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02章


陈云借鸡下蛋,共产党人进了军阀盛世才的航空学校,周恩来称赞陈云:“做了件大好 事!"不速之客的到来,八路军有了大飞机。

一、陈云当机立断走出一步妙棋

1937年,深秋的西域首府迪化。

迪化,原来是个水草丰美的草原,相传这里曾是王母娘娘洗浴更衣的地方。清朝政府派 封疆大臣在这里垦荒建立城廓后,才逐渐使牧场变为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蒙古语:乌鲁木 齐,意思是"优美的牧场。"如今这里,是西北军阀盛世才的独立王国。

凉风徐徐,奶茶滚沸。家家户户窗前那墨绿而浓茂的葡萄架下,一串串低垂欲落的乳色 马奶子葡萄,散发着阵阵醉人的馨香。整个迪化在瓜果梨桃的馨香中浸泡着。

陈云披着他那件皮领棉大衣,在河边轻轻地踱着,远处传来的那曲缠绵、悲亢的《苏武 牧羊》,使他心如刀绞、哽嗓发涩。

西路军不是当年忍辱负重的苏武!

陈云深知,党中央原计划是送西路军残部到苏联整休、学习的。在西路军还没进入新疆 的时候,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就曾给西路军工委发过这样的电报:

“远方(指共产国际)对于西路军进入新疆转赴远方求学问题已决定了。为此,目前西 路军必须到达星星峡,他们(指陈云、膝代远、段子浚、冯铉、李春田)在该地迎接你 们。”

谁料到时局的变化超出了人们的正常思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党中央鉴于国 内"国共合作"的促成,便决定撤销西路军赴苏联整休、学习的计划,并指示陈云充分利用新 疆统一战线的有利环境,为我党培养各方面的军事技术人才。

“向盛世才学什么呢?"陈云苦苦冥思着,琴声变得抑郁、沉缓。他对盛世才是了如指 掌的,盛世才不仅仅是个残忍、暴戾的军阀,而且还是个善于投机、奸诈的政客。

盛世才原来只是南京国民政府参谋本部的一个作战科长,强烈的权力欲使他来到新疆。 不久,迪化发生政变,他便登上了新疆督办的宝座。他深知自己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决不会 得到蒋委员长的信任和重用。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与新疆接壤的苏联。他打着抗日救国的旗 号,提出了"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的六大政策,这与蒋介石的“攘外必先 安内"的政策有天壤之别,正是由于此,中国共产党在新疆设立了办事处,陈云任中共驻新 疆代表。也正是由于此,西路军才敢在盛世才的老巢中安营扎寨。

琴声嘎然而止,陈云眉头一皱,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眨动了一下,"能不能在盛世才的 军官学校上打点主意呢?'借鸡下蛋'岂不是一举两得!”

陈云变得兴奋起来。

原来,盛世才为了扩大自己的军事实力,在迪化办了一个军官学校,这个学校专门训练 坦克、装甲、火炮等特种兵。

为了扩建新疆督办公署边防航空队,他还在学校辅设了一个航空训练班(对外称"航空 学校"),公开招生,培养飞行和机务人员。这里不但有不少现代化的武器装备,还有大量 的苏联专家执教。

第二天,新疆督办公署。

盛世才捋着八字胡,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陈云,说:

“陈代表紧急要见我,有何贵干呢?”

陈云看了看盛世才和坐在他旁边的苏联顾问华西里将军,然后把参加军官学校的想法提 了出来,最后,陈云着重指出:

“这是盛督办与我党共同合作抗日救国的一次重要体现,也是我们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建 立后的一个新的创举!我想,盛督办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盛世才听后一怔,满脸的不高兴,捋了捋八字胡一言不发地瞧着身材高大的华西里将 军。华西里操着生硬的中国话说:

“好,好,共产党是抗日,国民党是抗日,国共合作,是一家人啊!”

盛世才看华西里答应了,只好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可他还有他的小算盘,西路军参加 军官学校的学习,他可以借此机会多向苏联人要些武器装备。于是他提出了两个条件:

“一是,本人飞机不多,请苏联方面再提供一些援助,用于培养共产党的航空人才;二 是你们共产党的飞行员、机械员毕业后,不能一走了之,要帮助我把航空队的军威树立起来 才能走。”

陈云和华西里同意了盛世才的这两个条件。

一个月过去了,陈云在西路军挑选了25名年纪轻、身体好又有一定文化的共产党员准 备进盛世才的航空学校学习。

事先,陈云调查了解了盛世才航空学校的状况。这个航空学校有6架初级教练机,9架 侦察轰炸机,曾办过两期飞行训练班和一期机械训练班,教官大都是苏联空军军官。眼下第 二期飞行训练班和第一期机械训练班就要毕业了,我们一定要赶在第三期飞行训练班和第二 期机械训练班开学前,把我们的人挤进去。否则,盛世才又有推脱的借口了。但陈云又考虑 到这是我党将要筹建的第一支航空部队,思忖再三,他考虑还是向党中央和毛主席汇报后再 决定。

1937年11月27日,陈云调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他乘苏联飞机离开迪化,飞抵 延安。飞机一降落,他立即匆匆赶到城关向毛主席汇报了这件事。

毛主席听了,十分高兴,说:“这是我们红军的大好事,这件事由你负责,这是关系到 我们未来建设人民空军的大事,要尽可能做到红军一、二、四方面军中都有人选。”

不久,党中央同意了陈云的想法,并决定从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和摩托学校抽调一批优秀 干部赴迪化学习航空。

红色的航空梦,栖息在贫瘠而发烫的黄土高原。纤薄的草鞋、光秃秃的马背,曾驮着一 个炽热的信仰,艰难地跋涉了二万五千里。而今,这炽热的信仰又将被锃亮的双翼高高地擎 举上蓝天。

古朴的窑洞里,人群川流不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次举世罕见的飞行员身体检查正在紧 张地进行。

远涉重洋来中国参加抗战的美国医生马海德,充当了这次飞行员身体检查的军医主任。

测身高、测视力、测听力都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

在测试项目中,还有一项十分奇怪地测试,名曰:测平衡机能。主考官让被测试者在原 地不停地转着圈,一圈,两圈……

主考官大喝一声:“立定!"然后让被测试者迅速指出东、西、南、北的准确方向。主 考官还要问,"是头疼,还是头晕?”

简陋又原始的医疗手段,检阅着一代雄鹰的健美体魄!唯一先进的医疗器械,是在马海 德胸前晃动的一把由于电镀脱落而露出斑斑铜色的听诊器。

在喧噪、纷杂的人群中,一个身材瘦高的人一会儿到这边看看,一会儿又到那边看看, 他翻了翻体检表,看了看文化程度一栏中,大都是"初中毕业"字样,高兴地笑了。这位清癯 的双颊上有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的人就是陈云,他十分清楚,盛世才要求参加飞行训练班的 学员必须具有初中文化水平,否则无缘问鼎。

他微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

突然,他问站在一边准备接受身体检查的夏伯勋:“你是哪个部队的?”

夏伯勋把胸脯一挺,立正报告:“报告首长,我是红二方面军的。”

“你呢?"陈云用手指了指站在夏伯勋身边的李奎问道。

“我是红25军的。"李奎立正大声回答。

陈云满意地点了点头说:

“太好了,你们当中有四方面军的,有二方面军的,还有红25军的,我们就是要选各 方面的代表去学航空。”

这时,他问站在他面前的方槐:“你对学航空技术有什么想法?”

“我担心文化低,学不好。"方槐有些紧张。

陈云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声调变得严肃有力:

“你读过书,当过青年部长,还能写工作总结,也算是个有文化的人了。党在困难的时 候办了这么多学校,目的就是培养你们,希望你们掌握现代化的技术。任何事情都是从不会 到会的。过去你们是放牛娃,穷孩子,不会打仗,不会做政治工作,可通过学习现在都会 了。所以你们对学习航空技术要有信心!”

窑洞里静悄悄的,大家都看着陈云。

陈云双手叉腰,接着说:

“你们将是第一批红色飞行员,是红色空军的第一批骨干,不要怕文化低,不要怕人家 看不起,要以坚强的毅力刻苦学习,一定要把技术学到手!”

几天后,方槐、李奎、方华等19人,兴冲冲地来到陈云居住的窑洞。他们是来辞行 的,陈云勉励他们战胜困难,一定要把航空技术学到手,要像春秋时期越王勾践一样,为新 中国的航空梦卧薪尝胆,悬梁刺股。

1938年1月,方槐等19人在呼啸的西北风中登上美式大卡车,向古城延安挥泪告 别。

二、"土包子"成了航校的优等生

1938年3月初,选调的44名学员会合于新疆迪化,其中1人因病返回延安。

在全体学员会议上,中央驻新疆代表邓发对大家说:

“同志们受重托来学航空技术,都是我们未来人民空军的中坚力量,希望你们要克服一 切困难,把学习搞好。航空知识是很难学的,大家要有思想准备,要舍得吃苦,要下比平常 人多十几倍的精力,学好航空,为将来的人民空军打下基础。”

他又说:“经征得中央批准,这次我们参加学习的共43人,都是共产党员。全体人员 分为两个班,飞行班25人,由吕黎平担任班长,学员有吕黎平、安志敏、方子翼、袁彬、 胡子昆、陈熙、刘忠惠、张毅、汪德祥、杨一德、方槐、方华、夏伯勋、黎明、赵群、李 奎、谢奇兴、王东汉、龚廷寿、邓明、余天照、黄明煌、杨光瑶、王聚奎、彭浩;机械班1 8人,由严振刚担任班长,学员有严振纲、朱烨、周立范、金生、曹麟辉、丁园、王云涛、 黄思深、陈旭、云甫、周绍光、刘子立、陈御风、吴峰、刘子宁、彭任发、吴茂林、余志 强。两个班建立一个党支部,由吕黎平担任支部书记。”

1938年3月上旬,航空训练班开学了。

教室门开了,教官王膺琪高傲地走了进来,那身国民党藏青色的军服上,挂着少将军 衔。冷冷的面孔,让人心寒。他双手按在讲台上,当他的目光落到我党派来的学员脸上时, 嘴角掠过一丝淡淡的冷笑。

“今天我们学机械物理学,我们先复习一下初中学习的普通物理学的内容,我提几个简 单的公理,请大家回答。”

沉寂,无人回答。

王膺琪气得眼睛都变了颜色,他恨恨地把目光转向我党的学员。

一个、两个、三个……被叫起来的中共学员站成了一串。

王膺琪气得火冒三丈:

“这堂课,无法给你们上了,你们花名册上都写的是初中、高中毕业,可你们连最简单 的物理公式、公理都不懂,像你们这样的文化程度,还想进入航空界?”

说完,一摔门,拿起讲义走了。

学员们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

教育长徐杰来给学员上课,讲了半天,学员们仍是木然,他暴怒了,指着学员的鼻子喊 道:“给你们上课,简直是对牛弹琴!从明天气,你们都给我滚回去。”

脆弱、腼腆的自尊心,被人狠狠地插上一把锋利的匕首。

大家的心在流血。

学员党支部连夜开会。

党支部成员在学员中谈心、鼓劲、加油。

“党中央、毛主席在注视着我们,人民空军的宏伟蓝图在等待着我们,中华民族的重任 我们一定要挑起,决不能给红军丢脸,决不能让他们看共产党人的笑话!”

一封封决心书拥向党支部,吕黎平愁苦的脸露出了微笑。

夜深了,教室的灯光射向旷野。

节假日,草滩下卧着一群啃书本的人。

熄灯了,在被窝里,打着手电仍在看书。

操场上,一群人举着飞机模型汗流浃背地演练。

一道道难题被攻下,一个个令人头痛的飞机构造原理被解开。学员们你拉着我,我推着 你,一起跨进了这个航空殿堂的大门。

实际操作考试开始。

教官指着一架开车时冒着一缕缕黑烟、发动机转速上不去的飞机说:“为什么冒黑烟? 原因在哪里?”

盛世才部队的学员嗫嚅着答不上来。我党学员杨一德果断回答:

“这是发动机气缸被划伤引起的!"随后,杨一德手脚麻利地卸下气缸,果然如此。

一个鲜红的5分落到了学员成绩册上。

教官们惊愕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铺着红桌布的考场上,一道道事先拟好的考题,把学员们引到桌前。

众目睽睽下,盛世才部队的学员一个个汗流浃背颓丧地退出考场。

我党43名学员个个对答如流。

教官们目瞪口呆,苏联顾问伸出大拇指,直喊:“好!好!”

此时,这些其实的汉子清瘦的双颊跌滚着苦涩的泪珠。

飞行班从4月8日开飞,先后飞过苏制乌—2型双翼初级教练机、埃尔—5型双翼侦察 机、伊—15型双翼歼击机和伊—16型单翼歼击机4种飞机,平均每人飞行1000个起 落,300小时,飞行技术达到了作战水平。

机械班经过一年的学习和实习锻炼,分配到盛世才的航空队任机械员,到飞行班毕业 时,已熟练地掌握了上述几种飞机的维护技术。

1939年初,迪化城外。

天山融化的雪水,在墨绿的山脚下汇成一条清澈的小溪,如碎银抛洒在大地间,波光粼 粼,潺潺抖动。两排帐篷威风凛凛地遮掩在河边的桦树林中,几个手持长枪的身影,不停地 在浓荫中闪动着,给这宁静的山谷、河流和树林,增加了一股神秘的威严。

这是西路军在迪化经过休整后,进行一次野营训练的营地。

这天,应新疆办事处代表陈潭秋的通知,吕黎平和严振刚火速赶到迪化城外野营训练营 地。

当他们来到一顶帐篷前,一个魁梧而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周副主席!”

两人惊诧地叫了起来,忙上前敬礼。

“周副主席特意来看望你们。"站在一旁的陈潭秋首先开了腔。

“党中央、毛主席非常关心你们学航空,让我路过迪化时向同志们表示慰问。"周恩来 亲切地说:

“我不便直接去航空队看望大家,就见见你们两个代表,请你们回去转达一下。”

周恩来向二人和蔼地挥了挥左手,招呼他们席地而坐,然后自己很随便地坐在了毛茸茸 的草地上,详细地询问其他们在航空队的学习情况来。

当周副主席听到大家经过刻苦发奋学习后,每个人的考试成绩都在4分以上,并已经能 操纵、维修两种型号的战斗机时,他兴奋地说:

“陈云同志做了件大好事,将来建设我们自己的空军,有骨干,有种子了!”

看着周副主席兴奋的神态,吕黎平、严振刚越发高兴。当汇报到来学航空的43名同 志,都是从红军各方面军中挑选出来的优秀干部时,周副主席连连点头称赞道:

“这很好,每一个方面军都有优点,应当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继承了各方面军的优良 传统,我们的航空队就会有很高的战斗力。将来我们党建立空军时,应从八路军、新四军, 从各地的游击队、从各解放区选调德才兼优的同志,要搞五湖四海,把各方面、各地的优点 都集中到空军里面去。一个飞行员驾驶一架飞机单独行动、单独作战,没有好的思想作风和 高超的技术、战术,是胜任不了的。”

在结束交谈时,周副主席关切地询问他们两人:“大家远离延安,一定有不少困难 吧?”

吕黎平大胆地提出一个问题:“能否请周副主席到苏联后,向斯大林反映一下,苏联给 了国民党不少飞机去打日本,我们共产党打日本最坚决,他们也应该给我们一些飞机。这 样,我们学成之后回延安,就能组建自己的空军。”

周恩来笑着点头允诺了。

吕黎平、严振刚事后从陈潭秋那里得知,周副主席是因右小臂折断,在毛主席再三催促 下,才途经迪化赴苏联治疗的。

1940年3月,周恩来的胳膊痊愈后,又乘飞机从苏联返回延安途经迪化。在迪化停 留期间,他又接见了吕黎平、朱烨等人,并十分婉转地告诉大家:由于"国共合作",我们八 路军名义上属于国民政府统一领导,苏联他们不便于把飞机直接给我们,否则,会带来一些 外交上的麻烦。

周副主席又勉励大家:“我们党迟早要建设自己的空军。

你们40多名同志既有会飞行的,又有搞机械的,一有飞机就能形成战斗力。党中央对 你们寄予很大片望,你们要珍惜目前的学习机会,争取用更好的成绩向党中央汇报。”

三、风云突变,航空骨干落入囹圄

1940年以后,新疆地区经济恶化,物价飞涨,学员伙食太差,体质明显下降。陈潭 秋同志向中央有关部门报告,决定从新疆历年来节余的党费里,每月拿出120元作为伙食 补助。这在当时是一种少有的特殊照顾。

尽管周恩来在迪化停留期间曾先后四次与盛世才做了坦诚的交谈,但事与愿违。

盛世才开始翻脸了。

大雪漫天飞舞的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斯大林的办公室里。

盛世才掏出了一张庞大的索取飞机、大炮的清单,递给了正在攥着枣木烟斗沉思的斯大 林,斯大林看过清单淡淡一笑,说了一句令盛世才吃惊的话:

“飞机、大炮有,但要拿钱来买,不能像过去那样无偿地赠送了。”

盛世才沮丧地走出了克里姆林宫。

1942年春,德国侵入苏联腹地,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处于艰难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 下的八路军、新四军正在抗日前线浴血奋战,革命势力经受着严峻考验。

4月18日,毛主席收到了周恩来从重庆发来的电报,电文通报了蒋介石三次召见盛世 才驻重庆代表张元夫,并让张元夫返疆向盛世才转达了双方谈判的条件。周恩来的电文特别 提出:应将蒋、盛合谋反共迹象向党内迅速转达,以防不测。

盛世才在向蒋介石靠拢。

5月17日,任弼时致电新疆党代表陈潭秋,通报了蒋介石准备派3个师的兵力进驻新 疆,并邀请盛世才去兰州与蒋介石见面。任弼时请陈潭秋注意蒋介石的阴谋。

蒋介石把手与刺刀同时伸向了盛世才。

8月29日,蒋介石派宋美龄、朱召良、吴忠信、毛邦初等人飞赴迪化。

一张烫金的委任状使盛世才忽忽飘然。他摇身一变,瞬间变成了国民党中央监委、新疆 省党部主任委员、新疆边防督办、新疆省政府主席、第八战区副司令官、中央训练团新疆分 团主任、中央军校第9分校主任、西北运输委员会副主任、19集团军副司令……一串显赫 的头衔,使他陶醉了。

盛世才终于抱住了蒋介石的大腿。

1942年9月17日,盛世才以"请谈话"为名,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人软禁 起来,不久,便投入监狱。

同时,又将我党派来学航空的干部、战士及其家属全部扣押,总人数为123人。航空 队的共产党员被囚禁在教导队驻地,继而又转移到一个叫"刘公馆"的地方,完全割断与外界 的联系。1944年11月,又将他们关进了监狱,施行残酷折磨。

航空队的共产党员们以威武不屈的节操同敌人进行了坚决地斗争。他们身处铁窗之中, 还组织起来学政治、学文化、复习航空理论,徒手模拟飞行,以待日后为创办人民空军尽 力。

党中央、毛主席念念不忘我们党的这批宝贵人才。对这批干部,中共中央曾经多方设法 营救,先是请苏联出面向盛世才要人,但是盛世才早在1942年底就关闭了苏联领事馆, 对苏联的要求,盛世才睬也不睬。

1945年8月,应蒋介石邀请,毛主席、周恩来赴重庆参加国共谈判。在谈判中,毛 主席与蒋介石直接交涉,达成了释放除汉奸以外的一切政治犯的协议,并正式写入《双十协 定》。可盛世才还是不放人。

后来,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以老朋友的身分,亲自登门拜访国民党政府新任西北行营主 任兼新疆政府主席张治中,当面请他设法营救被盛世才关押在迪化的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 张治中将军慨然承诺。

张治中将军到任后,首先派迪化市市长屈武,作为他的代表到狱中对大家进行慰劳慰 问,并发给伙食补贴,改善生活待遇。然后又多次电陈蒋介石,提出坚决放人。

经再三催促,这些被关押了3年9个月之久的共产党人,终于在1946年6月10日 得到释放。

张治中将军特意为他们准备了车辆,屈武先生亲自到场送行。为防途中发生不测,张治 中将军还委托新疆警备司令部少将交通处长刘亚哲一路护送,于7月10日胜利回到延安。

眼望着延河边上的宝塔山,这些航空训练时的硬汉子,人人都流出了激动的热泪。他们 高呼、狂喊:“亲爱的母亲,我们回来了!”

7月15日,在延河边上,延安党政军民隆重集会,欢迎从新疆胜利归来的全体人员。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见了他们,关照他们好好休息, 早日恢复健康,准备迎接新的任务。

四、八路军的大飞机让美军观察组吃了一惊

1945年8月初的一天,延安清凉山飞机场空空荡荡的,机场的跑道有2000多米 长,一直伸到延河边上,紧靠机场的山坡上,则是一块块零乱的玉米地。

一年多之前,为了修这个飞机场,陕北的乡亲们把自己的好地都让了出来。那一天毛泽 东、朱德、周恩来都参加了修建工程。毛主席一边铲着土,一边对战士们说:“我看出来 了,你们都是庄稼人,一看用了这么多的好地,心疼啊!可是它的作用也很大啊,有了它, 飞机就能落下来,我们延安和外边就可以有来有往了。”

听了毛主席的话,大家连连点头,干活的劲头更大了。

机场修好之后,当时的主要作用,是为美军驻延安观察组使用的,美军飞机从西安飞来 之后,一般不作停留,再飞回去。

为了保卫机场的安全,八路军专门派出了一个连,还成立了一个专门机构叫机场勤务 股。股长江油是个老红军。后来成为中国航空工业部的副部长。

天空很晴,一丝云也没有。机场上已经好长时间没有飞机来了,跑道上长了一层密密的 青草,已经看不到黄土地了。

天空中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一架黑色的大飞机从天边冒了出来,它一共有5个 头,4个头上的引擎一起响着……四周的牛羊吓得乱跑乱窜,村子里的狗也在白天叫了起 来。四周山梁上的窑洞震得一个劲地掉土。

这是一架苏联的中型运输机,它在机场上空转了一圈。然后头朝下落了下来,在跑道上 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最后在机场的头上停下了。

这是延安机场落下的最大的一架飞机,守卫机场的战士看到它那庞大的身子都吃了一 惊。飞机停住了,机舱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国人,他的后面跟着几个黄头发的 苏联人,全都穿着呢子军装,脚上蹬着马靴,挂着肩章,一个个都很威风。

中国人从飞机上跳了下来,江油端着枪已经跑到了他面前,那个中国人对他说:“我是 曾克林,是中央派到苏联去的,我们是从东北来的,有紧急情况要向中央报告。”

江油听了之后,马上派人到杨家岭去报告。

过了一会儿汽车就开来了,这群人全都上了汽车,朝中央大礼堂开去。

第二天,苏联飞机载着陈云、彭真朝东北方向飞去。

8月9日,苏联对日宣战,苏联远东军的100多万部队,对日本关东军发起了闪电般 的进攻。几天之后,日本便投降了,苏联军队一举解放了东北三省。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陈云一行乘飞机前往东北,作好全面接收东北的准备。

军情紧急,可是八路军没有自己的飞机,再紧急的事情也只能借用别人的飞机。

8月20日,天刚蒙蒙亮,四周山坡上还看不见多少干活的农民。江油带着枪在机场上 巡逻。

这时天空中传来了嗡嗡的响声,有一个很小的黑点出现在天边。江油一听声音就知道那 是一架飞机。

“大家快散开,作好战斗准备!"江油一声令下,战士们全散开了。

飞机离机场越来越近,看上去有房子那么大了,连飞机尾巴上的"青天白日"都看得一清 二楚了。

“是国民党的飞机,它到延安来干什么?”

“是不是要破坏咱们的机场?”

战士们正议论着,飞机已经越飞越低了,连座舱里飞行员的脑袋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这架飞机和过去来的国民党飞机不同,没有撒传单,也没有丢炸弹,也不开枪扫射,只 是一个劲地在天上转圈。

“娘的,到底要干什么?"一个战士举枪要打,被江油拦住了。

“没有命令,不准开枪!我看它是想落下来!”

几个战士一听国民党飞机是想落下来,当时就急了:“这可不行,这是我们的地盘!”

“这是我们的机场,只要它落下来,我们就好收拾它了!”

江油这么一说,战士们一下子都明白了。

江油话是这么说,可他的心里也没有数,以往有飞机来,上级总是要提前通知,机场上 没有电台,也没有别的通信工具,都是上级派通信员送信来,可是这一次没有送通知来,会 不会是意外的情况?先让它降下来再说。

想到这里,江油也就拿定了主意,便命令道:“快,挂上风向袋,把'T'字布也飘 上!”

战士们七手八脚地忙活泼来,机场上没有塔台也没有电台,无法与空中的飞机联系,只 能用这种土办法。

'T'字布还没有飘好,飞机已经等不及了,从头上落下来,对着跑道滑行起来,带起一 阵大风,八路军战士被大风刮倒在地上,不少人从地上爬起来,迎着飞机冲上去。

飞机还没有停稳,从机舱里伸出一只手来,不停地摆来摆去。

“缴枪不杀,缴枪不杀!"战士们边喊着边冲了上去。

飞行员蔡云翔第一个从飞机上跳了下来,他大约40多岁,身材高大,举着双手用力地 摆动。嘴里不停地喊着什么,因为风很大,加上飞机的轰响,八路军战士什么也听不见。但 他的手里没有枪,从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恶意。

蔡云翔几乎是趴到了八路军战士的耳边,那个战士才听到了:“……起义……我们是起 义的!”

“是起义的飞机,是起义的!"那个战士大叫起来。

江油这时听到了他们的话,高兴地叫了起来:“好,好啊,太好了!”

正说着话,从飞机里先后下来了六个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兴奋的表情。

江油一边连连说:“欢迎你们,欢迎……"一边和他们一一握手。

战士们也很兴奋,把起义人员团团围住,问这问那。

高兴了一阵之后,江油才想起来还没有向上级报告呢,马上派出了一名战士,到军委去 报告叶剑英总参谋长。

那名战士一溜烟地跑了。

大家这时才仔细看开了飞机,这架飞机不算小,能坐二十几个人,机舱内很宽,两边全 是座位。机头上有两个巨大的引擎,机窗也很大。

蔡云翔告诉江油,这架飞机是汪精卫政府的专机。1940年3月汪精卫投靠了日本 人,在南京成立了伪国民政府,接着又组成了航空署,他让自己的小舅子陈吕祖当了航空署 署长。可是有了航空署并没有飞机,汪精卫只好又去求日本人,最后求到了日本天皇的门 下,还是日本天皇出的钱,买了20多架飞机,无非是一些教练机和运输机。这样汪精卫心 里感到满足了,他可以自称为陆海空三军司令了,这不过是自欺其人的勾当。日本投降之 后,蒋介石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重用汉奸武装,汪精卫也成了接收 大员。

伪政府中的一些有正义感的飞行员不再受气了,他们团结起来,驾机飞向延安。

第二天一大早,起义飞行员们便来到了中央军委所在地。

这是一个很大的窑洞,只见朱德总司令和叶剑英总参谋长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朱老 总与飞行员们一一握手,鼓励他们要好好干,为八路军的航空事业打开局面。

这是八路军第一次有了飞机,也是继"列宁”号之后,共产党人从敌人手里得到的第二 架飞机,大家都兴奋不已,一致要求朱德总司令给飞机命名。

朱总司令高兴地说:“飞机是8月20号飞到延安的,为了纪念这个日子,就叫820 号吧!”

大家一听齐声叫好。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到了8月底,党中央决定在延安召开庆祝抗日战争胜利大会。因 为延安的人民都没有看到八路军自己的飞机,所以不少同志提议,让"820"号,在会场做 一次飞行表演。

叶剑英听到这个建议后,十分高兴地批准了。

“这是个好主意,可以扬我军威嘛,也让延安的老百姓开开眼。"当他听到飞行员报告 说:“'820'号飞到延安的时候,已经将油耗完了!”

“油还是不成问题的,可以找'大管家'去要!”

“大管家"就是军委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因为他负责管理美军延安军事观察团,所以他 那里的洋玩艺特别多,开飞机用的汽油也少不了。

杨尚昆听说是八路军的飞机要用品油,非常高兴连连点头。马上派人打开了美军观察组 的器械仓库,拿出了汽油。

大会开始的时候,毛泽东当时到重庆谈判去了,朱德等在家的中央领导同志全都出席 了,当"820"号起飞的时候,会场上和延安城里一片欢呼声……

朱总司令看着"820"号笑了,也许总司令在想:这时候有一架飞机,对于共产党人来 说太重要了,一些高级领导人就可以坐着它出入解放区了。

飞机在会场上转了一个大圈,撒下了庆祝胜利的传单……

“八路军有飞机了!”

“八路军的大飞机真不小!”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了陕北,周围上百里的老百姓背着干粮,成群结队地跑 到延安清凉山机场,就是要看上一眼八路军的大飞机。

美军延安军事观察组的军官们,在庆祝大会上也看到了八路军的大飞机,他们连连称赞 说:“八路军的飞行员OK!”

大会开完了,他们还没有忘记八路军的飞机,便跑到了机场,因为美军观察组是乘美军 飞机来的,再说机场就是为他们来才修的,所以对他们也不保密,他们可以随便出入。

美军军官来到"820"号跟前,一名少校看清了号码,八路军的飞机已经编到了820 多号了,到底有多少架呢?

几个美军军官争执起来,谁也说不清八路军有多少飞机,可是过去从来也没有听说过, 也从来没有见到过。既然八路军有飞机,为什么还要借用美军观察组的飞机?

美军军官百思不得其解,便问江油:“军官先生,你们的飞机是从哪里来的?”

江油一听就明白了,故意十分神秘地说:“这是从前线回来执行任务的!

美军军官还要再问,江油马上板起了脸,一脸正色地问:

“你们问这些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美军军官连连道歉。他们可能已经明白了,八路军不止一架飞 机,到底有多少那一定是军事秘密了。

美军军官只好摇晃着脑袋走了。

9月,传来了党中央的重要指示:“820"号作好执行重要任务的准备。大家一听都 特别激动,很快就作好了准备工作。

与"820"号同时执行任务的还有美军的一架飞机。聂老总和一批军政领导乘坐美军飞 机,前往东北。

王弼、刘风、蔡云翔、陈秋明一批航空骨干,乘坐“820"号飞往东北,党中央已经 决定要在东北筹建我军第一所航校。

“820"号带着人民的期望,飞往东北的黑土地,它为人民空军的建立,为培养人民 空军的战斗骨干发挥了重要作用。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