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惊—中国空军传奇》第01章


带翅膀的怪物降落在苏区的河滩上。徐向前说:

“就叫'列宁'号吧!"蒋介石怒斥何应钦。龙文光勇炸黄安城,两发炸弹击退万余敌 兵。

一、天上落下"怪物",红军航空局诞生

1949年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胜利的日子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诞生了。从 此,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有了一支正规的空中力量。

可是,人民空军诞生之前,在中国革命的长河中,流传着许多传奇故事。在中国共产党 领号的红色政权中,也曾经有过自己的战斗机和飞行员,也出现过许多惊心动魄的空战,他 们的英雄业绩和伟大功勋,同样是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的光荣,至今令人难以忘怀。

在那个难苦的年月里,红色政权不可能也没有这个能力自己制造飞机,可是就像《游击 队员之歌》里唱得那样,"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飞机也可以从敌人手里夺得,并 且将敌人培养的飞行员,教育成为英雄的红军战士。

这就是中国工农红军所创造出的奇迹。

1930年2月28日,鄂豫皖根据地大别山南部的宣化店陈家河。

冬末的太阳,颤悠悠地爬上四明山的顶巅,山腰间团团蒸腾的雾瘴正在悄悄地消散。山 下的仔猪河扭动着解冻的身躯,携着串串细小的浪珠,向远方的湘汶河涌去。

突然,天空传来一阵打雷般的轰鸣声。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声音?"正在山头放哨的赤卫队员握紧手中的鸟枪,抬头仰望天 空。

随着轰鸣声由远到近,一团阴影掠过山顶,像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地在山谷中盘旋着。一 圈,两圈……阴影越来越大,越来越低,它像一个大怪物,在身子的两边分别伸出上下两个 大翅膀,屁股上翘起个大尾巴。

这个大怪物径自朝村外的河滩上起来。监视它的赤卫队员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只听见 轰

“呜!呜!"赤卫队员连忙吹起了号角。

村中的赤卫队员们听到号角声,举着锄头、长矛、鸟枪,纷纷冲到河滩上,包围了这个 大怪物。

位于陈家河西姚畈的反动民团也看到了从他们头上掠过跌落在河滩上的怪物。他们看到 了怪物屁股上画着的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徽记。团总武盛才惊呼:

“弟兄们,那是国军的飞机啊!国军的飞机掉下来了!”

他一蹦三跳地冲到屋外,狂呼:“快!快跟我去救国军的飞机!”

这伙身着长袍、头戴礼帽、举着"汉阳造"的民团,嗥嗥喊叫着朝着停在河滩上的飞机扑 来。

冲到飞机跟前,他们遭到了赤卫队员们的反击。"呯呯"、“嘭嘭",双方互不相让,在 河滩上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厮杀。

赤卫队员迅速占领有利地形,沉着迎战,打得民团鬼哭狼嚎。民团渐渐吃不住劲了,咒 骂着扔下几具尸体落荒而逃。

赤卫队员们又赶紧将趴在河滩上的怪物围了起来。

突然,怪物脑袋上打开一扇门,一个头戴皮帽子、大风镜的人,举着双手,哆哆嗦嗦地 走了出来。只见他脸色苍白,嘴里不停地喊道:

“各位父老乡亲,不要伤害我,我是飞行员,不要伤害我!”

“飞行员?什么叫飞行员?"赤卫队员们面面相觑……

鄂豫皖苏维埃政府接到陈家河赤卫队缴获"空中怪物"的报告后,立即命令驻扎在陈家河 附近的红军部队和陈家河苏维埃乡政府:不但要保护好"空中怪物"和飞行员,而且要立即将 空中怪物

命令下达后,可忙坏了赤卫队员和红军战士们。他们从红军中找到了两位在国民党旧军 队中当过炮兵、后来被红军俘虏的战士,让他们当"专家",然后一起商量如何把这个大家伙 运走。

这两位"专家"不负众望,把飞机的每个部分标上数码,画成草图,又指挥大家把这"空 中怪物"大卸八块。然后用马车装、用人抬,翻山越岭、披星戴月,4000多人忙碌了半 个月,终于把怪物运送到了新集。

被俘的飞行员也被带到了新集。

鄂豫皖军委负责人徐向前命令,把飞行员带到指挥部。

当飞行员被押到指挥部院门口,他看到持枪的红军战士时,心猛然颤粟起来。

“完了!这是最后的时候了,审讯完我以后,这些'共产共妻'的红军,是不会给我留下 一个完整尸首的……”

他忐忑不安地走进了指挥部,心里"咚咚"打着鼓。

“坐下吧。"一个小红军战士指着一把小竹椅对他说,还给他端来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茶 水,然后走了出去,只留下飞行员一人在屋里。

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敢坐,也不敢喝手里的这碗茶水。

门开了,他看到有一个人走到他跟前,和蔼地说:“叫什么名字啊?”

他没有抬头,喃喃地说:“龙文光。”

“在哪个部队当兵啊?”

“国民党军政部航空处第4队当飞行员。”

“怎么飞到苏区来了呢?”

“我从汉口到开封执行通信联络任务,返航时因遇大雾迷失方向,油料耗尽了只能迫降 在这……"龙文光小声地回答。

“不要紧张嘛。"那人提起水壶,给龙文光续了点水,轻轻把他按坐在竹椅上。

这时,龙文光抬头望了一眼这位问话人。他瘦瘦的高高的个子,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色军 装,清瘦的面孔上长着一双笑眯眯的小眼睛。

“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向前,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什么话你可以尽情说。"他仍 然和蔼地说。

“啊!"龙文光霍地从竹椅上站了起来。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 蒋介石悬赏10万大洋要他首级的徐向前!原来是这么起普通通的人,这么慈祥,这么和 蔼,这么平易近人。他不敢相信眼前这和谐的一幕,但又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那我们就算是认识了。"徐向前轻轻地拍了拍龙文光的肩膀,同他交谈起来……

一次,两次……徐向前多次接见他,说服他,教育他。

最终,他选择了红色。他决定起暗投明,参加红军。

他找来了帮手,把拆散的飞机重新组装起来,并在机身上涂上一层灰色的油漆。飞机尾 巴上的那枚国民党的徽章不见了,他还在机翼下用红色油漆精心描绘上两颗鲜红的五角星。

3天后,徐向前在认真察看了修复后的飞机后,高兴地说:“龙文光同志,祝贺你和你 的飞机走向光明,我代表苏维埃政府宣布:你被任命为鄂豫皖苏维埃政府航空局局长。”

“谢谢!我一定要为红色政权尽心效力!”

龙文光十分激动地说:“请您给这架飞机起个新名字吧。”

徐向前围着飞机走了一圈,然后站定,笑着对龙文光说:

“我看,就把我们工农红军的第一架飞机叫'列宁'号吧!”

为了使"列宁"号早日飞上蓝天,航空局在新集北侧修建了一个占地100多亩的大机 场。同时,想方设法从敌占区搞来许多汽油,积极准备试航。

7月10日,新集机场上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红军第一架飞机就要在这里起飞,展翅 蓝天了。上午8时整,徐向前陪同龙文光和红四军政委陈昌浩来到了机场。

“报告,试飞准备一切就绪,请指示。”

“我看可以试飞了。注意安全。"徐向前下达了命令。

龙文光和陈昌浩在众人簇拥下登上了飞机。随着一阵轰鸣的马达声,"列宁"号在跑道上 急速地滑行,抬头,冲上了天空,地面上的军民一片欢腾。

9月8日,"列宁"号再次起飞,抵达华中重镇武汉市上空进行军事侦察并散发传单。这 一举动,使武汉三镇的国民党政府惊恐万状,迫使一些重要军事目标实行灯火管制,唯恐成 为红军飞机进攻的目标。就连武汉的《论坛报》也不得不惊呼:

共军"列宁"号飞机近日连续强扰潢川、固始、光山、汉口等地,现有关军方已通知各地 严加防范。

二、蒋介石难咽心头怨气

南京,国民政府主席府邸。

蒋介石身着一身笔挺的墨绿色哔叽军常服,仰坐在竹沙发上,墙角的落地风扇轻轻地吹 拂着,给焦躁的蒋总司令送来阵阵凉风。

侍卫官走到蒋介石身旁,低声报告:“主席,军政部长何应钦到。”

“嗯。"蒋介石紧闭的双眼没有睁开,只是从鼻孔里答应了一声。

侍卫官退出去,把何应钦引到屋内后,关上房门。

何应钦看着沙发上的蒋介石,立正报告:

“报告主席,军政部长何应钦应召前来受训!”

蒋介石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来,走到何应钦身边,把手里的呈文簿递给他。

何应钦赶紧双手将呈文簿接过来,只见一份电报上写道:

“汉口第4侦察机大队龙文光,驾机投降共匪后,近日频繁出没于国军统领区,行侦察 之职任,我军将士对其"列宁"号既恨又惧,应早日除之为盼……

看着呈文,何应钦脸上的汗淌了下来。

蒋介石嘴角微撇,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向我报告?”

“主席,龙文光失踪后,我接到的报告是他早已摔死,谁知他……他投降了共军……" 何应钦结结巴巴地说。何应钦此时,刚当上军政部长一个月,这件事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好 兆头。

“这个龙文光是什么人?"蒋介石缓缓地坐下。

“主席,龙文光的原籍是四川重庆人,毕业于广东航校,后来赴苏联深造,1928年 回国,在讨伐桂系之战中立下了战功,而后调入军政部航空第4大队。”

“不争气啊!"蒋介石长吁一口气,仰靠在沙发上。

此时蒋介石心绪沉重,他想起1929年为了扩充空军,他指示军政部订购了17架美 国"海盗"02—U4型侦察机,配备于航空处,后来在南京政府与西北派系冯阎的中原大战 中,第4航空大队参加作战,立下战功,蒋介石本人也曾乘坐过这种飞机作敌前观察。可现 在,他辛辛苦苦扶持起来的空中骄子却成了共军的空军力量,真让人品恼啊!

何应钦垂手肃立,连大片也不敢喘一下。

蒋介石想起,当这批侦察机从美国到达南京机场时,他十分兴奋,当即携宋美龄观看美 国一个飞行中队进行的飞行表演。身着旗袍的"第一夫人"在飞行表演前亲切地接见了美国飞 行员,并把一朵朵红花戴在了这群高鼻子蓝眼睛的美国人胸前。

3架"海盗"飞机像3只轻巧的燕子,爬升,盘旋,俯冲,3个美国飞行员使出浑身解 数……惊人的特技飞行,把蒋介石和"第一夫人"看呆了。

回到官邸,蒋介石立即挥笔签署了订购美国飞机的命令,决定"再购25架!”

此时,蒋介石又想起年初在汉口机场视察时,他指着那架价值10万美钞的"海盗"飞 机,问身边的年轻飞行员:

“这个飞机性能怎样啊?”

“报告总司令,"飞行员立正向蒋介石报告:“这架飞机的性能很好,它最大速度是每 小时237公里,飞行高度可达6250米,可以携带炸弹100公斤,还配备两挺7.6 2毫米的机枪。”

“好!好!"蒋介石十分高兴。

“报告总司令,现在汉口机场这种飞机已有17架,飞行员们正加紧训练,以备战 事。”

蒋介石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一排整齐的飞行员队伍,清了清嗓音,然后用他那短促亢昂、 令人难已听懂的奉化口音开始训话:“惟今后军事任务仍甚艰巨,望我空军将士共体时艰, 继续忠勇杀敌,为党国立功!”

机场训导长,一个矮矮的空军上校立正敬礼说:“请总司令放心,我全体官兵一定不负 总司令厚望,全力以赴,严格训练,以图精诚报国!”

望着这一架架崭新的战鹰和一个个英姿勃发的飞行员,蒋介石怀着喜悦的心情离开了汉 口机场。

越想越气恼的蒋介石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何应钦的面前,用手指着他的鼻尖:“你是 军政部长,敬之,在其位要谋其政,对龙文光的事要负责任的!”

何应钦连声说道:“是,是。”

蒋介石解开衣服领口处的钮扣,继续说道:“龙文光的所为,给我们党国军队抹黑,你 打算怎么办?”

何应钦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他心里十分明白,自己作为蒋主席的一名亲信,被 委任军政部长的美差,原以为可以名利双收,谁知上任不久,就碰到了龙文光驾机投诚了共 产党这件事,惹的蒋主席发火,看来军政部长这个差事不太好干啊。

“主席,龙文光投敌之后,我已令航委商议了办法,因未有实绩,还未敢呈递主席。" 何应钦靠近蒋介石报告说。

蒋介石站起来,背着手踱到窗前,沉思了一会,回过身来说:“我不是想对你发火,而 是有人想用这件事来要挟我。

你回去后,要把这件事办好,不要再让我为这事找你。”

何应钦立即回答:“请主席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处理好,回头再向您禀报。”

蒋介石不再说话,走到桌前,拿起一份呈文,看了起来。

何应钦见状,赶忙说:“主席,我回去了。”

蒋介石继续看呈文。

何应钦慢慢退了出去。侍卫官过来,将一份蒋介石的手谕交给了他。

南京城洪武路1号,南京政府航空委员会。

事关重大,不敢马虎。何应钦亲自出席了国民党航委会特别会议。

“各位同僚,蒋主席的手谕我已向大家转达了,我们要齐心协力,共同将龙文光这个心 头之患除掉,以保我党国的宏图大业不受污侵。各位回去后,务将共军'列宁'号的航程规律 摸清,以图毁之而保我空军名望。”

汉口机场,一架涂着青天白日徽章的飞机腾空而起。

突然,电话铃声大作,机场航务主任接起电话。

“什么,共军'列宁'号出动了,好,好,我们马上升空。”

机场上,警报声骤响。

两架战机升空,向西南方向飞驶而去。

国民党军政处第4航空大队副大队长赵长义驾驶飞机,在高空搜索。

“04号,04号,发现目标没有?”

地面塔台航务主任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

“04号报告塔台,没有发现目标,没有发现目标。"赵长义回答。

此刻,赵长义的心绪不太宁静,他刚接到命令,升空攻击共军"列宁"号飞机,而驾驶" 列宁"号的正是他以前的好友龙文光。

想起龙文光,他满心感激之情。当年在苏联,他与龙文光是同窗好友。他们一起参军, 一起到苏联,一起入航校。赵长义文化程度低,龙文光就手把着手教他那枯燥高深的数理 化,帮他熟悉那眼花缭乱的飞机仪起仪表,处处体贴照顾他。

从此,他们成了十分知心的好朋友。

后来,他听说龙文光驾机出事了。航空处的官员讲,龙文光让共军杀了头。为此,第4 航空大队还为龙文光举行了祭奠仪式。可时隔不久,他便得知,龙文光现在已是共产党苏区 的航空局长了。

想到此,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突然,副驾驶员报告:“大队长,前方发现目标!”

凭着赵长义的直觉和经验,他知道遇到龙文光了。他没有想到能碰到龙文光,更没有想 到,过去的好友今天会是对手。他的眉头紧紧地皱到了一起。

他猛地一推操纵杆,飞机昂头向高空爬去。

“大队长,你……!"副驾驶员看了他一眼。

赵长义知道,塔台能听到他和副驾驶员的说话声音。

但是他还是说:“你看错了,那是飞鸟,不是我们的目标!”

副驾驶员会心地看了大队长一眼,不再吭声了。

赵长义呼叫塔台:“川江,川江,我是04,没有发现目标,04号请求返航!”

过了一会儿,塔台命令:“返航!”

赵长义此时望了望远处的黑点,猛地掉转机头,向机场返航。

三、轰炸黄安,"列宁"号首立奇功

1930年10月,红军发动了黄安战役。

黄安城下,红军指战员围攻黄安已有一个多月了。

黄安城内,驻守着敌69师的1万多军队。

敌69师师部侧厅。

师长赵冠英横卧在楠木镶银的大罗汉床上,捧着一杆烟枪正在吞云吐雾,他那肥胖的身 子几乎占满了整个大床。如花似玉的三姨太侧卧在他的对面,为他点烟泡。

值班副官轻轻敲门,"报告师长,各团团长都到了,请您去开会。”

赵冠英从床上爬起来,三姨太侍候他穿上军服。在副官的簇拥下,他来到了作战室。

瘦瘦的师参谋长刘仲年看了一眼在座的各位团长,说:

“刚才,师座已向各位训话,部署了各团的作战方案。总的来说,我们此番只要守住黄 安城就是胜家。共军虽已围城月余,可区区几杆土枪,能奈我何。”

他举起木杆,指着墙上的地图,说:“目前,东面有新32师的张师长,南面有保安8 旅的夏旅长正率部向我方增援,指日可达黄安。那时,共军就会不击自退。”

赵冠英挺直了他那坐在太师椅上的胖身子说:“因此,各位弟兄还当奋力守城,不得有 半点差错。我估计,再有几天,穷鬼们就得退兵了。他们那土枪土炮,还想打开我黄安城,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哈哈哈!”

防卫一团的候团长站起来说:“师座,兄弟们为您卖命,共军退兵以后,您可得好好地 慰劳慰劳弟兄们啊!”

“那是,那是。"赵冠英捋了捋袖子,拿出一支香烟塞到嘴里,副官赶紧为他点燃了 烟。赵冠英使劲抽了一口,喷出一股浓烟,接着说:

“只要共军退了兵,我一定摆上三天大酒席,让你们这些小子全喝得钻桌子底,每人再 赏500大洋,官升两级。”

“还有呢?"夏团长追问道。

“还有?噢,放你们三天假,你们去找娘们,我什么也不知道。哈哈哈……"赵冠英突 然止住了笑声。"可要是谁把共军放进城来,我就要了他的命!”

“报告!"副官走进作战室,"共军又开始攻城了!”

赵冠英"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散会!都赶紧去守城!”

各团团长赶紧离座,匆匆向自己的防区跑去。

城外,红军指战员在土炮的掩护下,又在城墙上架起了云梯。

红军战士爬上云梯,向城墙上冲去。可刚爬到一半,就被城墙上敌人的枪弹打了下来。

如此往复三次,红军团长张卫斌下令:“撤退!”

在鄂豫皖军事委员会所在地新集。

张卫斌团长向徐向前汇报了对黄安久攻不下,战士们十分焦躁的情况。

徐向前同志心急如焚,他心中十分清楚,敌人的援兵再有三天就来到黄安了。而我军已 攻城一个月了,战士们的士气锐气大减,如不再酝酿出好的作战方案,那我们就会前功尽 弃。

正在这时,卫兵进来报告:“龙文光局长前来汇报工作。”

徐向前闻言眼睛一亮,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飞机呢?既然"列宁"号可以用来侦察撒传 单,为什么不能利用品来轰炸敌人呢?

“请龙局长进来!"徐向前对卫兵说。

龙文光进屋后,徐向前请他坐下,倒了一杯开水放在他面前。

“龙局长,我们商量一下攻打黄安的事。"徐向前说:“我有了个想法,不知行不行? 咱们的'列宁'号能带炸弹轰炸吗?”

“可以,这是美国人设计的一种水上侦察机,后来改为陆机型提供给美国海军陆战队使 用,它既是侦察机,也可以携带小型炸弹作为轰炸机使用。咱们的'列宁'号可以携带100 公斤炸弹呢!"龙文光详细地介绍"列宁"号的特性。

“那太好了嘛!"徐向前高兴地来回走着,突然站到龙文光面前。

此刻,张卫斌也看出了徐向前的用意,高兴得直想蹦高。

徐向前问龙文光:“炸弹怎么带呢?”

“原先在这飞机翼下有挂弹架,可去年我从汉口机场起飞时是执行通信联络任务,所以 挂弹架就卸下来了。"龙文光苦着脸说。

“还有什么办法吗?"徐向前问。

“有!"龙文光说:“我可以请兵工厂的同志们做出来。”

“好!"咱们就这样决定,抓紧准备,轰炸黄安城!"徐向前的拳头砸在桌子上,震得桌 上的茶杯跳了起来。

深夜,龙文光的住所彻夜未熄灯光,他突击了一夜,画出了挂弹架的图纸。

第二天,在兵工厂里,龙文光指导着工人们,在天黑前,制造出了两个挂弹架。

工人们和龙文光很快将两个挂弹架安装在"列宁"号的机翼下,每个挂弹架上都挂上了一 枚重磅炸弹。

11月10日早晨,刚刚下过一场小雪,天又转晴。龙文光拎着飞行图兴冲冲地来到机 场,因为今天他要驾驶着"列宁"号专机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当他瞧见机翼下挂着那两枚12 0磅的重型炸弹时,嘴角掠过一丝快慰的微笑。

上午9点钟,"列宁"号挂弹起飞,向黄安方向飞去。

银装素裹的叠叠山岭和炊烟袅袅的村庄,在宽大的机翼下飞掠而过,它们是那样的渺 小,消失得又是那么匆忙。龙文光手握操纵杆,向前倾身凝眸远眺地搜寻着……

他回想起1928年在蒋桂之战时,也曾驾机搜寻过桂系军阀的指挥所。当他把搜查敌 指挥所的座标图交给炮兵后,敌人指挥所在炮击声中升上天空,他的胸前又挂上了一枚奖 章。

可那时是作为一名炮灰,替军阀卖命。而今天,他是作为一名红军战士,为了解放劳苦 大众去消灭敌人。

一个灰蒙蒙的轮廓渐渐在山谷中显露出来。龙文光为之一振,"啊!黄安找到了!”

他一拉操纵杆,马上降低高度,向地面上那错落不齐的黄安城扑了过去。

飞机来到黄安城上空,他仔细观察。围着城墙有一条弯曲的黄黄的线。他断定:那是敌 人的堑壕!

他再细细地看去。

只见敌人的堑壕里跃出无数个穿黄军装的人,只见他们举着枪,摇晃着帽子向"列宁"号 跑着,喊着。

龙文光知道,黄安县已被红军围困月余,守城的国民党军队看见我驾驶的"列宁"号,一 定是认为武汉方面派飞机来给他们空投粮食呢!看来敌人也坚持不了几天了!

他笑了,笑得十分开心。他又一次把飞机降得很低、很低,几乎是在房脊上飞,他这是 在寻找理想的轰炸目标。

黄安城内,守敌听到了飞机的轰鸣声。

副官高兴地跑进作战室,高喊道:“飞机来了,飞机来了!”

敌参谋长欣喜地说:“太好了,来的真是时候,可解了我们的围了。”

赵冠英也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奶奶的,怎么不早来,让老子作了这么大的难,这飞 机要是早来,城外的穷鬼早吓跑了。给它打信号让它给我狠狠地炸那些穷鬼!”

三姨太赶紧跑进卧室,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口中念叨:“救兵好歹来了,我们得 救了,真是老天保佑啊!”

赵冠英从椅子上爬起来,"走,看飞机去,看他到底是来送粮食的还是来炸共军的!”

敌师部里的人都随赵冠英跑到大门外边。

龙文光驾机在天上盘旋。

突然,他发现了一所院子的房脊上有几根天线,他断定,这是敌人的指挥所。又看到从 屋里跑出了好多穿黄呢军服的人,那一定是敌人的指挥官了。

“好!就是他了!"龙文光打定了主意。

“列宁"号在空中漂亮地划出一个大弧线,对着有天线的院子俯冲下去……

赵冠英带着人跑出房屋,仰着脸冲着天上看,只见飞机越来越低。

参谋长越看越不对劲,怎么飞机尾部没有青天白日的徽章呢?那红的是什么,好像是闪 闪的红星……机翼下面还有两个字,是什么字?看不清楚……看清了,是两个字,是……

“列宁"!

“啊!不好,师座,这是共军的飞机!"参谋长大声喊了起来,可他的喊声被飞机的轰 鸣声掩盖住了。

赵冠英还在纳闷,"这个飞机怎么光飞,不往下扔粮食呢,他奶奶的!”

这时,大部分敌人已经看清楚飞机上的红星和"列宁"二字,顿时乱成一团。

龙文光乘势对准敌指挥部,连续扔下两枚炸弹……机身微微颤抖了一下,两枚炸弹飘然 而坠。龙文光透过座舱玻璃向机翼下面的弹着点迅速瞧了一眼,只见两个桔黄色的亮点闪了 一下,两股浓烟腾空而起……

架有天线的房子坍塌了,在雪地上期盼着空投粮食的士兵们被眼前慑人魂魄的猛烈爆炸 声吓晕了。当他们弄清楚眼前所发生的真相后,纷纷扔掉手中的武器,抱头喊着,跑着,溃 不成军,"是共军的飞机,它把咱们的指挥部给炸飞了……"守城的敌军打开城门,向着南面 拼命地逃命。城外我红军将士乘胜追击,一鼓作品,歼灭了敌人。

城内敌人大乱,红军从四面冲进城去,攻克了黄安城,全歼守敌万余人,活捉了敌69 师师长赵冠英。

四、63万大军扫荡一架飞机

1932年8月,酷热的南京如同火炉一般,蒋介石坐在总统府办公室的沙发上,全身 上下一个劲地出汗,就连光光的脑袋上,也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过了一会儿,他从沙发 上站了起来,走到电扇跟前,擦了一把汗。

蒋介石可谓心急如火啊!

两个月之前,他已经下令集中了63万大军,扫荡共产党的鄂豫皖和洪湖根据地。此役 除了要消灭共党的有生力量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就是要找到那架"列宁号"飞机, 将其俘获。

两年之前,"列宁"号在黄安一战,名声大震,1万多敌军,被一架飞机吓得全军溃逃。 共军久攻一个多月,没有攻下来,借助于空中的力量却轻而易举地攻克了。这实在不能算是 什么空中力量,不过只是一架飞机,两颗炸弹。

蒋介石半天没有出声,他在想共军的一架飞机,何来这么大的威力?

凭精锐之气,对人首先是一种威慑,使人闻其声而惧之。

就像是过去洋人用洋枪打中国人一样,洋枪容易让人害怕,所以一旦打起来,心理上先 败了。

“黄安一战乃是败在心理上!"蒋介石自语道。由此看来万万不能让共军再有飞机,黄 安一战共军也定是尝到了飞机的甜头。

还有一个叫蒋介石不能容忍的是,就区区这样一架飞机,共军竟成立了航空局,可见其 野心之大。两年多来,国军派出飞机几十架,欲在空中将"列宁"号击落,可是一直没有机 会。特别是有消息说,一些共党的首脑人物,经常乘坐“列宁"号,出入各根据地,十分方 便快捷。这种飞机蒋介石坐过多次,里面很宽敞,飞行起来也很平稳。他完全可以想象出共 党首脑人物乘坐时的得意心情。

想到这里,蒋公又是一肚子气,牙根都痒痒了,他恨恨地出了一口长期。这时,门响了 一下,一抬头看到陈诚走了进来。

陈诚面带喜色:“委座,可喜可贺呀!”

“看来前方有消息了!”

“昨天晚上,共匪的主力张国焘部已经逃出了他们的鄂豫皖根据地,据飞机侦察正向陕 南川北一带逃窜。”

蒋介石快步走到了地图跟前,仔细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说道:“好,好,将士用命, 为国出力,要重奖的!不过那架飞机找到了没有?”

“目前还没有找到,有消息说,可能是飞到陕南去了。”

“是这样吗?叫何应钦来。”

侍卫官马上去打电话,过了一会儿,何应钦就匆匆赶来了。

“敬之,我叫你来是想问一下,空军那边,有没有共军飞机的消息?”

何应钦进门的时候,还很紧张的,看到蒋介石面带喜色,说话不急,也就把心放下了。

“委座,您问的是不是那架'列宁'号?"何应钦并不是明知故问,他是怕又有什么新的 飞机跑到红军那边去了。

“就是那一架。”

“我已经给空军下命令了,只要发现就立刻击落它。”

“有情报说,它已经跑到陕南那边去了。”

何应钦一惊,马上就镇静下来了:“不可能,空军一直是在严阵以待……再说了,再说 了……”

何应钦马上就想起来了,他指挥过国民党第一、二次对红军根据地的大"围剿",那里也 没有机场啊。

“委座,那里没有机场,我想共军的飞机不会到那里去的。”

蒋介石这时也明白了,于是又转向陈诚:“辞修,我要任你为前敌总指挥,协同顾祝 同,再集中50万兵力,对共匪乘胜追击一举打垮。”

陈诚马上肃立:“请委座放心,我这一次一定要一举消灭共军主力。”

“好,好,年底准备,明年初进兵如何?”

“时不我待,我一定抓紧准备。”

陈诚在蒋介石面前夸下了海口,可红军是那么好打的?蒋介石把红军的根据地当了他的 练兵场,炮弹轰飞机炸,指挥官换了一个又一个,个个都成了常败将军。红军连战连胜,一 连歼灭了他3个师,尽管想起来就心疼,可是总算跑回了南京。这是后话。

何应钦看到陈诚受命已去,便对蒋介石说:“委座,目前我们空军的力量太差了,连东 北军都有飞机300多架,我们太少了。”

“不是又买了一些吗?”

“是啊,买是买了一些,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何应钦有苦难言,只好改口说:“我们的飞机,主要是太旧了,目前国外又造出了不少 的新机种。”

“这个事情好办,还是叫孔院长去办吧。”

一听又是叫孔祥熙去办,何应钦火不打一处来,忍了半天总算是忍住了。

国民党大员们都知道购买飞机可是一件美差,那是买飞机不是买米买面,一出手就是十 多万,油水大得很啊。在抗战之前,向国外购买飞机的大权都在行政院院长孔祥熙的手里, 航空委员会只是一个空架子,没职也没权。要买飞机了,只是写出报告送到中央信托局核准 后,行政院再派人出国去买。这样航空委员会一些从国外学习多年回国的专家,却根本不能 过问买飞机的事。

这件美差一般人也得不到,肥水不流外人田,孔祥熙的外甥女孔二小姐孔令俊,把这件 事包揽了下来。孔二小姐虽是个女流之辈,可是仗着出身不一般,事事都想着出出风头。

行政院开始派了几个人到美国谈判购入30架"伏尔梯”

式轰炸机,这在当时,还是一种比较先进的轰炸机。价钱谈来谈去,美国人一口咬定少 了10万美元坚决不卖。中国代表没有办法,只好回国。

这一次机会来了,孔二小姐亲自出马了。在宴会和舞会之间孔二小姐没有费多大劲,就 谈成了,价格还是8万美元。

许多人大惑不解,虽说美国人有女士优先的习惯,但也不可能一下子便宜了这么多。

过了没多久飞机运回来了,中国机械人员先组装了3架,挂上炸弹之后,飞机在跑道上 滑行,只滑不飞。飞行员最后把油门开到了最大,飞机刚刚离地就掉了下来,只听"哗啦"一 声,飞机便成了一堆废铁。

机械人员检查了发动机,发现发动机只有800马力,而飞机的说明书上写着发动机有 1000马力。原因找到了,应该派人到美国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可是别人一听是孔二小姐 出面办的这事,就没有一个人敢问了。

孔二小姐到底从中捞了多少美元,只有她自己知道,四大家族的丑恶,由此可见一斑。 飞机厂没有办法,只好把轰炸机改成了教练机,240万美元基本上买回了一堆废物。

但是,蒋介石对孔二小姐的行为视而不见,对龙文光却坚决不放过,别看红军只有一架 飞机,蒋介石出了10万大洋,一定要抓到龙文光。

两个月之后,蒋介石收到了陈诚的报告,共军的航空局局长龙文光在武汉被抓住了。

蒋介石喜上眉梢,真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陈诚在报告里说,因中国航空缺少人才,有不少人给龙文光说情,希望能给他一条活 命,用品所长。

蒋介石看到这里气得大骂起来:“娘希匹,他可以不究,我说话还有什么用呢?可杀不 可留!”

龙文光在武汉被敌人杀害了,但是他在人民革命史上,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历史 上,却英名永存。

从1932年7月,鄂豫皖根据地到了最艰苦的时期,面对60多万敌人的围剿,红军 战士夜以继日的行军作战,在红军行军的行列里,有一只几百人的队伍,专门抬着那一架已 经被卸开了的"列宁"号,爬山越岭地打游击,其艰难可想而知。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红军战士接到了一道特别的命令,命令是徐向前副总指挥 下达的,就地将飞机埋藏,不能让敌人发现。

许多红军战士抱着"列宁"号,默默地流下了热泪。

远处传来稀稀落落的枪声,敌人已经过了山梁,有一个营的红军正在阻击,大家都知道 是为了"列宁"号,战斗打得特别激烈。

一切都太匆忙,一切都没有很好的准备,刚刚将土埋好,敌人已经冲上来了。红军撤出 了苏区。

“列宁"号消失了,红军航空局解体了。中国工农红军的航空梦,就成了回忆中的历 史,它是那样的短暂,又是那样的辉煌。

蒋介石很快就得到了来自新疆的密报,盛世才在新疆搞了一个航校,是借助的苏俄之 力,在航校中发现了共产党……

真是晴天一个响雷,蒋介石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下决心要把盛世才拉过来,只是眼下 还没有想出好办法。

“列宁"号在那个几乎无人知晓的山梁上,静静地一躺就是20年。

20年风雨春秋,20年风云变幻,大别山的人民没有忘记它,当年的红军没有忘记 它。

1951年9月,王树声率中央人民政府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来到阔别30年的大别山 慰问老区人民时,大别山区的人民又用锄头将"列宁"号从冰冷的山坳中挖了出来……当"列 宁"号那锈斑的残体再一次呈现在人们面前时,人们沉默地摘下帽子,悲恸地低下了头……

而今,陈列在湖北省博物馆内的只剩下了一块当年"列宁"号飞机的蒙布。

空军航空博物馆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为了使后人了解这段历史,复制了一架1:1 的"列宁"号样机,以供后人瞻仰。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天惊—中国空军传奇 作者:杨震、孙晓、左东