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03章


司令部一道特别命令:一定要抓到日本航空教官。林弥一郎的预言:他们将成为中国的 王牌飞行员。敌机轰炸北京南苑,毛泽东被激怒了。

一、从"破烂堆"里捡出来的航校

1945年9月,延安宝塔山下的一座窑洞里。

常乾坤坐在窑洞门口的板凳上,正在擦拭着他的那支十分心爱的勃郎宁手枪。

小张端来一杯凉开水,放在常乾坤面前,说:“组长,我看总部的张参谋他们昨天又出 发到东北去了,你怎么这么不着急啊?”

“我怎么不着急啊!"常乾坤把手枪装进枪套,端起水杯,“日寇投降以后,我们党中 央已经派了大批干部开赴东北,建立东北根据地,我们延安航空小组等了这么长时间了,我 心里也急啊!”

老王抽着旱烟袋,不紧不慢地说:“别着急,没有动静就是快了。前一阵,中央领导同 志一直讲,要在东北建立我们自己的航校,建立我们的航空基地。”

常乾坤喝了一口水,说:“对,老张说得有理,我们要耐心等着党中央的决定。”

一天清晨,常乾坤刚刚起床,只见一个士兵跑进窑洞,对他说:“常组长,叶剑英参谋 长请你立即到他那里去。”

“好,我马上就到!"常乾坤赶紧打上绑腿,戴好军帽,向总部跑去。

在总部的大门口,叶剑英参谋长常乾坤说:“枣园来电话了,要你马上去一趟。”

“参谋长,什么事叫我去?"常乾坤有点紧张。

叶剑英故意沉下脸来:“我想,是那件事嘛。”

常乾坤更着急了:“什么事啊?”

“就是你们去东北的事啊!"叶剑英笑着说。

“太好了,我们就盼着这一天呢!"常乾坤高兴地跳了起来。

叶剑英说:“不要着急,先吃早饭,吃过饭后到任弼时同志那里,弼时同志要和你谈 话。”

“我不吃饭了,这就去!"常乾坤一边说,一边同叶剑英道别,转身一溜烟向枣园的大 路上跑去。

枣园,任弼时的窑洞前。

一位参谋把常乾坤带到窑洞里,任弼时同志迎了过来,亲切地同他握手,问道:“这么 早来,吃过早饭了吗?”

常乾坤笑了,说:“心里挺急,还没吃早饭我就跑来了。”

“那好,小张,"任弼时对参谋说,"叫炊事班老王送两个人的早饭来。”

“好。"小张答应着走出去。

任弼时指着椅子说:“坐下说话。"常乾坤在椅上坐下,看着任弼时。

任弼时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对常乾坤说:“你们的愿望快要实现了。中央决定要你们 马上到东北去,设法创办一所我们自己的航空学校,培养一批技术骨干,为我们的空军打下 基础。这是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你看怎么样?”

常乾坤十分激动,接过文件看了看,说:“弼时同志,这是我们早就盼望的,我们坚决 完成党交给的这个光荣任务!”

炊事员老王把饭端了进来。

任弼时招呼常乾坤坐下吃饭,边吃边说:“不光是光荣,更重要的是艰巨。”

他接着说:“我很了解你们的心情,长翅膀的人是坐不住的,你们需要的是辽阔的天 空!是吗?”

常乾坤听了,笑了起来。

任弼时也笑了,说:“可是,赤手空拳办航校,会有料想不到的困难。遇到问题要随时 请示东北局和民主联军总部。”

吃中午饭的时候,刘少奇同志来了。常乾坤向少奇同志敬过礼后,请示还有什么指示。

刘少奇拍了拍常乾坤的肩膀,说:“你们这次到东北去办航校是件大事,是党中央、毛 主席批准的,是党和中国人民创建航空事业的一个开端,一定要有坚强的信心和决心,要有 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的勇气和克服困难的精神,不但要把航校办起来,而且要把它办好!”

常乾坤认真地听着刘少奇的叮嘱,心中涌起一阵阵暖流。

刘少奇又说:“从延安到东北的路程很长,一路上,要注意安全,要关心同志们的身 体。”

常乾坤眼睛湿了,"请党中央和毛主席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10月15日,延安的延水河边,叶剑英参谋长同常乾坤握手话别。

常乾坤望着宝塔山上雄伟的宝塔,心中暗暗地说:再见吧,延安!再见吧,战友!我们 一定要办好航校,不辜负党的期望。

12月25日,东北抚顺市区的一所院落。这里是中共中央东北局所在地。

在呼啸的大风雪中,常乾坤带着延安来的人找到了东北局。

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彭真和副书记陈云认真听取了常乾坤和王弼关于中央将在东北筹办 航空学校的情况汇报。

彭真站起来说:“中央的决定非常英明,我们是应该有自己的航空事业。”

“在吉林通化我们已成立了一个航空总队。”

陈云往炉膛里投了两块木头,"你们可以到那里去,要在航空总队的基础上筹建航空学 校。”

彭真走到常乾坤面前,"乾坤同志,目前,你们要把搜集航空气材作为筹建航空学校的 首要任务来抓。”

常乾坤点点头。

“没有飞机,要建立航空学校只能是纸上谈兵啊。"彭真沉思着说:“乾坤同志,你可 以把延安来的同志作为骨干,分成若干小组,分别到东北各地,搜集航空气材。我们东北局 全力支持,各方同心协力,争取尽早把我们自己的航校办起来。”

当天晚上,常乾坤和王弼把延安来的同志分成几个组。第二天,各组分别奔赴东北各 地,在被日军所遗弃的机场、军需库及工厂,进行紧张的搜集航空气材工作。

平顶堡,是铁岭与开原之间的沉莽群山,王弼带领一个搜集小组搜寻到日军一个完整的 航空气材库、地下油库和一座弹药库。战士们刚刚从这些库房中抢运出汽油200多桶、航 空仪表100多箱、飞机发动机100多台及一部分钻锭,国民党部队便攻占了铁岭。

朝阳镇,有一个被日军遗弃的军用飞机场。常乾坤率领的搜索小组惊喜地发现几十架战 斗机和十多台飞机发动机被遗弃在机场的四周,可这些飞机太破烂了,有的简直就是一堆废 铁。

老王说:“常组长,你看怎么办?”

常乾坤摸了摸锈迹斑斑的机身,说:“我看能拼凑几架飞机,其余的当零件使用。”

在常乾坤的带领下,大家从这些飞机中淘劣选优,拼凑了9架外壳比较完整的"99"式 高级教练机和"隼"式战斗机。人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用马车将这些飞机拉拖到朝阳镇火车 站,还没容大家坐下来喘口气,突然枪声骤起,国民党的先头部队又临近了。

北风怒号。北方的隆冬,是风雪肆虐、滥逞淫威的天下。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城郊。

搜索小组找到了日军8371部队航空队的飞行基地,紧靠着这个飞行基地的是被世界 军事史学家称为"恶魔部队"的731细菌部队驻地。为了毁灭这些骇人听闻的罪证,日军临 撤出前,将这个飞行基地及细菌储存仓库全部用烈性炸药炸毁,并进行了毁灭性的焚烧。

当搜索小组在废墟中搜寻时,猛然,人们的嗓眼中仿佛被塞进了一块火炭,火辣辣令人 窒息难忍。

“普通!"一个战士倒了下去,又一个战士倒了下去,当五个人都躺在废墟上的时候, 已有两个人停止了呼吸。

“恶魔部队"虽然投降了,但他们培植的恶魔仍在施展着残暴!

雪越下越大了。

几个月来,除了沈阳、锦州等几个机场的器材没有来得及抢运以外,辽阳、铁岭、朝阳 镇、佳木斯、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北安等地,到处都留下了搜寻小组的足迹。甚至 连机场附近的山沟、村镇也寻访到了。大家一个一个地寻找飞机轮胎、仪表、铝皮、胶皮 垫,一桶一桶地寻找汽油、润滑油。搜集器材的工作相当艰苦,不少人累出了病,有的在抢 运器材时轧断了手脚,成了残废;有的在寻找器材时误入日寇的毒菌场,中了毒,得了慢性 疾病;有的还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常乾坤站在搜寻到的器材前,感叹不已,这几个月,收获是巨大的,大家从各地收集了 不少破飞机、发动机、油料、仪表,以及其他航空气材。虽然稍加修理可使用的飞机为数不 多,绝大多数只能拆点零件来拼凑使用,但这就是航校的全部家当,也是保证航校训练的主 要物质基础。

二、司令部一道特别命令,航校有了日本教官

1945年11月,黑土地上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雪片密密地飘着,如一面白网 扣住了大地,雪白的荒野,灰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寒风放荡而狂悖,如一阵阵凄惨的哭 号。

东北重镇沈阳的一幢大楼里,东北抗日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就设在这里。在楼上的一间大 房子里,司令员林彪正坐在暖气边上,看着战报。因为刚刚进入东北,要做的事情很多,林 彪、还有中共东北局书记彭真、联军参谋长伍修权都是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

林彪看了一会儿战报,便合上眼在椅子上迷糊起来。这几天他想得最多的,是中央来电 提出开办东北航校的问题。办学校可不是那么容易,飞机没有可以找些破的,学员也可以从 部队中选出来,可是教员怎么办?从苏联就回来了几个人,新疆也就那几个人,都不是专门 的教员。林彪是从黄埔出来的,他知道黄埔的教官都是第一流的军事专家。没有教官办校就 是一句空话。

林彪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对正在看地图的伍修权说:“没有教官,办航校那是瞎 胡闹,飞不上去的!"说着他指了指天花板。

“可是上哪里去找教官?一个两个不行,教什么的都要有,少了那一门课也不行!”

林彪的话使伍修权一下子想起了一件事。

“林总,前几天司令部报告说,在沈阳以东发现了一支日军,他们有几十人,组织得很 好,全都有武器,可是又不像作战部队,正向朝鲜方向撤退,目前正在我军的严密监视之 下。”

“是什么人?会不会是一些技术人员,如果是技术人员,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对我们都 是有用的。”

林彪稍一沉思便说道:“马上派人侦察一下。”

天黑的时候,伍修权向林彪报告:“林总,据侦察大队报告,这是日本第二航空军下属 一支飞行训练大队,多数是飞行教官和技术人员。”

十多年前日军入侵东北时,日军第二航空军已是一支王牌飞行部队,其中有许多资深飞 行员和教官。

林彪的眼前一亮:“真是天遂人意啊,我们福份不浅啊!

搞空军有望了!”

林彪一握拳:“一个不要伤,全部拿过来,要快!”

当夜,东北民主联军一支精锐起兵部队,闪电般地向这支日军部队包抄过去。

1945年8月,日本关东军投降之后,所属部队顿时成了无头苍蝇,到处乱窜。在沈 阳的日本第二航空军第四飞行大队也乱成了一团,一无粮草,二无弹药,人人感到走投无 路。

这天夜里,队长林弥一郎把十几个部下召到了一块,开了一个秘密会议。

“弟兄们,看来日本是战败了,咱们怎么办?”

他问了半天,没有一个人回答。

“想不想活着回国?想不想家乡的亲人?”

“想啊,做梦都想啊!"几个日本教官已岂不成声。

“那好,想回国的举起手来!”

“刷"的一下,在场的都举起了手。

“我们马上出发,向岫岩走,那里有一个日本开拓团,我们向他们要一些粮食,再往朝 鲜走,然后从那里坐船回国。”

林弥一郎说出了他的行动计划,马上得到了全队的同意。

这支部队在大风雪中走了12天,来到了一个叫上汤村的地方。林弥一郎看了一下地 图,发现离岫岩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于是,他命令部队就地休息,明天一早再赶路。

夜里,风雪中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林弥一郎一听就知道,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骑兵部队,他心里十分紧张,看来他回国的计 划要完了。

日军拿起武器,作好了战斗准备。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村外的骑兵黑压压的一片,林弥一 郎心想:“这一次完了,完了!”

“我们是东北民主联军,你们放下武器,就地投降!绝不伤害你们!"有人用日语喊 话。

林弥一郎知道东北民主联军是共产党的部队,纪律严明,优待俘虏。所以他第一个举着 枪走了出来。接着把枪扔到了地上。

一名东北民主联军的指挥官对他说:“请你管好你的部队,我要护送你们到沈阳去。”

“为什么?”

“这是上级的命令,一定要照办!”

林弥一郎预感到了什么,他告诉他的部下全部照办。大约有一个排30多人的兵力,荷 枪实弹地护送他们,一直上了火车。火车到了沈阳,又换上了两辆汽车。汽车一直开到了东 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

林弥一郎被请到了楼上,别的人都在楼下休息。他走进屋的时候,看到一张大写字台的 后面坐着三个人,衣着十分简朴,其中有一个人坐在中间看上去很精瘦。

“这位是林彪司令员……"有人向他介绍。

林弥一郎知道林彪,他指挥过平型关大战,大败日军。日军全都知道他。

林彪站起来和他握手,用湖北口音说:“欢迎……欢迎……"他听懂了林彪说的话。

接着是介绍彭真和伍修权,这两个名字他不太熟悉,但是他能看出来,他们也是东北民 主联军的高级将领。于是,也一一握了手。

彭真很客气地请林弥一郎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还问了一下他的身体和生活情况,这是 很随意的寒暄。

这中间林彪只是听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彭真接着转入了正题:“我们请你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林弥一郎正襟危坐,紧张地听着。

“我们想请你们协助我们建立一支空军!”

林弥一郎吃了一惊:“可是,可是,我们都是战俘!"他审慎地说道,面带难色。

“这一点,请不要顾虑!"坐在一边的伍修权说。

“我们完全相信你!"彭真一副大将风度,落地有声。

林弥一郎深受感动,"唰"地一下站了起来:“既然贵军如此信任我,我决不退缩,将竭 尽全力,只是……只是……”

彭真看出他有为难之处,便说道:“有何难处,还请大胆讲!”

“我有几个条件!”

“请讲!”

“作为飞行教官有下达命令的权力,这一点在俘虏和胜利者之间很难做到!”

彭真马上回答:“给你这个权力,我们能够做到。”

“还有,教官和学生之间,学生必须绝对服从,没有这一点就无法教学!”

林彪还是没有说话,他看了伍修权和彭真一眼,点了点头。

彭真又说:“这是没有问题的,你的条件都是理所当然,如果担任我们的飞行教员,那 就要有教员的权力和待遇。”

“那好吧,我同意来当!我也可以说服我的人帮助你们。”

彭真一听十分高兴地说:“我们共产党人会和你很好地合作的,我们会建成一支强大的 空军的。”

收编了林弥一郎的日本航空队之后,东北局成立了"沈阳航空队",由延安来的航空技术 人员刘风、黄乃一,起义的蔡云翔和日本战俘林弥一郎共同负责航空队的工作。

1946年1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宣布成立。

到3月1日正式成立了"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常乾坤出任航校校长。

三、飞行奇迹:中国飞行员一步登天

雪下得很大很急,地面上的积雪已经有一尺多厚了。上课的教室是一幢长长的土屋,屋 顶很低,窗户上挂着一层冰凌。

林弥一郎挟着讲义走进了教室。

“起立!"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口令声,这口令很有力量,他不由自主地也站立在那里 了。屋里有点暗,过了一会儿,他才看清了屋里的摆设,几排桌子,一张粗糙的黑板。

黑压压地站了不少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冒着热气,如同一个刚开水的小锅炉。每一张 脸都很年轻,充满了活力。

这是林弥一郎第一次上课,他的心里也是很紧张的。

他在黑板上写下了几道算术题,只是一般的四则运算题。

“谁会做这些题?”

没有人回答。

“那好,大家都做一下,把卷子交给我。"接着他又问道:

“谁学过几何、物理?"同样是没有人回答。

林弥一郎指指坐在最前面的一名年轻的战士,说:“你来说说好吗?”

那个战士站了起来,他个子很小,看上去还是个孩子。

“我学过文化,是在我们团的识字班。”

“你参军之前干什么?”

“给地主放牛。”

林弥一郎一愣没有说出话来。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分,没有发火。

下课之后,他把算术卷子放到了校长常乾坤的面前。

“看看吧常校长,这就是你们,不,是我们的学生,他们连一般的四则运算都不会做, 你让我走吧,我教不了这样的学生!”

“林教员,你不要着急,不会可以学,就从头学起!”

“校长,我们是航空学校,而不是识字补习班!”

常乾坤一看林弥一郎急得满脸通红,便笑着说:“我们共产党人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靠共产党人的奋斗精神,只要下功夫一定能学会!”

“校长,您说的话我不明白,我说的是学习问题,和共产党人的精神有什么关系?”

常校长笑了:“有关系,关系大着呐!”

根据学员的文化水起,学校改变了学习方法。大家一起动手把不能用的破飞机、发动 机、仪表全都搬到了教室里,教员拿着实物一件一件地讲给学员听,讲一个原理,接着就操 作一番。教室里开了锅一般,学习的热情一下子就高涨起来,学员们非常刻苦,常常学到深 夜。只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复杂的航空技术和基本理论。

林弥一郎看到学员们的进步,很是惊讶:“真是了不起啊!"他问常校长:“这些学生 是怎样选出来的?”

“都是陆军里作战勇敢、思想好的战士,不少人是战斗英雄。”

“战斗英雄学飞行!很好,很好!”

“我们挑选的这些学员。都特别机灵!”

“机灵?"这句话林弥一郎听不懂了。

“就是机灵鬼,特别精!脑子好使!”

林弥一郎听明白了:“我懂了,是脑子特别好,就是……

天才……天才!”

春天来了,山坡上的积雪融化了,跑道上长出了青绿的小草。一群学员站在跑道边上望 着蓝天,每个人都在遐想着自己的航空梦。

林弥一郎走过来,他走到一名年轻学员面前:“张积慧,你在想什么?”

“林教官,我想早一天飞上天去,参加战斗!”

“渴望作战的士兵,一定是优秀的士兵!马上就要飞初级教练机了!”

可是飞行并没有像林弥一郎说的那样如期开始。困难一个接着一个涌来。

一天早上,林弥一郎检查初级教练机的时候,发现这些飞机长期放在露天里,风吹雨 打,机身已经变形了。因为框架是木头做的,已经朽烂了。经过左选右挑,好容易找出了一 架,开始试飞,可是飞机刚刚离地,就听见"卡啦"一声,有人喊了起来:“快停下,机身断 了!”

试飞员马上停住了飞机,下来一检查,机身和翅膀全都断了。差一点出了大事故。

“校长,我们没有希望了,没有初级机,只好停下来了!”

林弥一郎对常乾坤说。

“我们可以飞中级教练机。”

“可是我们没有一架中级教练机。”

“能不能直接飞高级教练机?"常乾坤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校长,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全部采用的三级训练法,如果让我们的学员飞中级教练 机已经是大大提前了,这样会使他们全都……"林弥一郎没有说下去,他知道飞机一旦上 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是分三步走,还是一步上天?这成了航校下一步工作争论的重点。日本教员和国民党起 义过来的专家,全都反对一步上天。

他们的意见非常明确:“这是飞行,这是科学,飞得高,摔得重啊!想一步登天,要是 摔下来就全完了!”

两种意见都报到了东北局,东北局和民主联军总部表示支持学校领导和学员的意见。

学员回答得很明确:“上高级教练机怕什么!不入虎穴,难得虎子!要斗争就会有牺 牲,我们愿冒任何风险!”

学员中全都是在战斗中出生入死的战士,这种大无畏的勇敢精神,深深感动了教员和技 术人员。林弥一郎带领技术人员从日本破飞机中,改装了8架"99"式高级教练机。为试飞 作好了一切准备。

1946年7月的一天,机场上万里无云,是一个试飞的好天气。这一天,东北航校的 学员将第一次放单飞,而且是一步上天。

学校的领导一大早就来到了机场,林弥一郎几夜没有睡,反复检查了教练机的各个部 件,直到万无一失,才放下心来。

大约10点多钟的时候,第一批放单飞的学员全都来到了机场,大家情绪高昂。

常校长一声令下,第一架高级教练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了,接着机头一抬飞了起来…… 机场上一片欢呼声……

第二架、第三架也飞起来了,飞机在空中做着各种动作,接着安全着陆。

林弥一郎看着学员的飞行动作,满意地点着头。

下一个放单飞的是张积慧,当他走到飞机跟前的时候,听到林弥一郎喊了一声:“先等 一等!”

接着他跑到了常校长跟前说:“我认为张积慧不能放单飞!”

“为什么?他可是最好的学员之一啊?"常校长说。

“他还需要学习!”

“那好吧,我们就听你的。"常校长接受了林教官的意见。

张积慧一肚子火气地退到了一边,看着战友一个接着一个飞上了天,心里像一团乱麻。 可是他马上就使自己平静了下来,在林弥一郎的精心指导下,又刻苦地练了起来。

林弥一郎在教学上非常严格,有人说这是他"帝国军人"的作风,他却认为身为教官如果 不严格要求,那就是对学员、对中国最大的不负责。特别是对那些技术好的学员,他更是特 别严格。

过了一段时间,他认为张积慧可以放单飞了,便向学校作了报告。

张积慧的单飞放得非常成功,林弥一郎伸出了大拇指:

“第一流的,大大的好!"直到这个时候,林弥一郎才明白,为什么学校敢于提出"一步 登天"的方案,全世界空军都不敢做的事情,中国空军做到了,靠得就是奋斗精神。过去不 明白八路军为什么老打胜仗,为什么有人说共产党人战无不胜,现在是亲眼所见,全明白 了。

可是,教练机有了,也放了单飞,油料又成了问题,油快要用完了,当时又没有来源。 怎么办?有人提出可以用酒精试一试,酒精可以代替汽油开汽车,为什么就不能开飞机?

一听这话也有道理。

第一次用酒精试飞,天气特别冷,飞机刚刚行起来,突然在空中停车了,一头就扎了下 来……不成功再试,把酒精和汽油合在一起,逐渐减少汽油的分量,在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之 后,试用96度的纯酒精,飞机终于飞了起来。

1947年下半年,航校的日子越来越难过,配件没有了,现有的飞机也坏了不少,困 难一个接着一个。

8月的一天早上,天边传来了引擎响声,国民党的15架轰炸机飞到了机场上空,先是 一阵扫射,接着便丢下了炸弹,停在机场上的6架飞机起火了,不少同志冲上去救火,又被 炸弹炸伤了。接着特务又放火烧了机场的汽油库。

机场只好一步步地向根据地内转移,可是敌机一步步地跟了上来,只要航校一飞行,敌 机就会飞来袭击,当时机场没有高射炮,也没有能升空作战的飞机,只能看着敌机逞凶。

那些驾着美国飞机的国民党飞行员十分疯狂,早上8点飞到航校机场上空,轮番轰炸扫 射,到了下午3点钟之后才飞回老窝去。大家都起红了眼,朝敌机骂道:“狗强盗,你的狗 命也长不了,等老子上了天再收拾你!”

在敌机频繁的骚扰下,学校也开始了打游击式的教学,抓紧8点之前和3点之后的时间 进行训练,白天就把飞机拉到临近的山沟里藏起来。由于敌机在头上出现,我机速度慢,又 没有武器,只能用超低空飞行来摆脱,这样我们的飞行员,一开始就学会了超低空飞行,因 为这种飞行工作量很大,也很吃力,每次飞行回来,飞行员个个都两腿酸疼,疲劳不堪。但 是,这却对今后的空战打下了基础。在朝鲜战争的空战中,美军飞机有不少是在和志愿军空 军超低空较量时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惊呼:中共飞行员经过良好的超低空训练。当然他们 不会想到我们的飞行员,是在敌人的飞机压着头皮轰炸扫射的情况下训练出来的。

航校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不要说肉和油,连细粮和青菜也没有。吃的是苞米窝窝头。 飞行员和机务人员还要开荒种地,上山打柴烧木炭,冬天下河塘抓泥鳅,夏春挖野菜,秋天 上山打猎。住的房子全是因陋就简,没有取暖设备,冬天冻醒了,就裹着被子在屋里转圈 子。

那时也没有飞行服,没有保险带,没有安全伞。冬天开飞机,都是用布把脚包起来,用 麻绳绑在座椅上飞行。地勤人员没有工作服,冬天披着麻袋工作。

大家在艰苦中互相鼓励:一定要争一口气,等我们翅膀硬了,要把敌机打下来!在艰难 困苦中,中国空军一步步成长期来。

林弥一郎曾感慨地说:“如此困苦的环境,就是帝国军人也是难以忍受的,共产党人, 了不起啊!我敢说,我的学员都是中国的王牌飞行员,如果给他们先进的飞机,他们就会无 敌于天下!”

仅仅几年之后,林弥一郎的预言变成了现实。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将世界一流的美国空军 打得落花流水。从东北航校毕业的张积慧、王海、刘玉堤等一批飞行员,成为震惊世界航空 界的战斗英雄。

1977年,林弥一郎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访问中国,他受到了国宾级的接待。当这位 白发苍苍的老人,沿着脚下的红地毯走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正是他的学生——中国空军副司 令员张积慧。

师生紧紧握手感慨万分。

张积慧对他说:“林教员,您还记的那次您不同意我放单飞吗?”

“记的,记的。”

“当时我可是想不通,对您很有意见!”

林弥一郎会意地笑了:“您为什么当时不对我提出来呢?”

张积慧将军感慨地说:“后来,我想通了,如果您不那么严格要求我,我的飞行技术不 会提高得那么快,也不可能在后来的空战中,一举把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击落。我应该感 谢您!”

林弥一郎点了点头,他有理由骄傲,他的学生不仅许多成为中国空军的高级将领,而且 几乎都是空军战斗英雄,世界公认的王牌飞行员。

林弥一郎一生中有两件事感到特别自豪,一是为中国培养了第一代飞行员;二是他回国 后担任了"日中和平友好会"的会长,为中日和平做出了自己毕生的贡献。

四、蒋军空军想给新中国领袖一个下马威

1949年3月8日,河北平山西柏坡。

清早,常乾坤和王弼兴冲冲地来到了党中央所在地。他们知道,具有历史意义的中国共 产党七届二中全会正在这里召开。而他们此行的使命,就是要向党中央的领导者们汇报东北 航校的情况。

初春的西柏坡还十分寒冷,西北风刮得呜呜响,常乾坤和王弼此时心里却是热乎乎的。 他们都在期盼着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盼望着人民空军能早一天建成。

常乾坤边走边同王弼交谈。

此时王弼也十分兴奋,他的思索已超出了与常乾坤交谈的内容。

1948年,当中国人民解放战争进行到第三个年头的时候,战争的形势发生了根本的 变化。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以北的战线已经崩溃,东北的军队被全部消灭,华北的军队处于人 民解放军的团团包围之中。国民党统治集团在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已濒临绝境。但是, 在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国民党仍纠集残部,企图负隅顽抗。为了夺取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 范围的胜利,1948年12月31日,中国共产党发出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号 召。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为解放全中国即将向长江以南进军的时候,中共中央不失时机地把建 立空军提到了议事日程上。

1949年1月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并向全党发出的《目前形势和党在一九 四九的任务》的指示中,最早提出了建立空军的任务。这个党内指示提出:1949年及1 950年,应当争取组成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并且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当时东北 老航校已经集结和培养了一大批空、地勤人员和其他技术人才,而且已经解放的广大地区内 接管了不少机场,缴获了一批飞机和航空气材,具备了建立空军的主客观条件。

常乾坤、王弼在秘书的引导下,走进了一间十分宽敞明亮的会议室。

周恩来迎上前来同常乾坤、王弼握手,并且把他们介绍给中央领导同志:

“这位是常乾坤同志,他是东北老航校的副校长,王弼同志是老航校的副政委。”

常乾坤和王弼向在座的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陈云、彭德怀、董必 武、林伯渠、贺龙、陈毅、邓小平等中央首长立正敬礼。

毛主席亲切地挥了挥手,说:“坐下来,坐下说嘛!”

周恩来向大家说:“根据毛主席的指示,目前我们组建人民空军的议程已经提出来了, 为了使党中央的各位领导了解目前我们的情况,今天请东北老航校的常乾坤和王弼同志汇报 一下他们航校培养航空人才和现在我们基本的航空条件。”

接着,周恩来对常乾坤和王弼说:“那就请你们二人汇报吧。”

常乾坤拿出汇报提纲,开始汇报。他压根也没有想到,今天有这么多的中央领导听他汇 报,他看到党中央毛主席这么关心航空事业的发展,十分高兴、激动,几次激动地不知说到 了哪里,还是王弼及时地补充。

毛泽东等领导人对东北老航校的建设很感兴趣,在听取汇报过程中,不断插话询问学员 来源、训练水平、装备数量、飞机性能、教学能力、保障条件等等,对创办航校取得的成绩 十分高兴。

当常乾坤谈到航校在极起困难的条件下,已经培养出飞行、领航、通信、机械等各类技 术人员500多名时,毛主席连连称赞:

“了不起!了不起!”

常乾坤、王弼还畅谈了对未来航空事业发展的设想。

对于常乾坤、王弼的汇报和建议,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者们十分满意。他们在了解情况的 基础上,酝酿着创建人民空军的步骤和蓝图。

1949年3月17日,中央军委根据当时形势、任务的需要及常乾坤、王弼的建议, 决定从东北老航校抽调一批人员,组成军委航空局,负责统一领导中国人民的航空事业。

3月30日,中央军委任命常乾坤为军委航空局局长,王弼为政治委员。同日,航空局 在北平灯市口同福夹道7号开始办公。

1949年5月4日,全国青年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平开幕。

毛泽东坐在主席台中央,脸上红光满面。自南京国民党政府最后拒绝在《国内和平协 定》上签字后,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4月21日,百万雄师 在长达500余公里的战线上,强渡长江。4月23日,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国民党统治的中 心南京,宣告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覆灭。凌晨,国民党南京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登上"追云"号专 机飞往广西。昨天,也就是5月3日,战报传到北平,人民解放军又解放了浙江省会杭州。

此刻,毛泽东走到话筒前,开始作报告。

北平南郊的南苑机场。

警报声大作!

高射炮兵闻声冲向炮位!

空军飞行员向战斗机所在位置冲去!

救火车"噹噹"响着警钟冲出车库!

可是,两架涂有青天白日机徽的国民党B—24型轰炸机已飞到人们的头上。

轰炸机超低空掠过机场的塔楼,在机场上空盘旋,随即,扔下了一串串的重磅炸弹。

机场航务主任刘天功开着一辆吉汽车在机场跑道上疾驶,他只有一个念头,救出停在跑 道上的飞机!

敌机的长机飞行员是国民党空二师的飞行大队长,此时,他正命令他的僚机:

“向我靠拢,压低飞,投弹!”

炸弹在跑道上炸起一阵阵冲天的蘑菇云,他看到,停在跑道上的两架飞机被他扔下的炸 弹炸毁,满意地笑了,命令僚机:“抓紧升空,离开机场!”

刘天功眼看着两架通信机被敌机炸毁,心如刀绞,举起手枪,向空中怒射。

机场高射炮"哒哒哒"地向敌机射击。

两架敌机呼啸着飞离机场。

爆炸声震耳欲聋,大火冲天而起!整个南苑机场成了一片火海。

空中轰鸣声更大了,又是4架敌人轰炸机飞临南苑上空。

一串串重磅炸弹落下,一股股浓烟拔地而起!

又一架涂着红星的B—25被炸得像断了翅膀的大鸟歪倒在机窝内!

刘天功仰天看去,敌人机群朝飞机库冲去。

“机库着火了!"救火车的铃声不停顿地响着,呼啸着从刘天功身边驶向机库。

“轰!轰!"机库又腾起了冲天大火,油桶飞上半空爆炸,急驶而来的救火车霎时被烈 火吞没!

机场上,敌人机群来回猛冲,罪恶的弹丸不断地泻落在南苑机场上。

机场四周的高射机枪向空中怒射!

望着南苑机场已成一片火海,敌飞行大队长冷笑一声:

“返航!”

6架轰炸机忽地升高,又扔下一串串炸弹,飞离北平上空,向盘踞的青岛机场飞去。

毛泽东拍案而起!急召周恩来!

在樱花盛开的岛城,国民党青岛警备司令官刘信义举杯为凯旋归来的轰炸机飞行大队庆 功。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