航空局的常乾坤局长和华北军区航空处方华处长等候您 的接见。”

“赶快请他们进来!"周恩来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

常乾坤和方华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来,望着心情沉重的周副主席。

周恩来踱步到他们二人面前,说:“国民党飞机昨天空袭了离市区只有60里的南苑机 场,很狂妄啊!”

常乾坤站起来,低下头,说:“我们的损失惨重,两架通信机被毁,炸伤C—46、B —25飞机各一架,炸毁我们的机库一座,房屋被炸毁20多间,还死伤了24人。”

周恩来沉思了一会儿,说:“一定要把死伤同志的后事处理好,把他们的家属、孩子安 顿好。”

常乾坤说:“请副主席放心,这些事我们都安排好了。”

周恩来转过身来,神态十分严肃。"你们知道,北平即将是我们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的 首都,第一届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正在北平筹备,为了确保第一届新政协会议的顺利召开 和开国大典的安全,党中央决定建立一支空中防空力量,来保卫北平的领空。”

常乾坤和方华全神贯注地盯着周副主席。

“这支防空力量,毛主席指示:就放在南苑机场,主要担负北平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 中央决定,组建这支飞行队的工作由你们二人负责。"周副主席看着二人说。

常乾坤和方华立正向周副主席表示:“请中央首长放心,我们坚决完成任务!”

周恩来走过来,对常乾坤和方华说:“任务很重啊!关键是要快,你们回去后,要先制 定一个方案,筹建情况随时直接向我报告。”

在会客厅门口,周恩来把常乾坤和方华送出来。告别时,周恩来又语重心长地说:“毛 主席十分关心此项举措,你们可要把这件事办好啊!”

此时,常乾坤十分激动,握着周副主席的手说:“我们一定不辜负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期 望,尽快组建起防空飞行队!”

第二天气,常乾坤和方华就紧锣密鼓地开始调兵遣将。

40名地勤人员从各军区风尘仆仆赶来……

12名经过挑选的飞行尖子从东北航校火速赴北平……

10架作战飞机从各地调来南苑机场。

6月初,人员和飞机全部集结到北平,方华担任了训练大队的总教官。飞行员们夜以继 日地演练,决心以自己的最佳状态来保卫北平、保卫党中央。

常乾坤每隔两天就向周恩来汇报筹建情况,周恩来听后十分满意,指示:“强化训练, 为新中国的航空事业作出努力!”

方华,这位30岁刚出头的总教官,为组建这支飞行队已有两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了。

6月30日,方华和教官邢海帆刚刚给飞行员们讲解完座舱与实习,方华走下飞机站在 滑行道口,注视一架正在降落的飞机。

这时,另一架飞机滑行过来,不知道有人在滑行道口,径直滑行过去。

邢海帆正在给飞行员们作本课内容的小结,突然看到一架飞机滑向方华,扔下教杆,就 向飞机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停下!飞机停下!”

飞行员们也看到了站在滑行道口的方华,急呼:“方教官,快闪开!"但是方华仍然聚 精会神地看着正降落的飞机。

飞机继续滑行……滑行……一直把站在道口的方华撞倒。

邢海帆跑过去,抱起倒在血泊里的方华,可是已经晚了。

这位早在1937年经陈云选定的19名共产党员在新疆学习飞行的红军干部之一,南 苑机场训练总教官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一严重事故,给刚刚起步的飞行队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

8月15日,北平南苑机场。

烈日下,全副武装的飞行员整齐地排列在威武的战鹰前面。

北平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叶剑英在常乾坤的陪同下,检阅了正式成立的南苑飞行队。

叶剑英说:“我代表党中央和毛主席向新中国第一支飞行队的成立表示祝贺。从现在 起,我们有了自己的空中力量。我相信,你们的战绩不久就会出现在毛主席的面前!”

8月18日,中南海。

周恩来向毛泽东汇报了南苑机场飞行队的组建情况。

毛泽东听后,笑着说:“干得不错嘛!"随即站起身来。推开窗子,看着远处的白塔, 他用力吸了一口香烟,说:“恩来,我看在政协会议的讲话中还要写上一句话。”

他急步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前,提起毛笔,饱沾墨汁,在讲话稿上疾书:“一定要有一支 强大的空军!”

站在毛泽东旁边的周恩来,望着俯身疾书的毛泽东,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1949年6月至7月间,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分析认为,今后的战局,对两广只有歼 灭桂系军队较为费力,对西北正在布置歼灭马步芳的战役,除此,大陆上已无更多大仗可 打。但在海上尚有解放台湾、海南岛两役需费大力,而且国民党正企图以台湾为其进行军事 抵抗和经济封锁的指挥基地。故欲达全胜,必须渡海解放台湾,而渡海作战的关键必须有空 军和海军。但现有的空军力量太弱,难以担当渡海作战的重任。

因此,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加快建立空军的步伐。

1949年7月10日,毛主席写信给周恩来,提出建立空军的问题。毛主席在信中 说:“我空军要压倒敌人空军,短期内(例如一年)是不可能的,但似可考虑选派三四百人 去远方学习6个月至8个月,同时购买飞机100架左右,连同现有的空军,组成一个攻击 部队,掩护渡海,准备明年夏季夺取台湾。”

周恩来随即着手进行组建空军的各项具体工作。

关于空军司令员的人选,中央军委确定由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司令员刘亚楼担任。1 949年7月11日,周恩来召见刘亚楼,向他谈了建立空军的设想,并责成他提出空军主 要领导干部人选和领导机关的组成方案。

刘亚楼在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后,向中央军委提出了报告。

协议中的空军领导机关由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机关加上军委航空局的人员组成。

1949年8月1日,党中央派刘亚楼率王弼、吕黎平赴莫斯科参加以刘少奇为首的中 共代表团,根据中苏双方商定的原则,就苏联帮助中国组建空军的各项具体问题进行商谈。

在刘亚楼赴苏的前一天晚上,毛泽东主席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见了他,就与苏方洽商 进口飞机一事商谈了许久。

毛主席对刘亚楼说:“我已经给斯大林拍了电报,告诉他我们现在正在组建空军,请他 尽力帮助我们,尤其是在购买飞机这个问题上,我们资金困难,还要苏联方面给予方便才 是。”

苏联,克里姆林宫。

斯大林会见了刘亚楼。

刘亚楼在中国政府最初订购434架苏式军用飞机的军火清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两个半月后,20架苏制雅克—12型军用战斗飞机,作为第一批交货的空军装备,加 入到人民空军行列。

8月19日,由参谋处长何廷一、组织部长王平水率领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机关25 15人从武汉抵达北平,与军委航空局合署办公。

在9月21日召开的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会议上,毛泽东在题为《中国人 民站起来了》的开幕词中正式宣布:

“在英勇的经过了考验的人民解放军的基础上,我们的人民武装力量必须保存和发展起 来。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

全场掌声雷动。

随着电波,毛主席的声音传遍全世界。

二、天安门阅兵,空军建军前的奇迹

1949年10月1日,北京,开国大典将在下午3时举行。

清早6时,菊香书屋。工作了一夜的毛泽东漫步走出办公室。和往常一样,昨夜他又彻 夜工作,到天快亮时才休息。

昨天下午,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闭幕后,他和全体代表前往天安门广场,举行人民英雄 纪念碑的奠基典礼。晚上,在中南海怀仁堂又举行盛大宴会,庆祝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 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的胜利闭幕。昨晚本想早点休息,但由于许多重要事情需要处理,结果 又是一个通宵未休息!

他在院子里慢慢踱着步子,不紧不慢地抽了一口烟。东方的曙光遮去了星辰,天幕亮了 起来。一丝倦意袭来,他的确是太累了!从9月21日政协开幕以来,他一直没得到很好休 息。

“下午1点钟叫我起床。"毛泽东对值班卫士说,然后转身回房间睡觉去了。平时,他 是下午3点钟起床。

“主席,到1点了。”

“这么快呀!"毛泽东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显然睡意未尽。

换上那身黄呢子衣服,步行来到勤政殿大厅。

台湾台北蒋介石官邸。

蒋介石端坐在沙发上,喃喃地说:“开国大典,毛泽东怎么庆祝啊?”

蒋经国在他身边,低声对他说:“还不是上街游行,喊口号。”

蒋介石不语。

蒋经国俯身对蒋介石说:“陆海空三军的司令在等着您呢。”

蒋介石慢慢抬起身来,走进会议厅。

空军司令周至柔立正报告说:“报告总裁,空军的100架轰炸机已准备好了,分两批 进入战区实施轰炸。”

蒋介石听后,鼻子里"嗯"了一声。

突然,外边传来小孩的哭声。

蒋介石问:“是艾伦在哭吗?”

蒋经国赶忙说:“是您的孙子在哭。父亲您不是把今日定为国耻日吗,要我们全家节食 切耻,艾伦他这是……饿的。”

蒋介石急忙说:“叫他进来。”

蒋经国领进小艾伦,蒋介石把一个大饼干盒子递给艾伦:

“孩子,别哭,快吃吧!”

艾伦不顾脸上的泪花,抓起饼干,大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说:“爷爷真好!”

蒋介石抬起头来说:“爷爷不好,爷爷要是好,怎么把你们带到这个地方来。”

大家不语。

下午2点53分,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

广场上顿时欢腾起来。

台北蒋介石官邸。

蒋介石低声说:“周司令,轰炸机从台湾起飞到大陆半径过大,再是与韩国交涉不下 来,至于美国人我是了解他们的。

我看,空军轰炸机的行动就撤销了吧。但是,我们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自强为力,全党 同心,反攻必胜,复国必成!”

1949年10月1日,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

北京天安门广场。

下午3点整,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开国大典开始。毛泽东走到麦克风前,用 他那充满亢奋的浓重的湖南乡音,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 本日正式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

整个广场沸腾了!整个中国沸腾了!

下午4时,阅兵式开始。

受阅部队从天安门前由东向西行进,接受检阅。受阅部队以海军为前导,步兵方队、炮 兵方队、战车方队、骑兵方队,威武雄壮地依次走过广场。

参加阅兵式的队伍中还有一支年轻的空军部队。

此时,南苑机场上的17架飞机,按预定计划先后起飞,每架飞机均按规定的航线、高 度、速度,在通县双桥上空盘旋待命。

空军参加开国大典的计划表于9月22日出台,比地面阅兵部队的组建迟了整整一个 月。此刻,距开国大典只剩下200小时了。

8月15日,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和政委薄一波联名呈报党中央的阅兵报告以及在它 之后拟定的1949年国庆阅兵情况,都没有提到空军受阅的问题,只是在末尾加了一句:

“此次阅兵没有空军飞行部队参加,只有几架运输机散发传单。”

9月22日,中央军委召开阅兵会议,传达党中央和毛主席关于开国大典阅兵的指示。

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主持了会议。参谋长唐延杰、20兵团司令员杨成武以及各兵种 的领导同志都参加了会议。

聂荣臻原原本本地传达了中央精神。

新中国很快就要诞生了,中央决定在开国之日举行大规模阅兵,除地面部队外,空军也 要出动。

当聂荣臻和薄一波报告空军不参加阅兵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飞行队组建,这是 人民解放军中第一支有升空作战能力的战斗机群。

仅仅半个多月时间,就决定空军也参加阅兵,是不是苏联军事顾问的建议,已无从知 晓。

但是,空军既然能出动飞机撒传单,参加阅兵恐怕问题也不大。此事就这样拍板了。

“你们能出多少架飞机?"聂荣臻问军委航空局局长常乾坤。

“最多20架吧。"常乾坤咬着牙说。

“要保证安全,要搞好,按时通过天安门。”

常乾坤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聂荣臻又把常乾坤和有关阅兵的空军同志请到自己家中,研究空中受阅的具体 安排。

金秋9月的北平,进入了一年之中最美丽的季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正在热烈进 行。

此时,周恩来正在大会主席台上发言。

“轰隆隆隆……”

震耳欲聋的引擎声霎时传入怀仁堂会场,正在聚精会神听讲的代表们,顿时交头接耳起 来,有点儿坐不住了。

飞机?敌人的飞机?

周恩来非常敏感,他立即感觉到会场上的惶惶不安。

他微笑了。

“这是我们自己的飞机,他们在为我们会议站岗放哨。"稍稍停了一下,周恩来又用洪 钟般的声音说:“同时,他们也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作阅兵准备。”

一阵欢呼声似乎掀开了怀仁堂的铁皮屋顶,座位上不少白发老人也像孩子似地拍起巴 掌。

南苑机场上,集中了来自五湖四海的飞行员和来自五湖四海的飞机。

飞机不仅旧而且杂,有P—51战斗机,有蚊式轰炸机,有C—46运输机,还有几架 老牛破车式的教练机,这些飞机,除了起义的外,几乎全是国民党遗弃的趴窝飞机,只能算 是一堆零件,能展翅的早飞走了。

飞行员呢,也是各有各的传奇故事,有起义的,有被派到新疆去学飞行的教练,还有老 航校培养的第一代飞行员。

临时凑起来的飞机和临时凑起来的人员开始了受阅前的编队飞行。

领队邢海帆提出,机种复杂姑且不说,飞机又破又旧,人员彼此陌生,心里实在没底, 能否在天安门试一下。

那时,北平刚刚和平解放,局势还不稳定,中国版图上还有一大片掌握在国民党手中。 解放军炮兵在城外训练,都要在《人民日报》上登个广告,安民告示一下。如果飞机横穿市 区,更不是儿戏。

周恩来,这位开国大典筹委会主任连夜请示了毛泽东。毛泽东指示:可以。

从天安门试飞回来,华北军区航空处江油处长打电话给邢海帆:

“周副主席把你们参加开国受阅的消息告诉了政协代表,全场掌声特别热烈。”

邢海帆握着电话机的手微微颤抖着,没有说话。

1949年5月4日,国民党空军的6架飞机轰炸了南苑机场,8月15日人民解放军 组建了第一支飞行队,从9月5日起,战斗飞行队首先在北平执行防空任务,同时必要时协 助陆军部队解放长山列岛。

从此,南苑机场每天都有4架随时准备腾空的战鹰,天一亮就处于临战状态,直到日 落。机场工作人员来回走动全是一路小跑。就是睡觉,飞行员的靴尖也是朝着停机坪。

每天,与东方天际的鱼肚白一同出现的是一片轰隆隆的沉雷声,寂寞的南苑机场落下一 起喧闹。发动机试车的声音在宁静的早晨一传几十里,北平的老百姓一传十、十传百,越传 越神,最后竟成了南苑机场卧着几百架飞机呢,飞行员们听后笑笑,并没谁去认真辟谣。

似乎这样更好,让敌人害怕去吧。

也奇怪,自从国民党空军从青岛起飞轰炸了南苑机场后,再也没有来过,再也没有"公 鸡母鸡"在北平上空下过蛋。

外电报道,中共空军出动了以野马式战斗机为主的36架飞机参加大典。

大典前的常乾坤十分为难,当时我们的飞机太少,在天上飞忽啦一下子就全没了,又不 可能像坦克那样来些慢动作,群众不满意怎么办?执行战备任务的飞机不能再挪动了,那 么,再从什么地方搞几架战斗机呢?

“叮呤呤!"常乾坤接过电话。

唐延杰在电话中说,聂司令员讲指挥部希望你们飞机再飞一次,怎么样?

空中阅兵方案送到了苏联顾问手中,这位苏联派来的空军顾问是一个中将,他曾参与了 中苏民航第一条航线的开辟工作。他看了方案后,连说不行,飞第二次出了事怎么办?

常乾坤、江油坚持再飞一次的方案。

苏联顾问的意见是对的,飞第二次实在是外行人的意见,太冒险了!

然而,我们的飞行员做到了。

9架P—51野马式战斗机飞过之后,绕一个圈再续上慢腾腾的运输机,第二次通过天 安门。

这无疑给自己增加了难度。

邢海帆同战友们彻夜不眠地研究着方案,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受阅,就是旧中国也没有搞 过。更何况五花八门的飞机,各有各的高度,各有各的速度。野马式的P—51翅膀一甩, 就窜出400多公里了,而最慢的运输机,才爬行几十公里。就是同一型号的飞机,速度也 因零件拆换而不同。除了速度,高度也是一大难关,必须精确计算高度,谁在第一层,谁在 第二层,差之毫厘将会失之千里。

空军参加检阅的计划图交到大会筹委会了。四种飞机三个高度,通过检阅的时间精确到 秒。航图规定所有的飞机在通县双桥铁塔尖会合,分出高度,编好队形,再飞向天安门。

40年后,《当代中国·空军卷》专门撰定开国大典的空军这一章的陆文至大校坦率地 说,开国大典的空中阅兵是个奇迹。别说当时,就是现在也做不到。建国35周年阅兵时, 提前一年通知了空军。而那时,只有一个月的提前量。

他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由于几架P—51战斗机飞了两次,17架飞机就成了26架。

4时35分,开国大典阅兵式的分列式开始,17架飞机分成6个分队,在空中队长邢 海帆的号令下,各分队保持规定的高度差、速度和时间,由东向西依次进入航线。

接近东单时,从空中可见地面上的人流和红起,再往前是解放军的坦克部队,铁流滚 滚,浩荡前进。

人民解放军的空中机群轰鸣着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30万群 众的欢呼声和飞机马达轰鸣声汇合在一起,响彻古都北京,广场上成了欢呼沸腾的海洋。

“我们的飞机编队飞过来了!”

人们凝目向蓝天眺望。只见排列成"人"字型的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教练机的机 群,在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伴随下,展翅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上空。

让飞机和坦克同时出现在阅兵场上,是苏联顾问的主意,这是显示人民解放军强大军威 的最佳时机。苏联的红场阅兵就是这样的。苏联军事顾问站在观礼台上,不住地点头。

此刻,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主席,缓缓抬起右臂,将手掌搭在了前额上,凝目仰 视着天空。周恩来用手指着空中,同毛泽东主席谈笑着。

当17架银白色机翼上染有鲜红"八一"军徽的机群起缓地掠过毛泽东主席的头顶时,他 笑了,红润的双颊透出一股令人钦佩的刚毅。

共和国的武装编制中,应该有能展翅跃上云霄的兵种。

在场的外国记者惊呼:中共一夜之间有了自己的空军。

邢海帆第一个驾机通过天安门,他似乎什么也没有想,又似乎想了很多很多。

在这支精干的飞行队中,还有一个被周恩来称作国民党空军旗义的带头人——刘善本将 军。自他起义后,国民党空军又先后有43架飞机、100余人投入人民的怀抱。单是刘善 本原来所在的大队,7年间就有十几人驾机起义。

就在前几天的9月24日,毛泽东主席宴请傅作义、刘善本和海军的邓兆祥等国民党起 义人员时说:“由于国民党军队中一部分爱国军人举行起义,不但加速了国民党残余军事力 量的瓦解,而且使我们有了迅速增强的空军和海军。”

1964年,经毛泽东亲自提名,授予刘善本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

开国大典后的当天下午,飞行员们刚刚返回南苑机场,就接到参加国庆盛大宴会的通 知,邢海帆和战友们来不及换下飞行服,就兴高采烈地乘车赶到北京饭店。

盛大的国宴上,周恩来副主席和朱德总司令来到飞行员席前举杯祝酒。

周副主席高兴地说:“你们飞得好!飞得好啊!我们要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希望 你们努力。”

朱德总司令,举着斟满了酒的酒杯,边与大家碰杯,边高兴地大声说:“我代表毛主席 向大家敬酒,现在我这个总司令,是名副其实的陆海空三军总司令了!”

三、陈毅想到了手下的虎将

1949年10月25日,中央军委正式任命刘亚楼为空军司令员,肖华为空军政治委 员兼政治部主任,王秉璋为空军参谋长。11月11日任命原军委航空局局长常乾坤为空军 副司令员兼训练部部长,原军委航空局政治委员王弼为空军副政治委员兼工程部部长。

当日,中央军委通告各大军区,各野战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现已成立,原军委航空局着即取消,原军委航空局所有干部及业 务移交空军接收。”

后来,中央军委确定,1949年11月11日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成立日。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1949年至1950年2月,各军区先后组建了航空处。 中央军委赋予航空处的任务是:接收、清理和保管各地国民党空军遗留的航空气材,接收航 空技术人员,保护和修建各地的机场和航空修理厂、气象站等,管理各区范围内有关航空运 输事宜。

随着空军建设事业的迅速发展,从1950年8月到1951年9月,各军区司令部航 空处陆续扩建为华东、东北、华北、西南、中南、西北等6个军区空军司令部,其机构由调 入的陆军部队机关和原航空处组成。

上海解放以后,聂凤智当了两个月被他自己说成是"简直是遭殃"的卫戍司令。于194 9年的9月到当时刚刚成立的华北军政大学出任了教育长。

1950年7月28日,晚上8点钟,聂凤智等正陪着陈毅在军政大学的游泳池内游 泳,一名工作人员急急忙忙地跑来叫喊:

“陈老总,请您接个电话!”

“什么电话这么要紧,打到游泳池来了!”

陈毅一边朝池边游,一边问。

“北京来的。!”

北京?陈毅的心头闪了一下。不是刚从北京回来么?

今天上午,陈毅风尘仆仆地在北京参加完几个重要会议后刚刚回到南京。

陈毅是个大忙人,他身兼华东军区司令、上海市长等党、政、军数个要职,还兼任了华 东军政大学的校长和政委。平时,他得不断地上海、南京两头跑。这次到南京,可以说是路 过,马上还得到上海去。军政大学的领导向他请示汇报了一整天,立国之初,大事小事,新 鲜事陌生事太多了,陈毅简直被"围攻"得喘不过气来。

“我说你们副校长嘛,副政委嘛,大主任大教育长嘛,该作主就作主嘛,怎么一来就抓 住人不松手?告个饶,你们招待我游游泳,放松一下,什么事边走边说吧。”

副校长陈士榘、副政委钟朝光、政治部主任余立金、教育长聂凤智当然都求之不得,于 是一边继续请示汇报,一边就簇拥着陈毅来到军政大学的游泳池。

游泳可是陈毅从三四岁就学会了的颇为自负颇为得意的一手。尽管这游泳有点像国家元 首的"工作午餐",他还是确实一入游泳池就完全"放松"了。

谁知这劲儿刚上来,却来电话了。

北京来的电话,当然事关重大。他来不及披条毛巾,就朝电话间跑去。

接完电话回来,陈毅的脸色陡然变得不好看,方才的勃勃兴致好像已被扫荡殆尽。谁也 不知道电话里说些什么。只听他挂了电话还重重自语:

“怎么搞的嘛!这是组织决定嘛!说好了又不来,朝三暮四!”

回到游泳池边,陈毅找了条大毛巾披着,依然神色不乐。

他凝思着站在那里呐呐自语:

“我就不信华东找不出一个空军司令来!华东有的是人才,很好的人才!”

神态间,似乎有许多沉重、不满和不快。

事后得知,电话是罗荣桓从北京打来的,他告诉陈毅:原定到华东来担任华东军区空军 司令的某某人不愿来华东,原来的安排只好改变了,让陈毅立即在华东军区范围内物色一个 人选报军委批准。

陈毅站着冷静了一会儿,把目光投入游泳池内。池内,聂凤智他们几个还没有发现陈老 总这一前一后的心情变化,正各自轻快地游着。

这瞬间,陈毅好像已把华东军区的有关干部认真而快速地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他的心 思集中到了聂凤智身上。

“这聂凤智!”

陈毅的脑子里,一下子跳出了许多聂凤智的形象。绝顶的聪明,又绝对地好学,无论对 什么事情都极其认真,甚至是过分的认真。好胜,顽强,敏锐,多思,锋芒毕露,毫不让 人,有时则说话刻薄、挖苦,不留情面。在陈毅的接触中,像聂凤智那样阅读过大量的理论 书籍、军事著作和中外文艺作品的工农干部真不多见,为读书,他甚至被弄的寝食难安。

聂凤智在担任上海卫戌司令时,忙的连回家的时间也没有,可居然能和一位在路边"出 让"《鲁迅全集》的穷教授很投机地谈了30分钟,高兴得那位穷教授把整套想卖了湖口的 《鲁迅全集》白送给了他。聂凤智能打仗,不但敢于打,而且善于打,既善于打顺风仗,也 善于打逆风仗。有人说,许世友在山东的功劳,很大一部分应归功于聂凤智。有人甚至说聂 凤智是"常胜将军。"陈毅当然不会这么看,也不能这么看,也不会这么说,但从济南,从淮 海,从渡江,从上海的多少次战斗中,聂凤智所表现出的才干和所建立的功勋则是明明白白 的,何况,在那以前他就已有无数令人信服的出色表现!因此,说聂凤智是华东一个"很好 的人才"是毫无疑问的。总之,他是一个优点和缺点都十分显露的干部。

陈毅反复权衡之后,还是决定把这个最棘手的华东军区空军司令的担子交给他。

“聂凤智,你过来。"陈毅注视了片刻,朝池子里喊。

聂凤智快速游了过来。

陈毅伸手把聂凤智从池内拉了上来。

“聂凤智啊!"陈毅顿了顿,直截了当地说:

“你就不要再搞'军大'了,去搞空军吧,当华北军区空军司令。”

聂凤智愣了一下。空军!那可是在天上飞的呀!当然,飞机对于他并不陌生,在苏区, 在长征路上,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场,他都不止一次地见过飞机。不止一次地被敌机 轰炸扫射折腾得焦头烂额,多少同志战友也正是在它们的得意忘形而又肆无忌惮的轰炸扫射 中,在他身边倒下了。多少年来,他就盼望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自己的飞机,有自己的空 军,以免再受那份窝囊气。可那是高技术、大学问的事啊,自己哪能搞?

是啊,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搞空军,能搞空军,他很明白自己是放牛娃出身,拾柴禾 长大的。

“陈老总,"他像过去那样认真地说:“你叫我干什么都行,这个空军司令我可干不 了。除了挨过炸,我对这飞机从来就不懂,一点儿都不懂……”

“不懂?你干陆军就懂?你放牛娃出来就能指挥打仗?你放牛娃出来就能当教育长?我 的好同志咧,不懂就学嘛,事在人为嘛,这些不就都是学会的嘛。这是我们自己的空军,你 说去哪找个内行?没有内行嘛!”

这时,聂凤智才察觉到陈毅的语气有些异乎寻常,似乎比以往的任何一次谈话都更深沉 严肃。他沉思起来。

1950年8月1日,在南京建立了华东军区空军司令部,聂凤智任司令员,王集成任 政治委员,张藩任副司令员,蒋天然任参谋长。

1951年9月,各军区空军司令部全部组成,至此,空军的组织指挥领导体制逐步建 成。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